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93章:玉碎香消心碎几何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3章:玉碎香消心碎几何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93章:玉碎香消心碎几何

  燕成潇看了一眼上官豪,见他没有说话,轻蔑地笑了笑,继续说道:“这一切都是我们所付出所得的,而相比那刘起对我们丰疆做下的那些事,我想就算他死一千次一万次也死不足惜……何况,你以为这件事北溟皇帝不知道吗?”

  上官豪一脸震惊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燕成潇道:“刘起的父辈为他打下了家业,他不但不思进取,最后居然走上了歪路,不顾父辈用一辈子的忠烈换取的名望,全部毁在了他的手里,北溟皇帝上官齐数年前就已经看清刘起,一早就对他有了防范,不然你以为当年他最得力的武将怎么会迎娶刘起的妹妹?上官齐是何等人物?他怎么会没有察觉到刘起做的事呢?尤其他讨好的那些高官,凡是与刘起有过交易或者密切往来过的人,最后都是什么下场?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吧?有我的参与不假,但是北溟朝廷里的人被杀,怎么会没有引起轰动?最后就不了了之呢?要不是有皇帝的手笔,这件事怎么会轻易就这样过去呢?再则,天照都惊动来伙同北溟官兵四处搜寻我,但是却一直不能得逞,你可知道为什么?自然是有北溟皇帝在背后的鼎力协助,就连他们的太子和那个欧阳勰最近也没有再极力搜查了……当然,不日后,我自会奉上谢礼……”

  上官豪捂住心口,他忽然一脸苍白,表情有些痛苦,情绪有些激动,原来如此……上官齐竟然一直都知道,那么这么多年,他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燕成潇道:“所以,你不要拿我和你们相提并论……”

  上官豪却冷笑道:“光明磊落?燕王居然还好意思谈什么光明磊落?不久前在越城边境处暗杀雷霆军,然后栽赃给北溟军,那难道也是上官齐授意你的?”

  燕成潇道:“雷霆军护佑你多年,那件事倒是我的倏忽,我以为那些人是护送你离开,却没有想到那些人居然比你还要明事理,早日看清了你的真面目,这件事,我自会给北溟一个交代,不过你……我倒是要警告你,离顼家远一点,离她……远一点……否则,你该知道,我该怎么做……”

  上官豪眉头微挑,笑道:“哦?燕王不过是数年后再次来北溟,却不知道你对顼府里的谁有心思,竟然让你如此紧张?”忽然想起刚才匆忙一瞥,见到他身边的珠儿,他知道珠儿曾经跟在顼清若身边,以为他说的是她,“没想打堂堂燕王,竟然也会钟情于我们北溟的女子……”

  一道闪光划破夜空,瞬间来到上官豪面前,近在咫尺,“总而言之,你给我离她远点,否则,就休怪我刀剑无眼……”

  清月阁内十分冷清,顼清若一个人安静地站在屋檐下,衣服单薄,看着外面的雪,一脸的苍白,她的表情时而痛苦,时而妩媚,时而天真……下人拿着披风披在她身上,不知道说了什么,她乖乖地跟着回了房间……

  顼妍衣站在不远处的回廊里,看着她,手紧紧抓着廊柱,内心五味杂陈,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顼清若,她的眼神很是复杂,

  这时,一个小丫鬟走过来,来到她身边,说道:“二小姐,刚刚从宫里传来一封信,说要亲手交给您。”

  顼妍衣接过来,以为是天丽,没想到,却是宫外的行宫别苑,是极真娜的邀请函,邀她去她那里饮茶赏雪……

  顼妍衣愣了愣,怎么平白无故,那个极真娜会邀请自己?

  上门赴约,到了行宫,极真娜亲自出来迎接自己,

  “顼姑娘,别来无恙呀,你比我第一次见到更美了……欧阳公子果然是好福气呢……”

  极真娜热情迎接,拉住顼妍衣的手,将她拉进房间,

  顼妍衣笑道:“不知道公主邀我有什么事?”

  极真娜命人送来茶果,还为她亲自泡了茶,推到顼妍衣面前,自行拿起面前的茶杯,品了一口,轻笑道:“顼姑娘,不瞒你讲,我来到北溟以后,对你一见如故,总觉得在哪里见到你一样,很是亲切,实不相瞒,今天是我的生辰,在这里我谁都不熟悉,虽说与顼姑娘也只是见过一面,但是我却觉得你很亲切,便邀你一同来这里陪我说说话,喝一喝我家乡的草茶……仅此容易。”她在说到总觉得在哪里见过的时候,仔细看了看顼妍衣的表情,见一切如常,内心不由得赞叹,从头到尾竟然一直这样淡然……

  虽说距离上次在宫外意外遇到她以后,她和刘昭的事情也并没有再被别人提起,但是她还是不放心……

  顼妍衣笑道:“想不到今天竟然是公主的生辰,妍衣却空手而来,实在不该,改日一定好好答谢公主对妍衣的厚待……”

  极真娜道:“哪里哪里,顼姑娘能来就是对我最大的祝福了……我很是高兴呢……”说完,对一旁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上前为顼妍衣倒茶,

  顼妍衣浅浅地抿了一小口,看了一眼极真娜,放下茶盏,笑道:“公主也不必再客气,你在心里也不光说要饮茶赏雪吧,这个又是什么?”

  说着就从袖子里拿出一块手帕,普通的粉色手帕,但是对顼妍衣却再熟悉不过,这个手帕是随那封信一同送来的,手帕抱着那张纸,

  这是落儿的手帕……

  极真娜轻笑道:“北溟的主子对奴才竟然这么好,真是让人感动……”

  顼妍衣表情严肃,“公主千里迢迢远嫁我北溟,却刚一来就如此行为不端,就不怕我说出去,让你无法收场?”

  极真娜拿起茶杯,一饮而尽,无所谓地笑了笑,“我其实也没有做什么,你怎么就能说我行为不端?怎么……难不成你眼里的行为不端就是如此?何况……我也只是赏了一种将香草给别人,那个人也不是别人,可是顼姑娘的亲妹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