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95章:桃李秾艳是谁芬芳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5章:桃李秾艳是谁芬芳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95章:桃李秾艳是谁芬芳

  被换上顼妍衣衣服的若水出现在极真娜的行宫附近,欧阳勰因为担心顼妍衣便派人跟着她保护她,也就在顼妍衣被人带走的那个时间里,欧阳勰派去的人忽然被一批人挡住,那些人是来自玉府的家丁,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在街上出现,其中一个人被路过的行人不小心绊倒,那人便不依不饶,接着发生了口角,最后出现一帮人大打出手,一群人打成一团,阻挡了去跟顼妍衣那些人的去路,因为是在街上,并不能做什么,一时间没法抽身,过了很久,好不容易将那些人分开,他们离开后,那些人去到行宫附近的时候,正巧看到了顼妍衣晕倒在地上,他们立刻将她带了回去……

  欧阳公子的夫人晕倒在极真娜行宫前,这件事耐人寻味,蓝起和穆尔丹趁机去找极真娜,

  极真娜有苦难言,不能直接说是她邀请顼妍衣入府一叙,想要杀她,结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被那个人救走……她只能吃这个哑巴亏,

  欧阳勰对此勃然大怒,趁机将此事上报给了皇上,

  欧阳勰晕倒后,一直昏迷不行,这让极真娜为自己百般辩解,她一边欣慰于顼妍衣昏迷不醒,一边又暗叹自己倒霉……

  顼承煌对自己女儿的遭遇自然愤怒不已,趁机上书给皇上,要求他为女儿做主……

  极真娜的到来,原本就是上官齐为焰赤疏离朝纲而从旁协助的大礼……他表现的极为愤慨和惋惜,又百般无奈,趁机将这件事推出去,交给厥越皇子穆尔丹全权处理……

  朝廷里一向对这次和亲十分重视的群臣,一下子见到风向不对,从上官齐将此事交给穆尔丹的那一刻起,一些事情便已经明朗……

  加上厥越的皇子和焰赤最宠爱的蓝起公主现

  一时间,原本极受重视的极真娜公主,一下子成为了人人敬而远之必不可及的对象……

  蓝起看着极真娜,隐忍多时的愤怒,终于化作嘲弄的笑,“极真娜,仗着自己的美貌,无底线地去攀附,你记住,永远都是一个女人最终的出路,你要为此付出代价……”

  极真娜道:“你别太得意,我的父亲和伯父一定会来救我的……你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你父罕抢了别人的王位,你就以为自己真的是公主了?你算什么?”

  蓝起拿起一把小刀,冷锐锋利,轻轻拍打在极真娜白皙粉嫩的脸上,“我算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在我手里,你这张脸……在我看来十分恶心讨厌……”说话间慢慢放缓语速,小刀轻轻游走在她的脸上,冰冷的让人胆寒……

  极真娜一动不动,看着她,“你……你想做什么?”

  蓝起笑道,手下用力,“啊!”极真娜痛呼一声,

  “我想做的就是要你慢慢看自己枯萎,我要让你明白,花开的过分招摇,必然衰败枯萎,而且不仅仅是被人采摘,最后沦落到花叶分离的下场……”

  极真娜满地打滚,眼泪不止,嘴里发出痛苦的哀嚎声,和对蓝起恶毒的咒骂声……

  蓝起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轻蔑地笑了笑,“是你害了隆多,我要让你也尝尝这种痛苦的滋味……”

  与此同时,穆尔丹对极真娜和亲的队伍进行了重整,除了她的贴身丫鬟,还有已经弃极真娜离开的那两个高手兄弟两人,其余人都是焰赤派来的……

  而刘昭自从得到了极真娜,便以为自己彻底稳坐厥越驸马的位置,在不久前一次醉酒后,无意间说出了他和极真娜有染……一时间,这场还未落定的和亲便就此止住,极真娜的行径让厥越蒙了羞,让众人议论纷纷……

  穆尔丹将极真娜在北溟做下的丑事一五一十地写在了书信里,飞鸽传书寄回了厥越……

  焰赤自然为此大怒,以对厥越蒙羞和想要以此挑拨和扰乱厥越和北溟关系,伺机挑起争端为由,焰赤在厥越,对整个第二部落,以锐迦为首,反对焰赤的势力,彻底隐藏不住,焰赤顺理成章对锐迦进行了讨伐,锐迦彻底兵败垂成,最后自刎在军前……

  自此,焰赤彻底了结了心头大患……可以心无旁骛地崇祯朝刚,安抚厥越臣民,让遭受多年兵荒马乱的厥越人得到了精神上的放松……

  焰赤的根基也从此刻起,越来越稳固……

  极真娜被蓝起毁了容,她却迟迟不认,竟然扬言说她是被派来和亲的,她是焰赤可汗亲选的公主,她身份高贵,如今……如今她不会嫌弃他们,她现在就有驸马的人选,她指明刘昭……

  而刘昭眼看她后台倒塌,尤其脸被毁容,变成了丑八怪,他立刻拒绝……也通过此事,他的父亲刘子富彻底将他关押在房里,狠狠地揍了一顿,从此以后,刘昭不敢再放肆……

  蓝起每年去看顼妍衣,顼妍衣还在昏迷,上官天丽终于说动上官凌让她出宫,她第一时间来看顼妍衣,

  “妍衣姐姐,你怎么又受伤了,你快醒来呀……”

  天丽一脸地悲伤,看着顼妍衣的脸,穆尔丹站在门口,看着天丽的背影,满眼心疼……

  这时,欧阳勰从门外走来,神色匆匆,他却始终没有看一眼顼妍衣,

  蓝起道:“欧阳,妍衣已经昏迷这么久,你怎么还出去……”

  欧阳勰沉声说道:“她不是妍衣……”

  “你说什么?”

  “你说什么?”

  蓝起和穆尔丹异口同声,回身又看了一眼房间,看着床上一脸平静的顼妍衣的脸,

  蓝起自认为了解顼妍衣的身体,毕竟曾经为她疗伤治疗那么久,那明明就是她啊……

  欧阳勰眼神冷锐,“丰疆的人出现了,她身上有蘼米草的味道……似乎从有那种草药的地方出来,她身上的衣服的确是妍衣的,但是她不是她,她是若水……如果我连自己的妻子都能认错,那就太荒谬了……”

  “那妍衣现在究竟在哪里……这个若水已经在这里三天了,那真正的妍衣呢……”岳清灵从门外走进来,看着欧阳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