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16章:顼容莹篇—燃情往事那堪怜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6章:顼容莹篇—燃情往事那堪怜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16章:顼容莹篇—燃情往事那堪怜

  白威是一个很严肃的人,从第一次见他,他就不苟言笑,奉父亲之命,跟在我身后寸步不离,起初我很不习惯,之后便慢慢接受了,

  每次母亲打骂后,白威都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敢来见我的人,他的眼神充满着疼惜,

  “你看啊,母亲刚才离开的时候是不是很生气,她一定恨我不争气,你看我,就是这样没出息,总是惹她不开心,我真没用……”

  “不是的,莹儿,你可知你有多美,你可知你有多好……”

  在不记得是第几次母亲的责罚后,白威红着眼,来到我面前,将我抱在怀里,他一脸的激动,满眼的心疼,看着遍体鳞伤的我,

  这一次是因为我回绝了朝廷要臣公子的邀约,而这个人又是最近朝廷里的大红人,一时间风头无两,多少人想要巴结都来不及,却被我拒之门外,母亲恨铁不成钢,比往日的责罚更加重了些,

  一阵鞭打后,看着母亲怒气未消的背影,我却难得的有了一丝快意,

  就是那一次,我和一直在我身边不说话的白威倾吐了心事,

  却没想到,他对我突然说了此番话,

  我一脸震惊地看着眼角忽然湿润的白威,第一次看到有一个人在……在心疼我……

  这种感觉很奇妙,

  “小姐,我……我……”

  “你喜欢我是吗?”我笑了笑,低下头,眼神不自觉地向下飘了飘,

  “你喜欢我哪里呢?我这样一个满身伤痕的人,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呢?”

  白威的脸就在此刻无限放大,冰凉的双唇覆在我的唇上,我一下子呆住了,瞪大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白威的吻落下来,越来越炽热,他有一些颤抖,一双手紧紧抱着我,

  “不为了其他,只因为你是你,你是顼容莹。”

  这是第一次听到一个人毫无保留地为了我深情款款,第一次说喜欢我,

  我看着白威的眼神,第一次在被母亲责罚后,不那么冷,我的心第一次有了温度,

  从那以后,我收获了我这一生里最快乐的时光,白威依旧守在我身边,不同的是,我的笑容越来越多,我在他面前可以很自在的表达,说着心事,一个眼神一句话,他在第一时间就会了然,我和他,越来越默契,这是在我如此苍白的人生里为数不多的温暖,他让我找到了自己……

  一晃八年,我对这样的幸福感到惶恐,

  母亲突然告诉我,要我参选太子妃,让我在一年内做好准备,必须选上,

  果然……

  我第一次跪在母亲面前,

  “娘,女儿从来没有求过您任何事,所有事女儿都会努力去做,但是唯独这件事,这事关女儿一生的幸福,女儿要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女儿不想嫁连面都没有见过的人,求求您答应女儿这件事。”

  母亲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怒斥道:“别以为你在想什么我不知道?那个白威是怎么回事,你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一生的幸福,我告诉你,作为一个女人,你一生的幸福是嫁给权利和财富,男人,都是不靠谱的,你唯有抓住这两样才能抓住幸福……”

  母亲的声音越来越温柔,语气坚定,神情严肃,看着我,

  “你不过是因为自己的感情失败了,就想毁掉我的,爹爹他就算和他心爱的女人相守,却也从来没有亏待过你,可是您呢,这么多年,心里却越来越扭曲,你背着父亲做的那些事难道就不怕被他知道,永远不会原谅你……”

  “啪!”一声脆响,落在我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莹儿,你怎么样?”

  白威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将我紧紧抱住,轻抚我红肿的脸颊,

  “都是因为你,你这个狗奴才,你算个什么东西,要不是你的出现,容莹又怎么会变成这样,她以前那么听话,都是因为你,你给我滚……”

  母亲一脸狰狞,用手指着白威,

  我的眼前一阵恍惚,我紧紧地抱住白威的胳膊,感觉他今天与往日有些不同,他的手臂有些虚浮,虽然仍然有力强壮,却明显有些力不从心,我不经意地抬头看他,才发现他此刻满脸汗水,

  “你……你怎么了?”

  我刚要伸手去触碰,后颈一痛,便失去了意识……

  等我醒来的时候,看到白威如往常一样专注而深情地看着我,母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你醒了?”

  我揉了揉仍然有些酸痛的脖子,起身看着周遭,这是在我住所附近的一个凉亭里,此刻夏风习习,吹着亭外的花香阵阵,

  “母亲何时离开的?我要去找她,告诉她我这次誓死不从,白威,这一次我答应你,我答应同你离开,这一次我不会反悔了,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白威没有说话,一直看着我,

  我收回双脚,看着他有些苍白的脸,走到他面前,

  “你怎么了?”

  “莹儿,你说的是真的吗?你要和我一起离开?你真的不会后悔吗?”

  我点了点头,脸色微红,

  可是此刻白威却越来越激动,他的额头渗出细密的汗,满脸通红,看起来明显不对劲,但是他却浑然不觉,依旧抱着我,一滴鲜血落在我的手上,我抬起头,发现是他的鼻子里流的血,

  “这是怎么了?”

  还来不及再问,就见白威神情越发激动,还没有回答我,他双眼一翻,晕倒在我面前。

  我不知所措,去探他的鼻息,幸好只是晕倒了,可是此刻他的脸色极为苍白,有些吓人,

  “你放心,他不会就这样死的,不过,你若是一直说些让他激动的话,可就未必了……”

  母亲从假山后面走出来,眼神冰冷,看了一眼白威,又看向我,带着淡淡地无奈,

  “你,你对他做了什么?”

  母亲笑了笑,走到我面前,坐了下来,一边摇头,一边说道:“不过是用了一些燃情散而已!”

  我一脸震惊,抬头看向她,燃情散可是无解的毒药,无色无味,一点点散粉被人吸入鼻间,直入腹肺,毫无所觉,但是却不可以情绪激动,大喜大悲都会让人浑身爆裂而亡,

  我想起刚才白威的表情,以及鼻子流的血,

  “娘,你为何要如此?他是无辜的,你为何要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