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89章:碧落黄泉为你撑腰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9章:碧落黄泉为你撑腰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89章:碧落黄泉为你撑腰

  在所有人心里,顼妍衣向来温柔有力,永远都是波澜不惊,声音轻柔,对下人有耐心,也是他们见过的最善良的主子,从来没有见过她大声说过话,也没有为难过任何一个人……

  但是,此时此刻,顼妍衣正襟危坐,面无表情,周身散发着清冷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欧阳勰站在门外,倚靠着墙面,背对着大厅,眼神幽深,看不出他任何的情绪……

  顼妍衣环顾四周,“关于落儿的那些流言蜚语,我不希望再听到……”说完,她向一边走去,那里站着几个人,走到人群边,她向某处看去,沉声说道:“人生的际遇从来是变幻莫测的,有些人一生喜乐,也有人经历过坎坷,然后苦尽甘来,既然这样,就应该知足,对得起自己曾经吃过的苦,对得起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这人心易变,命运也会随之改变……所以啊……做人就应该光明磊落,对任何事任何人都要心存善念,不要去伤害别人……否则,损人也必然自损……或许有些事,别人看不到,但是……老天都在上面瞧着呢……谁都躲不过……流言蜚语向来伤人于无形,那些无形的利剑刺穿别人,总有一天,也会刺穿自己……还有,将心比心……每个人难道曾经就没有遇到什么困境,险些沦陷,不能自拔吗?珍儿……你说……是不是?”

  珍儿一直低着头,站在人群里,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她,她听到自己的名字,急忙动了动,谦卑向前,说道:“是……顼姑娘……您说的是……”

  顼妍衣只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数日未见,想不到再见珍儿竟然是此番情景,你……在这里可好?”

  珍儿走出来,说道:“回姑娘,珍儿……珍儿在这里很好……多亏当初顼姑娘和公子出手相救,换珍儿栖身在府里,珍儿感激不尽……”

  “哦?是吗?那既然我现在回来了,就来和珍儿好好叙叙旧,你说如何?”

  珍儿脸上有些心虚的表情,眼神闪烁,说道:“顼姑娘,珍儿一定好好陪伴您,只是,现在落儿的事,让我们都很伤心,顼姑娘,您也要好好保重自己,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会陪在姑娘您的身边……您不必担心……”

  “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还有我……”声音从门外传来,是欧阳勰,语气冷漠,

  他径直走到顼妍衣身边,屋子里的人急忙请安,他随手挥退所有人,眼睛看着顼妍衣,话却是对珍儿说的,“还有……你来府里已经有段日子了吧……”

  珍儿急忙回应,“回公子,珍儿来这里已经快一年的时间……”

  欧阳勰淡淡应道:“嗯……那怎么说话还是不过脑子?”

  珍儿一脸苍白,嘴角抽了抽,不明所以,

  欧阳勰道:“现在你该叫她少夫人,而不是……顼姑娘……”

  珍儿立刻跪下,对着顼妍衣说道:“夫人,奴婢……奴婢说错话了,真是该死,奴婢知错了……请夫人原谅珍儿吧……”

  顼妍衣道:“你说你知错了?是吗?当你背后大肆散步落儿过往遭遇的时候,你可知道那冰冷的语言比刀还要锋利,会要了人的命……这件事的始作俑者虽然不是你,可是当你在外面听到一些风吹草动,便不问青红皂白地大肆渲染,致使这件事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认识落儿的人,不认识落儿的人,都对她指指点点,你也曾经历过那些不堪,你更应该明白,那一刻,会让人生不如死……而你……而这样的你,今天早上还在外面散播这些……那么……我想问问你,你真的知错了吗?”

  珍儿此刻已经满头大汗,跪在那里,感觉一道熟悉的,让自己第一次见到就沉沦的深眸,此刻锋利地落在自己地身上,此刻,却让她不寒而栗,内心无比的恐惧……

  她在这府里已经快一年的时间,在这里,想尽办法去讨好欧阳勰,却始终不能入他的眼,他知道他深爱顼妍衣,虽然顼妍衣当初救了自己,但是她却在心里无比的嫉妒她……

  她从进府里,原本穷困潦倒无依无靠的生活彻底发生了变化,她不但解决了温饱,吃穿用度也变成了寻常人不能及的……她妄图成为这里的女主人……

  当初顼妍衣经常来府里,她的嫉妒之心越来越强烈,有时候,她甚至会当着欧阳勰的面去表现自己,暗暗地针对顼妍衣,只是心里惧怕欧阳勰,她也不敢表现的太过明显……

  而且欧阳勰当时也想借着珍儿来刺激顼妍衣……想要激发和试探她对自己的感情……

  只是,那样一来,便让珍儿肆无忌惮,在他们离开京都的数月里,她几乎已经成为了欧阳府的半个女主人,府里上下因为平时公子对珍儿的器重,即便委屈也不敢说出口……

  时间久了,珍儿便真的习惯了,以为自己真的成为了女主人……

  所以,在不久前,为了迎娶顼妍衣,欧阳勰举办了盛世空前的婚礼……

  她的嫉妒一下子被激发出来,她知道落儿是顼妍衣在意的人,她听说落儿曾经在聚丰寨里经历了那样一场惨烈不堪的事,她想……如果这件事传出去,那么顼妍衣的名声也一定变得狼藉……

  所以在这件事上,她几乎是不遗余力,更加不会去在乎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顼妍衣声音淡淡,再次响起,“你不啥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策划这件事背后的那个人固然可恶,但是……不问青红皂白就四处散步的人更加不可饶恕……这里再也容不下你了……我以后不想要再见到你……你走吧……”

  珍儿猛然抬头,泪如雨下,“夫人……夫人……奴婢知错了……奴婢知错了……求求您饶过奴婢吧……”

  珍儿百口莫辩,她去拉顼妍衣的手,企图让她心软……见她仍然面无表情,便立刻转头跪倒欧阳勰面前,柔弱无助,哭道:“公子,公子,求求您……不要赶珍儿走,珍儿知错了,真的知道错了……求求您……不要赶珍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