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07章:醋海翻波知是谁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7章:醋海翻波知是谁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07章:醋海翻波知是谁

  白轩向身后两个人摆了摆手,示意她们退下,

  小妖儿和琵琶女脉脉含情地看着欧阳勰,即便对方不解风情,却还是忍不住偷偷看他……

  只剩下白轩和欧阳勰两个人,

  白轩道:“你这个闷葫芦,是你说有些无聊,想看歌舞,我让我手下为你挥袖一舞,你反倒矫情起来了,你都成亲了,却还是像以前那样不懂得怜香惜玉,真是浪费了你这副好皮囊……而且……你这总出尔反尔的做法,当真是让人发指啊……”

  欧阳勰笑了笑,扬起下巴,对着白轩说道:“是你一直在耳边念叨,说什么你们天照的拂袖舞纱当得起天下一绝,任何人见了都会沉迷其中,那种柔美的力道简直牵动所有人的心……这些话当初是谁说的?”

  白轩道:“是我说的没错,那你想看,也是你自己说的,我立刻就将人带你面前,你不懂风情也便罢了,居然还这样当着她们的面挑剔起来,简直是不给我面子,哼,真是没良心……”

  “我也是在帮你检验你手下人的技能,这区区一点就没有过关,看来你还得强加历练她们才是,不然到时候一定吃亏……你应该感谢我才是啊……”

  白轩撇了撇嘴,道:“我已经对你出尔反尔的做法,不知道如何点评了,你休想再有下次了。”

  欧阳勰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笑道:“我哪里出尔反尔了?”

  白轩起身走到他面前,“你之前可是答应我要给我做玉罗羹,然后呢?”

  欧阳勰笑了笑,“所以你这边所有事情都已经了结,却迟迟没有离开,不会就是为了这个吧?”

  白轩没有说话,挑了挑眉,笑着看他,

  欧阳勰扶额,“你说你堂堂天照的太子,皇宫里有那么多的美味佳肴,都满足不了你吗?偏偏跑来这里,只为了一碗玉罗羹?我之前怎么没觉得你是这样的呢?”

  白轩回到座位上,吃起桌上的水果,一边吃,一边说,“自然来和你还有凌叙叙旧,当然,那玉罗羹数年前就吃了你那么一碗,却让我记忆深刻,原本听凌说你几乎没有再做过,却不想如今随随便便地又做了……还被我亲眼看见,你说……你怎么也要表示一下吧……不然如何对得起你我相识数年的交情……”

  欧阳勰道:“看你表现……”

  白轩跳起来,说道:“还让我怎么表现,当初越城就算是我有自己的私心,但是你不能否认,我的确是独身前往涉险,这你可赖不掉,看在这份上,你都该满足我这个小小的心愿……”

  欧阳勰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看我心情……”

  白轩瘪了瘪嘴,叹道:“我说闷葫芦,你可不能这样啊,你不就是和夫人闹别扭嘛,又不是我造成的,你不能把气撒到我的身上啊……”

  欧阳勰抬起眼,意味不明地看了他一眼,“玉罗羹?我看你想也别想了……”

  白轩瞪大双眼,他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只是还是忍不住说道:“哼,不吃就不吃,不是我说你,你一个男人干嘛那么小气,明明是自己醋了,还偏偏嘴硬,别人不知道,我可是了解你……亏得当天人家还一个劲地去哄你,你却无动于衷,故作矜持,真是矫情的要死……没想到你这成亲以后居然是这样……唉,我真是替顼姑娘感到可惜……”

  欧阳勰瞪了他一眼,他不以为然,

  “你懂什么?”某人嗤之以鼻,

  白轩笑道:“都到这时候了,你还嘴硬呢,我虽然不知道当天你去救顼姑娘,现场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从你回来以后,就立刻派人通缉燕成潇,这么多天,无数个线索,你都没有这样迫切过,突然这样雷厉风行,甚至还亲自行动……要不是我知道当初顼姑娘就是被他带走的,我都要以为你什么时候转了性,居然如此认真仔细……”

  欧阳勰不再说话,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泛起淡淡的寒气,

  白轩破罐子破摔,见他不理自己,便又凑到他面前,

  “我说闷葫芦,这我真得要说一说你,你作为男人,不懂得怜香惜玉也就罢了,怎么现在变得如此矫情起来,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你怎么还不去主动服个软,这女人啊是要哄得,可不能像这样冷着,时间久了可不好啊……”

  欧阳勰看了他一眼,忽然笑了笑,说道:“你好像的确很招女人的喜欢……不过嘛,这么多年也没见你停下来,过往云烟皆不是,既然不是,就此打住吧,人嘛,总要往前走……你该找个人去爱一场了……或许那时候,你可能就明白我现在的感觉……”

  说完起身,走到白轩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接着径直走出门去……

  白轩背对着他,一动没动,坐在那里,脸上还停留着刚才的笑意,他没有回头,只是一动不动地坐在那,笑容逐渐消失,

  “过往云烟皆不是,既然不是,就此打住吧,人嘛,总要往前走,向前看,你该找一个人好好的去爱一场了……”

  白轩闭上眼,或许欧阳勰已经察觉出了他的心事,他一向敏感细心,他应该也感应到自己满腹的心事,变得已经云淡风轻,只是……毕竟缭绕在心里那么多年,有些事有些人总是不能轻易忘记……尤其那种感觉,从此不复……

  或许,这么多年,他已经爱过一场,只是自己一直不知道,当他察觉的时候,已经彻底错过了……

  顼妍衣闭着眼,不知道过了多久,脑海里一片混沌,她迷迷糊糊地又睡着了,忽然感觉额头上有些清凉,一双冰凉的手触摸在上面,因的她轻轻地动了动,皱了皱眉,随即翻了个身,被子里一股灼热,让她的脸有些红,这样的清凉倒是让她有一些舒服,她本能地拉住那双手,紧紧搂住,表情也舒展开来,很是舒服地再次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