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05章:难得深情显怦然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5章:难得深情显怦然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05章:难得深情显怦然

  欧阳勰立刻出去,整整三天都没有回府……

  而顼妍衣在也在回府以后,不知道是不是两个人太过默契,一个没有来找,另一个也真的没有过问,

  顼妍衣什么也没有说,就安静地守在他们的新房里……

  而过了三天以后的一个晚上,欧阳勰从外面回来,脸上有淡淡的淤青,嘴角有血,走起路来有些不自然,唯一不变的是他整个人依旧带着清冷的气息,脸上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

  只是在路过新房的窗前时,他淡淡地瞥了一眼,嘴角微微上扬,几乎片刻不留,就走进了距离顼妍衣住的地方不远不近的书房里……

  岳清灵回头看了看顼妍衣的房间,摇了摇头,说道:“真是搞不懂这两个人,我看妍衣最近整个人也变得更加沉闷起来,要是换成以往,那欧阳早就贴了上去,唉……男人果然都是善变的,没成亲之前当成手中宝,这一成亲就现出了真面目,看来嫁人还是要擦亮眼睛,可不能随随便便就交代了自己的一辈子……哼……”

  陆冥正托腮沉思着什么,忽然听到她这样说,立刻转过头,看着她,岳清灵一双灵气十足的大眼睛带着淡淡地挑衅看着他,下巴翘得老高,

  陆冥向她走来,越走越近,岳清灵抬起头,看着他,向后慢慢退去,退到墙上,退无可退,她倚靠在墙上,陆冥伸出手,一只手抵在墙上她的身后,将岳清灵整个人圈在怀里,

  他低着头,目光深邃,看着岳清灵,有些霸道地靠近她身前,也不管此刻是在哪里,从认识以来,岳清灵从来没有见过陆冥这个样子,瞪着双眼,怔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仿佛没有见过一样,

  “你……你……你这是做什么?”

  陆冥微微笑道:“你刚才在说什么?”

  眼前的陆冥分明有一丝他家公子的影子,清冷中带着霸道,霸道又深情,让一向活泼爽朗的岳清灵有些不知所措……她只觉得自己的脸瞬间如火烧一般……

  “我……我你们男人都是善变的啊……难道我有说错吗?”

  陆冥抬起他的下巴,笑道:“嗯,然后呢?”

  “成亲前后,判若两人……哼……”岳清灵偏过头去,不去看他灼热的眼神,

  “继续,然后呢?”

  “什么然后……你看看你家公子这一成亲就露出了真面目,要我说啊,嫁人还是要擦亮眼睛,可不能随随便便就交代了自己的一辈子……”

  “那你现在可擦好眼睛了?”

  岳清灵原本也是见顼妍衣和欧阳勰那两个一直浓情蜜意的模样,几乎都是你侬我侬,就连之前,欧阳勰看向顼妍衣的眼神,也让人羡慕,却不知道究竟怎么了,现在两个人居然闹起了别扭,她去问过好几次,顼妍衣都无所谓的样子,依旧我行我素,另一边,依旧是忙忙碌碌,让她这个旁观者见了都着急……不禁有了此番感慨,却不想,陆冥会忽然质问起自己来……

  “什么擦好眼睛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陆冥道:“两天以后我会亲自去侍郎府里亲自求亲,到时候你可真的要擦亮眼睛了……”

  “啊?”岳清灵愣住了……

  还没等她说完,陆冥已经转身离开,只留给她一个背影,他背对着岳清灵,笑了起来,回想起这几天公子的情况,他觉得自己这场亲事不能再拖下去了……

  公子自从见了燕成潇,回来以后,他就吩咐厨房,只做给他桂花糕,其他的饭菜一律不准进他的房,而今天居然下令封禁所有的桂花蜜,不让别人做,明摆着的幼稚,让传达命令的陆冥感到无奈,

  自家公子却还是别扭的要命,他每天都在书房里很晚,不让人熄灭烛火,必须要燃着,而且要对着新房的方向,

  看着书,时不时也要走到窗前,打开窗,装作不经意地看了看外面,扫了一眼对面的窗子,而每每那时,也不知道对面是不是故意的,每到那时,正好熄灯,公子的的脸瞬间就冷下来,关上窗子,丢下手里的书,回到内室去休息,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睡着……

  这一切让看在眼里的陆冥觉得不明所以……

  尤其见岳清灵最近似乎对自己越来越大胆,尤其今天的这个想法……他觉得,他还是尽快娶了她,一振夫纲,千万别让她将她好姐妹的一些坏习惯给学了去,不然他可有苦头吃了……

  岳清灵脸上还是红的,刚反应过来,又惊又羞,跺了跺脚,离开了……

  陆冥走在长廊上,沿途的人无一不恭恭敬敬地对他行礼,尤其周围的所有人,今天都被他传唤了去,

  等他刚消失在拐弯处,那些人才松了一口气,

  “哎呀,真是吓死我了,都怪你,你不是说公子和少夫人吵架了吗,还说什么公子败了下风,要咱们一起为公子出气,这下好,陆冥挨个教训了咱们,背后再说少夫人的坏话,可就不得了了,这肯定是公子授意的,你呀你,可真是害惨了我们……”

  “就是,就是……也不知道你在哪里看出来咱们公子落了下风,不就是这些日子睡在书房里吗,现在我怎么越看越觉得这就是小两口打情骂俏的一种呢……下次啊,你说的话我可不信了……”

  ……

  众人低语,叽叽喳喳地围着婢女杏儿,她一脸的无辜,眼神呆呆地,无可奈何,

  “都走开,都走开,真是服了你们了,我就是说了那么一句公子落了下风,可是我可没让你们处处针对少夫人啊……要不是你们做的越来越过分,要不是今天陆冥出来警告了你们,我看你们真是越发的无法无天了……现在居然还来质问我?真是可笑……”

  杏儿挥着手里的扫帚,挥向众人,驱散了人群,

  “我们也是心疼公子啊,替公子抱不平罢了……”

  那些人自知理亏,讪讪地嘟囔着,

  杏儿一脸的嫌弃,“啧啧啧,可是少夫人也是公子的人,你们不该这样……真是一个个的都是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