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14—415章:顼容莹篇—蓦然回首心如尘埃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4—415章:顼容莹篇—蓦然回首心如尘埃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14—415章:顼容莹篇—蓦然回首心如尘埃

  疼,很疼……

  我想此刻我的身上已经没有一处好地方了,可能覆盖或者牵扯到了原来的伤口,让我更加清晰地感受着身上足以将我撕裂分割的疼痛,汗水流进我的眼睛里,让我眼前的一切变得格外模糊,可我知道,在这间屋子里还有一个人,

  我的母亲,我看不清楚她此刻的表情,但是她的声音很清楚,

  “真是没用!你就是个废物!平日里我是怎么和你说的?也不知道你的脑子里都装着什么,你父亲留的功课,这次这么简单,你居然没有比过姸衣那个死丫头,我辛辛苦苦栽培你,就是让你来给我丢人现眼的吗?”

  母亲嘶吼了好一会儿,大概是我此刻半死不活的状态让她恼怒不已,又骂了好久,才终于离开……

  屋子里一下就安静下来,身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但是都不及身上的某一处,虽然从小到大,我早已经习惯了,可是现在我还是忍不住心痛,忍了这么久,眼泪终于落下……

  白日里请来府里的皇家先生为我们姐妹三人讲学和考试,其中一门诗词,以梅花为样写诗,姸衣的“傲骨芳华越白纱,扑鼻香意惹繁华”大气磅礴,赢得了先生的大加赞赏,而我的“冬装添香落梦芳,寒意较浓遍忧伤”虽然也被赞誉有加,却还是因为平添伤感而略逊一筹……

  在听到先生的品评后,我第一时间看了一眼母亲,她瞪了我一眼,面上满是不悦,我低下头,再也听不到任何……

  作为将军府的大小姐,所有人都盛赞我是大家闺秀,端雅谦慧,温婉美丽,京城里的女儿们都羡慕我,也有很多世家公子对我百般地殷勤讨好,在所有人眼里,我是被人仰慕艳羡长大的顼府大小姐,他们见到的永远都是那个温顺有礼才貌俱佳的顼容莹,可是谁能想到我从记事起就在母亲的严格要求下,如履薄冰……

  从小到大,我在母亲的指挥下成长,说的每句话,做的每个动作都要按照她的意愿去完成,分毫不能差,母亲对我寄予厚望,她为我找了京都城里最好的师傅亲自教导我,琴棋书画,要我样样精通,我在她的严厉下慢慢长大,也慢慢麻木……

  每次妹妹们表现的好一些,我就害怕地看向她,也希望她打我的时候能轻一点,在我十岁那年,我终于没有忍住,在她拿着鞭子用力地甩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大声地问了出来,

  “我是不是你捡来的孩子,你是不是我的亲娘……为何要这般对我。”

  换来的是她的怔愣,她呆愣在原地,用一种我从未见过的眼神看着我,当时我并不懂那里面的含义,母亲手里的鞭子落地,她蹲下身去,居然抱住了她自己,突然哭了起来,她没有再看我一眼,当然也没有回答我……

  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母亲,她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威严的,不苟言笑,做什么事都有条不紊,她是最合格的将军大夫人,是府里的主母,永远端庄贤惠,可是她此刻在我面前第一次这样,让我难以置信,也有些不知所措……

  我木然地看着哭泣的母亲,到了这个时候我居然如此淡定,我始终记得她对我说的话,

  “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失了分寸,要时刻保持大家闺秀的样子,绝对不能大意……”

  母亲用她的眼泪回答了我,虽然当时的我懵懂不明,可是我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绝望和悲伤……

  “都是来讨债的,你父亲是,你也是,你们全都这样,冷血无情,薄情寡义,你们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

  说完,她就起身离开了,没有看我一眼,那天起,有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她都没有来找我……

  我闭上眼睛,想着,感受着,好像每次我可以在这里这样安安静静地躺着也只有在一场酷刑之后,无论年幼的我,还是现在早已麻木的我……一向如此,从未变过……

  “小姐,小姐……你……你还好吗?”

  一片安静里忽然响起一道声音,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是白威……

  我懒懒地半睁开眼睛,大概是没有听到我的回答,白威有些急了,瞬间就落在了我的面前,

  “你……还疼吗?”他一脸担心地看着我,满眼的心疼,

  我偏过头,对着他淡淡一笑,“不疼了,看到你,我就不疼了……”

  白威的手宽大厚重,轻抚在身上,温柔无声,一阵惬意的凉慢慢爬满身上的伤口,他在为我上药……

  “你最近似乎总是有心事的样子,整个人的状态也不好,现在大夫人对你也越来越严苛了,你这样我真的很心疼,莹儿,不如……不如你跟我走吧,离开这里,我带你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我看了看白威,轻轻地摇了摇头,“我不是说这两天你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吗,母亲已经有所察觉了,现在外面加派的人手就足以证明,你为何还要涉险?还有,到了离开的时候我自然会离开,但是绝非现在!你……明白吗?”

  白威抓住我的肩膀,“我不明白,莹儿,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你也是喜欢我的是不是?我每天看着其他男人讨好你,却无能为力,还要眼睁睁地看着你被人打,我很心疼,作为你的侍卫我要保护你,作为你的男人我更是要让你幸福,我希望你相信我!”

  眼前的男人是陪我长大的白威,是父亲精挑细选出来的,留在我身边负责我的安全,他话原本不多,今天还是第一次在我面前说了这么多的话,

  九岁那年,我和妹妹姸衣被父亲的仇家陆元松挟持,那天的雨下的很大,我整个人被夹在对方有力的手臂下,弄疼了我,我害怕极了,父亲一向对我很好,只是我知道,和妹妹姸衣相比终究是不一样的,父亲对我的确是一副慈父的模样,可是却少了父女之间本该有的东西,在陆元松要父亲只能选择我和妹妹其中一个的时候,我害怕的大哭起来,我当时也不知道韦神要哭,我只知道我很害怕,不知道是怕父亲的选择还是害怕陆元松狰狞的脸,

  那是第一次我露出了情绪,第一次在父亲面前变成了一个小孩子的模样,战战兢兢,最后父亲选择了我,我被丢到父亲怀里,父亲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头,却没有看我一眼,他满脸忧色看着仍然在对方手里的妹妹,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的心莫名的难过……

  自那以后,父亲带来了白威,让他负责我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