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03章:孤影绝泪莫问天意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3章:孤影绝泪莫问天意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03章:孤影绝泪莫问天意

  还没等上官凌说什么,穆尔丹走了过来,他满眼的伤痛,看着眼前这样的天丽……

  从天丽跑到他面前,为他挡住那把夺命刀的那一刻,他的心神便彻底崩落,整个人楞在那里,

  当天丽落在她的怀里,感受到了她真实陨落的那种绝望,那一刻,他肝肠寸断,当上官凌把她从自己怀里夺走时,他满眼的无助,却无能为力,对命运也好,对此刻的绝望也罢,他不知所措……

  他只有源源不断地为她输送自己的内力,刚刚恢复一些的功力,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消弭……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有些支撑不住……

  就像现在这样,他的手颤抖着,心里崩溃着,一双眼睛一直死死地盯着倒在床上即将衰败枯萎的人……

  他却什么都不能做……

  天丽再也藏不住眼里的柔情,看着他的模样,淡淡一笑,“你有没有受伤?”

  直到这个时候,她却还在担心自己,

  穆尔丹颤颤巍巍地抬起一双血手,抓住天丽的手,无声地摇着头……

  上官凌坐在面前,看着他们交握的手,别过了头……

  天丽看到他的手渗出血,眉头紧蹙,看着他,“这是怎么弄的?”

  “天丽……答应我,好好的……我在这陪着你……”穆尔丹紧紧握住她的手,那么的用力,让人绝望的是,这样的力气却没有让天丽感到一丝疼痛,她开始麻木,

  顼妍衣看了看蓝起,“蓝起,救救她,求求你……”

  上官凌大喝,“沐泽,我先前叫你去叫的那些太医现在在哪里?这都多久了,为什么一个都没有到?你告诉他们,如果今天公主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叫他们跟着陪葬……”

  他见天丽双眼慢慢闭上,大喊道:“天丽,我命令你,不许睡觉,你如果就这样死了,我一定不会原谅你……还有……我只要你活着,我答应你和穆尔丹的事,我什么都答应你,我只要你平安地活下去……天丽!天丽!”

  蓝起一直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猛然抬头,看着此刻天丽的脸色,暗叫不妙……

  顼妍衣急道:“现在该怎么办?”

  蓝起原本想要等手法专业的太医前来,一同控制,一同拔刀……

  只是现在一个太医都没有都没有……

  “只能赌一把,妍衣你来扶住天丽的头,殿下,欧阳你们两个同时她输入真气,记住,只要相同的真气即可,现在只能这样,顶住天丽的心脉,在我拔出刀的那一刻,你们一定要配合好,切记一定要同步,不可差出一分一毫偏差……天丽的心脉受损,一丁点的偏差都足以致命……”

  蓝起郑重地看着他们,穆尔丹现在的身体已经不适合再输入真气……

  “好!”

  “好!”

  欧阳勰和上官凌异口同声……

  准备就绪,天丽的脸此刻已经面如死灰,她已经没有力气再说话了,耳边依稀听到有人在说话,只是她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每道声音,都是那么的熟悉和亲切……

  “天丽,天丽,你醒醒……”顼妍衣在耳边声声呼唤,

  与此同时,蓝起紧张地看着上官凌和欧阳勰做准备,

  “天丽,别走!”声音如泣如诉,振聋发聩,

  刀从天丽的身体里被拔出,那一刻,血流如注,一向冷静如上官凌,一向冷漠如欧阳勰,在那一刻,同时出手,发出同样的嘶吼,挥毫在天丽的身上……

  此出彼进……十分紧张,十分恐慌……

  鲜血四溅,落在所有人的身上,带着浓艳的颜色,世界彻底静止了……

  天丽在刀被拔出体内的那一刻,睁开了双眼,眼神无比的清亮,同时聚焦在所有人的身上,片刻后,鲜血遮盖住她眼前最后的一幕,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绝艳的血,仿佛挥毫出她与这个世界最后的联系……

  房中暖炉泛起袅袅的烟雾,外面下了好几天的大雪,早已经变成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顼妍衣坐在软塌上,睡眼惺忪,看着一眼窗外洋洋洒洒坠落的雪,蜜儿走过来,为她披上了衣服,已经半个多月,也不知道为什么,时常感到困乏无力,

  蜜儿神情担忧,“小姐,虽说外面天寒地冻不适合外出,但是您最近也睡得有些多了,要不……奴婢去请大夫给您看一看好不好?这样下去可怎么好?”

  顼妍衣看了看门口,任由蜜儿为她披上了衣服,眼里闪过淡淡的失望……

  原来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自从上次欧阳勰从燕成潇那里将顼妍衣带回府以后,除却顼妍衣情绪最崩溃的时刻,他守在她身边,只是一句话也没有说,整个人变得很是沉默,再之后,他就开始忙了起来……

  每天早出晚归,大部分的时候,他都会在书房里,一待就是一个晚上,

  顼妍衣直到他似乎是在生她的气……

  回想他破门而入的那一刻,原本一颗心一直悬在空中,几乎搜遍了整个京都城,每个角落都没有放过,心弦紧绷,只想找到她,可是,当她好不容易找到地方,打开门,却看到了心爱的人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

  顼妍衣到现在脑海里还清晰地浮现出当时他的表情,看到燕成潇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眼神肃杀,全身冰冷,

  而当时,因为听到燕成潇的遭遇,眼里流露出柔软的神采,恰巧被他看到……

  最让她百口莫辩的是燕成潇仿佛知道他会出现一样,故意搂她入怀,动作十分暧昧,就连当时说的话,还有表情,换成任何人见到都会以为他们之间有什么……

  回来以后,他……便开始躲着自己……

  顼妍衣想到此,故自叹了一口气,随后又躺下来,盖上了被子,

  被子里传来沉闷地声音,“反正也没有地方可以去,对了,你去把我从娘家带过来的画纸和书籍拿过来,放到桌上,等我醒了我想画一画……”

  蜜儿道:“可是……可是小姐,您再这样睡,可怎么办……让府里的人怎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