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10章:至此交错诀别时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0章:至此交错诀别时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10章:至此交错诀别时

  顼妍衣表情默了默,岳清灵继续说道:“据说他没等着守在关外的长子回来,两天后,自尽在自己的房间里……外面的人听到声音撞进房间里的时候,他已经失血过多,只剩下一口气,据说最后他还沉痛地大喊红莲的名字……”

  说到这里,两个人同时闭上双眼,忽然变得安静下来……

  玉红莲这个名字,在她们两个人的心里永远都挥之不去,

  两个人眼前仿佛浮现那张不谙世事纯良无害的脸,带着天真的沉稳,她曾经是那样的美好,如今却早已不在了……

  “清灵,我们都要好好的……”

  “嗯……”

  顼妍衣眼神空远,看了看不远处的一颗树,那树孤独的伫立在那里,历经多年风吹雨打,此刻树上面落满白雪,为它平添一份厚重的孤冷……

  她向树下看去,地上被厚厚的白雪覆盖,那里每年会发出精致的花,只不过,每到盛夏的时候,越靠近树边的一处花丛,会慢慢枯萎,那里躺着两个人……

  顼容莹和那个曾爱她入骨的男人,生命终止在那里,虽然时间交错,但是,顼妍衣相信,此刻他们两个人一定在另一个世界再次相遇,

  也正因为这样,那棵树显得越发的寂寥,被此刻白雪倾覆,掩盖住无尽的悲伤……

  顼妍衣周身瞬间变冷,她拿起热茶喝了一口,过了一会儿才缓解过来,

  她的姐妹,带着各自的执着出现在她的生命里,然后以惨烈的颜色消失在她的眼前……

  还有带着极大的恨意依旧徘徊在她的身边,夺走了她另一个姐妹,这一切让她忽然有了一种无力感……

  顼妍衣抬眼看了看面前的岳清灵,见她正温暖地看着自己,她的心里也瞬间暖了一下,

  她还是值得的吧,她失去了她们,可是老天对她还算可以,她还有清灵……

  不远处,从那颗树后面跑来一只小白兔,毛茸茸的,身形小小的,顼妍衣一眼认出,就是一直徘徊在后院的那一只,她之前一直在艳暖阁,是顼容莹所养……

  此刻,它一蹦一跳地跑到凉亭外面,身后走出一排密密麻麻小小的脚印,看起来有趣极了……

  岳清灵看到后,喜欢的不得了,跑了出去,将小白兔抱了起来,

  顼妍衣坐在原处,看着她,一边喝热茶一边笑着看着眼前岁月静好的风景,

  “清灵,等你成亲后,你可也要记得来看我啊……”

  岳清灵蹲在地上,抱着白兔,双手轻轻抚.摸白兔的背,回头笑着看顼妍衣,

  “那是自然,只不过,到时候你别嫌我烦……”

  一时感慨,让顼妍衣感觉有些恍惚,

  突然,有一个人忽然跑到岳清灵身后,那人面目狰狞,

  “都给我死!是你们夺走了我女儿,现在还要夺走她的东西……”

  顼妍衣急忙大喊,向岳清灵冲了过去,

  “清灵!小心!”

  岳清灵正含笑地看着白兔,听到声音,还来不及回头,后背就被人刺了一刀……

  来人是久未露面的裘月容,

  只见裘月容提着一把短刀向岳清灵又刺了一下,岳清灵之后反应过来,身上已经连中两刀,她的身子摇摇欲坠,向后退去,手里还抱着那只白兔,

  裘月容眼神猩红,直直地看着白兔和岳清灵,这时,顼妍衣跑了过来,

  她看到顼妍衣,立刻向她刺去,

  岳清灵拼命上前,强忍痛苦,想要夺走那把刀……

  已经疯狂的裘月容披头散发,在认出顼妍衣以后,更加疯了一样,冲向了她……

  顼妍衣想要拉过岳清灵,奈何岳清灵只想要保护她,两个人的手就在那一刻松开,

  岳清灵拼命拦在顼妍衣身前,裘月容的刀已经擦到顼妍衣的肩膀,被她一手打开……

  “叮!”的一声,裘月容手上一痛,被另一只短箭打到,她手里的刀应声落地,

  一个身影几乎快速飞了过来,一脚将裘月容踹飞,飞到很远的墙上,裘月容摔在地上,一口鲜血喷出,晕死了过去,

  “清灵!”

  “清灵!”

  顼妍衣和陆冥同时大喊出声,撕心裂肺,

  顼妍衣的白衣上腥红一片,她不顾肩上的痛,跑到清灵身前,

  此刻,她浑身是血,

  “妍衣,你没事吧?”

  顼妍衣眼泪不止,“傻瓜,我没事,你也要没事……”

  陆冥一脸地绝望,抱起岳清灵,脚下一用力,地上的那把短刀被带起,直射裘月容那里,那把曾经结束顼容莹生命的短刀,此刻插在她的身上,她只轻微地动了动,便彻底没有了声息,

  陆冥低头看着岳清灵,用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柔语气,说道:“清灵,别怕,我带你回家……”

  深中三刀,其中两刀都不致命,唯独那把插在她胸口上此刻几乎没入她身体里的那一刀,岳清灵脸色铁青,她看了看顼妍衣,笑了笑,

  “妍衣,你要幸福……”

  顼妍衣紧紧握着她的手,拼命的摇头,眼泪落在她们紧紧交握的手上,

  岳清灵最后偏过头,看了看陆冥,眼里满满的歉意,

  “对不起,我……我……”

  “不要离开我……”陆冥拼命乞求,

  “在我心里,我已经是你的妻,陆冥,我爱你……”

  声音消失,双眼紧闭的那一刻,陆冥跪在地上,不顾膝盖上传来骨头裂了的声音,他的头伏在清灵身上,痛声哭喊……

  “不要!”

  顼妍衣脸色瞬间惨白,当清灵的手从她手心里滑落,那一刻,她眼前一片空白,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顼妍衣已经回到欧阳府,躺在床上,她一脸沉痛,

  “清灵,清灵呢!”

  欧阳勰背对着手,听到她醒来,走到她面前,将她紧紧抱住,

  “红莲走了,落儿也走了,天丽也离开了,现在还要让我失去她……欧阳,我是不是扫把星,她们都被我害死了……都怪我,都怪我……”

  顼妍衣痛苦的撕扯自己的头,欧阳勰阻止,一脸的心疼,看着她,

  “妍衣,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