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13章:邪王独宠伊人在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3章:邪王独宠伊人在侧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13章:邪王独宠伊人在侧

  欧阳勰手提长剑,长身直立,眼神直直地盯着对面的人,左手一挥,长剑入鞘,他的声音冰凉,“那又如何,这也不是你私自带走她的理由,她是我的女人,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哪怕是莫名的妄想都不可以……”

  燕成潇道:“她从来都是她,从小到大,她都是顼妍衣,她只是她,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我曾经悄悄关注了她那么久,我不比你了解的少,她倔强,孤傲,清冷,是因为她受过伤,她那么小就承受了不该承受的东西,她想要的不过是一份自在,一份安然,我带走她只是想对自己这么多年的一份执着做一个交代……我从未想过强取豪夺,因为我知道,顼妍衣只是她自己的顼妍衣……”

  顼妍衣只是她自己的顼妍衣……

  欧阳勰听到这句话,眼神有些复杂,看着燕成潇,看着他此刻陷入记忆,他没有说话,

  “欧阳勰,我知道你的本事,但是我从来不惧怕你,我来北溟是有我的目的,亲自前来,也是为了自己的这份私心,但是我光明磊落,我承认,你赢了,我输的心服口服,那样的她眼里心里都只有你,虽然她还是她,可是她在我的记忆里,那个孤傲清冷的人,眼里多了很多从来没有过的温柔……就冲这个,我祝福她,但是我不会祝福你……还有……你们北溟害死了我最亲爱的妹妹,这笔账,我用了这么多年算是了结了,我如今拿走的也不过是我应得的……你心里应该更清楚……何况我带走的那些东西,都是你们北溟最不缺的东西,但是对我们丰疆而言却极为稀缺……我希望你不要以公徇私……”

  欧阳勰道:“不要把人想的那样龌龊,我刚来的时候已经叫人为你们放行,我此次前来,也只是想要告诉你,你抢走了我的女人,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我都要让你明白,错了就是错了……”

  话音未落,欧阳勰长剑再次出鞘,直奔燕成潇而去,速度太快,燕成潇本能的用手一挡,手上传来痛感,瞬间流出血来……

  欧阳勰飞旋到不远处,旋身落了地,再次转身,剑再次入鞘,目光冷锐地看着燕成潇,

  “她是什么样的人,无需你来告诉我,如今我却要告诉你,从前你不能参与她的人生,以后也一样,你的手碰了他,这个疤就留给你做个纪念,堂堂丰疆的王,觊觎别人的妻子,真是有失一国风范……希望你从此以后,好自为之……”

  欧阳勰转身离开,留下燕成潇孤身一人,血滴答有声,滑落在他的心上,脸上带着迷惘,和无尽的遗憾……

  三个月以后,顼妍衣顺利产下一女,她为女儿取名为欧阳落灵,

  落儿的落,清灵的灵……

  欧阳勰对女儿宠爱的不得了,从孩子出生,几乎从未离开过他的怀抱,吃饭抱着,睡觉抱着,就连有时候小虎和陆冥来汇报事情的时候,落灵小小的身躯像粘在欧阳勰身上一样,整个人挂在他身上,欧阳勰乐在其中,

  而在落灵面前,一向冷静沉稳的陆冥和变的少言寡语的小虎,恢复了往日的神采,眼神含笑,逗弄落灵,温柔有充满耐心……

  那落灵对两个人也完全依赖,除了她的爹爹,也就在他二人面前撒娇笑闹,换成其他人早就大哭起来……

  欧阳勰抱着落灵在树下饮茶,手里拿着书认真地看着,落灵小小的身子在爹爹怀里动来动去,她歪着头,一脸天真地看着欧阳勰怀里的一个香囊,那个正是当初顼妍衣做的……

  她用力一扯,香囊便落到了她的手里,但是奈何香囊对她而言有些庞大,她小小的手拿不住,那香囊不听话地向下一掉,她正好抓住穗子,用力一拽,那香囊一下子被扯断,

  小落灵还不知道自己闯祸,还在歪着小脑袋在看着,觉得这个东西怎么忽然变了模样……

  她这边正研究新事物,头上覆盖一片阴影,欧阳勰正在看着书,忽然抬起头,温柔地笑了笑,勾了勾手,霸气地说道:“过来,让相公我抱抱……看看女儿……”

  顼妍衣一脸地无奈,低头看着自己的女儿,小零落此刻背对着自己,那小小的身体还在摆弄着被自己弄的不成模样的香囊,

  “落灵,你在做什么……”

  “啊?娘亲,我在帮爹爹丢破烂,你看看他身上的这个东西都破成这样了,他居然还带着……”

  顼妍衣一脸地深沉,而一向纵容女儿的欧阳勰此刻才低下头,看到那个香囊,眼神微愣,随即第一时间看向顼妍衣,

  “相公!这个是破烂?你怎么还带着?”

