梦小说网 第387章:梅香雪影春离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7章:梅香雪影春离落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87章:梅香雪影春离落

  翌日,落儿安静地躺在之前一直陪顼妍衣散步的后院的一棵树下,一夜的雪将她覆盖,露出了她的半个身子,

  “落儿!”蜜儿自责地大哭起来,冲到落儿身前,紧紧地抱住她已经凝固地身体……

  顼妍衣一脸痛苦地看着她的脸,心疼地无以复加,她一眼看到落儿手里握着一张纸,打开看,是她亲笔写的字,上面的字体还是顼妍衣早前教她写的,那熟悉的字体让顼妍衣的心一阵刺痛……

  上面交代了她剩下的心愿,在她的手里还一直紧握着那个已经刻好的玉石,原本是要送给小虎的,房间里有一个布包,里面都是她自己的东西,她希望顼妍衣将它们同她一起埋掉,她知道自己配不上小虎,她走后,也不该让自己的东西去牵绊住小虎接下来的漫长的人生……

  她希望小虎能够忘记自己,重新开始……

  她一生不悔来京都,因为这里有她永远牵挂的妍衣姐姐,蜜儿……还有她一生的挚爱……如果有来生,她希望她可以重新来过,她还想遇见他们,只是……不希望以这样的不堪来面对大家……

  ……

  我的落儿,你从来没有不堪过,不堪的是那些让你陷入无助境地的人,不堪的是他们……

  顼妍衣紧紧握住那封信,思绪万千……

  “快去叫小虎回来……”几乎是嘶吼出声,但是发出的声音却透着满满的无力……

  说完,她转身,闭上眼,再次睁开眼,眼里迸射无尽地恨意,她淡定地安排下人将落儿的尸体安顿好,等小虎回来见她最后一面……

  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留下蜜儿悔恨自责地哭声在身后……

  顼府,清月阁,

  雪后的清月阁格外的清雅安静,万物洁白,豁然开朗,犹如此刻顼清若的表情,她坐在房间里饮茶,

  “小姐,果然不出你所料,那个臭丫头,终于解决了自己,倒是省去咱们不少麻烦……”珠儿从门外走来,向顼清若汇报刚刚得到的消息……

  顼清若拿起热茶,喝了一口,露出得意的笑,

  “呵呵呵……只是让她伤痛一时,倒也不算什么成功……我要的从来都是让她痛彻心扉……我也要让她尝一尝失去的滋味,只是……这一次和我所经历的相比,还是差了很多……”

  珠儿走到她面前,为她又续满了一杯茶,笑道:“小姐英明……不过接下来咱们……”

  话音未落,从门外冲进来一个人,快步走到顼清若身边,顼清若还未看清来人的模样,门口逆着光,只见一个女人气势汹汹地走到自己面前,那人扬手一巴掌重重地打在她的脸上……

  脸上瞬间传来火辣辣的疼,她捂住那边脸,愤怒地看着来人,

  顼妍衣一脸的煞气,眼睛里冒着一团火,“顼清若,你的对手从来都是我一个人,从小到大,你做的那些事,大大小小地我都承接下来,看来这么多年,我把你惯坏了,让你越来越放肆,无法无天,如今竟然连一个无辜的人都不放过,只为打击我……从现在开始,我要让你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顼清若一脸恨意,不怒反笑,看着顼妍衣,“顼妍衣,真是我的好姐姐啊,为了一个臭丫头,居然不顾亲手足,让我付出代价?哈哈哈……我看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为什么要付出代价?我凭什么要付出代价?我怎么了?你算什么东西,来这里对我兴师问罪……我娘因为你才沦落至此,甚至客死他乡,是你害死了她……我不过是以牙还牙罢了……杀了那么一个人而已,而我呢?你害死了我在这个世上最疼我最关心我,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是你……都是你!这笔债,你又要怎么还?”

  珠儿站在一边,从看到顼妍衣走进来,她便默不作声,悄悄后退好几步,站在两个人不近不远的距离,

  她一直眼睛都不眨地看着顼妍衣,神情莫名……

  只是这个时候,顼妍衣和顼清若彼此争执,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她的表情和举动……

  顼妍衣看着顼清若已经无可救药,看着她发出癫狂的笑,眼神冷厉,她伸手揪住顼清若的衣领,“顼清若,你当真我拿你没办法吗?你可知,要不是父亲念在你是顼家血脉的份上,你早就随你的靠山刘家消失了……我不相信,你不知道你的母亲背着父亲做的那些事,那一桩桩一件件,任何一件都能治父亲造.反杀头的罪名……你不但不从旁劝导,居然还跟着他们一起……”

  “顼清若,你知道不知道,是你们一次一次无底线的挑衅,害的当年父亲被仇家盯上,还在皇上面前暗自栽赃诬陷父亲,甚至发生了当年我和大姐被人绑架的那件事……要不是你们背后协助雷霆军,协助上官豪,还因为行事过于乖张,引得群臣众怒,害的父亲当年被孤立……要不是你们,怎么会让父亲陷入困境……甚至差点丧命……你们是父亲的至亲,却帮着外人,要不是当年是皇上先找父亲帮忙,是皇上要父亲娶了你的母亲,牺牲自己的婚姻才换得牵制刘家的短暂局面,否则,之后你们做的每一件事,都可能消磨掉皇上对父亲的信任……幸亏父亲扭转乾坤,一次又一次化险为夷……”

  “顼清若,还有……你可知道,要不是父亲,你母亲作为通敌卖国的帮凶,原本就要和刘起一样的结局,是父亲跪在皇上门前几天几夜才换取留她一命……最后只是流放感业寺……但是你母亲却不甘心,居然串谋上官豪逃脱出去,跟着去了栗城……你可知父亲手筋脚筋被挑是谁做的?是你的母亲啊……你的母亲想要亲手杀死父亲……还亲手废了父亲的武功……”

  ……

  “你说什么?”顼清若一脸地震惊,不可思议地看着顼妍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