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08章:传情从来无需辙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8章:传情从来无需辙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08章:传情从来无需辙

  此时,在一片漆黑里,一个颀长高大的身影站在顼妍衣的面前,手被她紧紧抱住,

  欧阳勰眼神直直地看着她,这个女人,居然还能睡着,真是越发的不像话,他都多少天没有好好休息,而她居然还能睡得着……

  回想刚才,她明明看到自己对面的一切,明明表情有些生气,却还是沉得住气,这让他有些懊恼,又有些无奈……

  欧阳勰坐了下来,俯身在她的额头上印上轻轻一吻,顼妍衣此刻像一个软绵绵的小猫,听话乖巧,闭着眼,在自己的怀里,她的脸轻轻蹭在他的手背上,有些痒痒的,

  这时,欧阳勰脑海里忽然浮现当日他破门而入看到的情景,燕成潇紧紧抱着她,她恰巧仰起头用一种一直看向自己的眼神看着另一个男人……

  欧阳勰眼神一冷,想要离开,手上一沉,自己的手被这个女人紧紧握住,他只得无奈,落下一声又一声的叹息,回荡在这个空寂的夜晚……

  翌日清晨,顼妍衣醒来的时候,觉得比往日睡得更香更沉,她伸了伸懒腰,才反应过来,自己昨天又是一觉到天明,摇了摇头,看来自己睡得的确有些多……

  蜜儿打来清水,伺候她梳洗,洗漱完毕,顼妍衣决定出门,蜜儿自然喜出望外,

  她家小姐终于想通了,

  “回顼府!”

  蜜儿张大嘴巴,“啊?”

  刚刚踏进落雨阁里,岳清灵就施展轻功,从天而降,

  “妍衣,这些日子,怎么没看见你,你躲到哪里去了?”

  顼妍衣笑道:“自然是睡觉,这大冷的天儿,只能窝在房间里,我哪有你这一身的本事……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岳清灵道:“怎么,你还和欧阳闹别扭呢?”

  自家姐妹最是了解,听到顼妍衣这样说,岳清灵坏笑地看着她,

  顼妍衣走到房间的暖炉前,伸出手,瞬间手上传来暖意,

  “哪有什么别扭,在我看来不过是他闲的……”

  话虽如此,顼妍衣却嘴角微微勾起,她手上戴着的避寒珠,是她临出门前陆冥亲自送过来的,说这个是如烟郡主执意送过来的,说到这个的时候,陆冥难得笑了笑,还故意加重了语气,强调这个是如烟郡主送的,这京都城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如烟郡主钟情于欧阳公子多年,当然这是在别人眼里,其实欧阳勰早已将话挑明,早就断了如烟的念头,那如烟也是一个性情洒脱的女子,如此一来,两人竟然情如兄妹,当然很少互动,只不过因为之前的一些事,让人们还以为如烟痴情欧阳公子,还没有死心……

  陆冥说公子觉得这珠子女气的很,丢只可惜,不如给少夫人留下,以免可惜……

  顼妍衣却含笑接过,表情丝毫没有任何不悦,那珠子触手温热,果然是奇珍异宝,戴在手腕上,可以感受到一股暖流直抵肺腑,果然是宝物……

  顼妍衣浅笑,没想到他也有如此幼稚的一面,想让自己吃醋,却也高明不到哪里去,只是,他以为她不知道这避寒珠可是难得宝物,世上更是罕见,如今竟然出现这样一大串,自然是稀罕……

  她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避寒珠正是不久前耶罗国使者前来进贡里面就有这个……

  顼妍衣故自憨笑,岳清灵见她的表情,故意上前大声喊了一声,她却淡定自若,只是看了对方一眼,坐到软塌上,笑了笑,“我听说,这两天陆冥可是要上门提亲了,你怎么还有空闲来跑来我这里?”

  岳清灵坐在她对面,表情也不似刚才自然,倒是有一些紧张,

  “我……我好久没来看你,想你了,就来见见你啊……”

  顼妍衣笑道:“你似乎应该去欧阳府,而不是这里啊,而且我刚回来你就从天而降,连大门都来不及走,看样子,你这一路上一定是有些着急……”

  岳清灵道:“好吧……陆冥他……他刚去我家提亲了,这会儿估计在喝我爹聊天……”

  “哦?那你不在家等着,怎么跑出来了?”

  岳清灵表情有些羞涩,“我……妍衣,我只是……我只是有些,我有些害怕……”

  顼妍衣笑道:“害怕?怕什么?你这还是我熟悉的那个清灵吗?”

  岳清灵叹息,说道:“妍衣,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有些紧张,当然,在我心里我早就已经认定他了,我只是觉得现在会不会有点太快,我有点害怕……”

  “害怕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很爱他,可是我害怕,害怕成了亲以后,他会不会变,我们之间……会不会变……我……”

  “简直是庸人自扰……”顼妍衣着了看她,露出了安抚的笑,

  “妍衣,你觉得你成亲以后幸福吗?我看你和欧阳最近就有些变化,让旁边的人看了有些着急和无奈……”

  顼妍衣道:“我们?清灵,和自己心爱的人成亲是这个世界上最让人感到幸福的事,我爱他,他也爱我,你们现在看到我们,也不过是一辈子里的沧海一粟,我们并没有怎样,只是在用各自的方式向对方表达心里的爱意,我和他之间,你和陆冥之间,没有人能明白,能体会个中滋味,但是我想,我们之间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我们心里都认定了对方……这一生,与我们在一起的也只能是对方……不是吗?”

  岳清灵点点头,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这几天心里总是有些不安,不知道是为什么?”

  “难道你是对他没有信心?”

  “不是的……”

  “那难道是你自己没有信心?”

  “也不是,我总是有些害怕和紧张,有些不知所措,心跳的厉害,但是我知道我心里还是很期待的……”

  “那不就得了……你就安心的做他的新娘子吧……”

  “妍衣,那你呢,我有些不明白,你和欧阳这些日子在做什么,怎么忽然一下子就冷了下来,要知道,往日里你们两个可是腻死人不偿命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