  “我可没说……”

  落灵抬头,一脸无辜地看着父亲,“爹爹,你昨天还说身上的东西旧了,都不好了……”

  欧阳勰扶额,傻孩子啊,爹爹说的那是衣服,是说给你娘亲听的,可不是这个啊……

  顼妍衣看着一唱一和的父女两人,一脸的无奈,转身就要离开,

  欧阳勰立刻伸手一勾,将她搂到怀里,

  “既然已经坏掉了,你就重新给我做一个吧……”

  “我才不呢……”

  “厥越一行,看来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从长计议了……”欧阳勰一脸的坏笑,

  “好,好,我做,我做就是了……”顼妍衣等了他一眼,最近他就知道拿这个威胁她,真是知道她的要害所在,就知道自己拿他没有办法……

  不过一想到要去厥越,她的心情也开阔了许多,可以见到老朋友,真好……

  正想着,眼前暗了下来,额头湿润,一路向下,鼻子,嘴唇……

  欧阳勰轻轻地用深情的吻临摹着她此刻的美,

  与此同时,一直坐在中间的欧阳落灵抬起头,看着父母两个人,又歪着头,

  天真地说道:“爹爹,你又当着我的面亲娘亲,我也要……”

  在遥远的厥越,一个面色红润却目光空远的女子站在廊下,望着远方,心里有无尽的思念,那里的人,那里的一切,都让人惦念……

  身后出现一人,将她抱住,穆尔丹在她耳边低语,语气有着浓浓的怜惜,

  “这里的天很凉,你怎么穿这么少就出来了?”

  那女子转过头,整个人躲在他的怀里,声音懒懒的,

  “嗯,是有些冷呢……不过幸好有你啊……”

  穆尔丹一脸的宠溺,也看了看不远处的方向,

  “你想家了?”

  “嗯……”过了好一会儿,从他的怀里传出来一声略带哭腔的回应,

  “欧阳和妍衣他们一个月以后就会来这里,到时候,你们又可以见面了……”

  怀里的人立刻抬起头看他,满眼的惊喜,

  “真的吗?”

  穆尔丹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笑道:“嗯,是的……不光他们,刚刚我接到了消息,太子殿下也会过来,不过,这次只是来看你,所以此行很低调……”

  女子的眼睛瞬间湿润,她鼻子一酸,说不出话来,只是乖乖地倚靠在穆尔丹的怀里……

  是上官天丽,她还活着,只是身体大不如前,虽然穆尔丹动用了厥越最好的补药,也不过是用了这数月的时间,才补回一些元气,但是他相信,来日方长,只要她还活着……

  那一天,如此凶险,命悬一线的绝望里,鲜血如注,喷在众人的脸上,还有心里……

  在最后关头,保住了天丽的一命……

  也在她昏迷了七天七夜以后,上官凌终于松口,答应了她和穆尔丹的事,

  此去经年,此刻,厥越,异国他乡里,天丽躲在穆尔丹的怀里,有对未来的迷茫,也有这份孤勇执着的期待……

  此刻,在她努力适应的这片陌生国度里,她重生了,她有着有别于在北溟时的另一种踏实……

  因为眼前的男人……

  她抬起头,看着穆尔丹,眼泪坠落,嘴角含笑,踮起脚尖,搂住穆尔丹的脖子,

  大胆地向上靠近,吻住了穆尔丹的唇,

  “穆尔丹,我不后悔……”

  穆尔丹俯身,深深地搂住她,四片唇瓣交缠在一起,他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天丽,我会爱你一生一世,天神为我作证,我会保护你,让你成为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我要让你知道,你是值得的……你为我做的,我将一生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