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92章:千山千月奔赴繁华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2章:千山千月奔赴繁华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92章:千山千月奔赴繁华

  上官豪以此作为把柄,私自联系他国,这样的罪名,自然不能被别人知道,这样一来,刘起最初对上官豪心不在焉地对待,一下子变成了放在心上的重视……

  这件事成为了刘起和上官豪更紧密的转变和纽带……从那以后,刘起不得不对他的事上心认真……

  燕成潇为人一向光明磊落,他当年对近期所做的事是极为不齿和反对的,只是后来刘起多次出尔反尔……

  他们用自己的东西去换取粮食,在他们看来,一切都是正当的交易,却没有想到刘起为人阴险恶毒,他已经得到了远远高于提供给丰疆他们粮食的金银财富……却在那之后,他居然变得更加贪婪,一点也不知足……

  丰疆的女子不同于北溟女子,她们五官更加深邃,生长在密林里,丰疆的女子身上天生便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神秘气质,让男人痴迷……配上她们艳丽妩媚的容颜,简直是让人欲罢不能……

  当刘起见到丰疆的女子个个貌美以后,便起了其他的心思,他背着善良淳朴的丰疆人,偷偷派了北溟武林高手潜入了丰疆,抢走手无缚鸡之力的美貌少女……

  其中就有燕成潇的亲妹妹燕南霜,燕南霜是丰疆第一美人,她不但有丰疆女子特有的妖艳姿色,还有北溟女子身上有的温婉轻柔,两种气质糅杂在一起,交相辉映,让她美的醒目又脱俗……

  刘起最开始从丰疆抢来一些美人,送给为他铺陈官路的那些人……如此美人,深得那些人的欢心,也让刘起一时间顺风顺水……官运扶摇直上……

  后来刘起越来越不满足,变本加厉,无意间竟然将燕南霜也给抢了来,他并不知道燕南霜的身份,只看到她的美貌,便起了歹意,自己先将她享用之后,就把燕南霜转送给了别人……燕南霜饱受折磨,最后不堪受辱,趁着看守她的人放松警惕之时,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燕成潇在妹妹失踪以后便四处寻找,最后一路找到了北溟,顺便查出了刘起是与自己的一个手下勾结,也从那时起才知道了刘起运送丰疆的女子回北溟,做起了见不得光的勾当……

  这让燕成潇暴怒,也因此发现了自己妹妹的下落,于是他亲自来到北溟,杀死了那个毁掉燕南霜一生的男人……也正是北溟京都城里经常传出有高官被刺杀,弄得满城人心惶惶的那年……

  冷静过后,燕成潇化愤怒为动力,他知道他不仅仅是燕南霜的哥哥,还是整个丰疆的王,他从那时开始,安插自己的人来到北溟,当然,他只是针对刘起名下的商铺,逐渐深入刘起内部,腐蚀他的势力,让他越来越膨胀,最后露出马脚……

  珠儿便是他安插在此的其中一人……

  夜风严寒刺骨,在他的脸上却看不到任何一丝波动,从不远处忽然传来声音,一般人根本听不到,那声音很轻,是脚步声,朝着顼府越靠越近,

  一个黑影来到顼府门前停下,飞身弹起,竟然毫无声音,他落到顼妍衣的房间外,在对面的屋顶上坐下,看着里面的亮光出神……

  一个石子从他耳边擦过,他眼疾手快地接住,向某处看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了顼府,不一会儿的功夫,那两人来到郊外,

  燕成潇背着手,转过身,看向那个浑身黑衣蒙着面的男人,

  他微笑说道:“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那人揭开面巾,露出一张俊逸的脸庞,竟然是许久不见的上官豪……

  他看起来比之从前更加憔悴,脸颊两侧长出了淡淡的胡茬,

  他含笑看着燕成潇,说道:“燕兄,别来无恙……”

  彼此的语气很是友好,目光含笑,却透着无端的森凉,

  燕成潇道:“听说那刘起死在了越城,我没有亲手了结他真是遗憾,简直太便宜他了……”

  上官豪笑道:“虽然你不能亲手杀死他,但是这么多年,他名下的财产可是都已经被你蚕食殆尽,尤其他大部分的产业可都是你们丰疆需要的,不但解决了你们丰疆子民几年的温饱,还有针对你们丰疆土地开采粮田的一些方法……基本解决了你们丰疆困扰你们数十年的困境……这样看来,你动不动手,你都是赢家……”

  燕成潇不置可否,“就算这样,也还是难解我的心头之恨,那刘起的尸体我也不会放过……不过这倒是多谢你的帮助,将他的尸身送给我,这份大礼我收下了……”

  上官豪从多年前就已经与燕成潇达成共识,能够顺利制造出毒人,就是有丰疆提供的毒草……

  燕成潇看了一眼上官豪,不复当年的意气风发,说道:“你身上似乎中了毒,听闻北溟太子他们四处通缉你,没想到,你真是大胆,孤身一人闯来这里,就不怕被他们抓住吗?”

  上官豪道:“我暂时还死不了,回来见一些故人……”

  “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上官豪不答反问燕成潇,“那么燕王你呢?这么晚了,站在顼府门口,不知道在做什么?”

  燕成潇道:“那是我的事,对你我无可奉告,倒是你,曾经北溟的天之骄子,如今变成了丧家犬,人人喊打,真是可惜可悲又可叹……”

  上官豪不怒反笑,看了看燕成潇,说道:“燕王果然是有蛮荒地之风,要是当年没有我从旁协助,恐怕你也不能如此顺利的在我北溟之地顺利行事吧……当真是无情无义,忘恩负义……”

  燕成潇蔑视地看着他,大笑道:“我当你是不知,看来你是真的无知,我忘恩负义?不知道是谁的父亲当年叛国企图自立,没有那个魄力和能力,却硬要背信弃义……最后落得个千古骂名,原以为你比你父亲要强百倍,却没想到也是一个绣花枕头,百无一用……我这些年深入北溟不假,但是我比你光明磊落,第一,我并没有从中窃取其他,我只是让刘起那个畜生身败名裂,我拿的东西也都是他的……而且最初我们也是用我们超出了所换之物价值的东西,去换取你们的粮食和改造土壤的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