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17章:顼容莹篇—尘归尘,土归土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7章:顼容莹篇—尘归尘,土归土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17章:顼容莹篇—尘归尘,土归土

  “为什么?你还有脸问我为什么?一切不过是他咎由自取,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对你的那点小心思,原以为他没有胆子,要不是你爹把他给你的,我早就将他带走了,哪里还能让你一再沦陷到如此,我告诉你,你趁早收了你的那点心思……”

  我瘫坐在地上,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娘亲,这么多年你一直对我寄予厚望,你大力栽培我,不过是让我嫁给一个有助于你的人,您何曾在意过女儿的幸福,纵然白威他身份低下,可是他却是这世上唯一一个给我真心的人,是女儿不争气,您要打要罚就冲女儿一个人,您为何对他下此毒手?”

  母亲走到我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他真心待你?真心待你就要把你带走吗?我告诉你,不可能,我要让他痛苦地死在你面前,我要让你明白,这世上的真心在权利面前有多么的不堪一击……”

  我再也不能自己,我扑到白威的身上,把头埋进他的衣服里,哭了起来,

  母亲终究不忍,她轻抚我的肩膀,淡淡说道:“我要你明白,这世上根本没有所谓的真心,男人从来都是三分钟热度,你以为白威是真心疼你爱你吗?等你真的随他离去,等你容颜老去,等到他再遇佳人,这些所谓的真心过往又算的了什么?都是过眼云烟,转瞬即逝,根本就是骗人的,娘失败了,这一生就这样潦草度过,可是你不一样,你还年轻,娘不希望你重蹈我的覆辙,也许你现在不懂,会怨我恨我,可是将来你一定会明白我今天说的话……”

  “哈哈……娘,你不过是因为失去爹爹的爱,就一直带着怨念过下去,表面你不争不抢,与世无争,可是背地里你做的哪一件事是值得男人疼你爱你的?可是,你难道忘记了吗,你从未得到过爹爹的爱,他对你相敬如宾,他尊重你,却唯独不能爱你,你就心理扭曲,见不得别人遇到真爱,连同你亲生女儿的幸福也要剥夺吗?你……”

  “你胡说什么!”母亲恼羞成怒,一巴掌用力甩在我的脸上,“是谁教你如此目无尊长,你现在是怎么对我说话的?我真是养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你可真是你爹爹的好女儿!”

  我满脸悲凉,笑了起来,看着母亲离开的背影,眼泪滴落在手上,灼烫了我的心事,让我瞬间绝望如坠深渊……

  白威醒了,他看到我红肿的脸,轻轻抚.摸,我任由他的手在我脸上拂过,很是温柔,

  “白威……”

  他温柔应道:“嗯,我在……”

  “带我离开这里,我们远走高飞,重新开始,好不好?”

  “真的吗?”果然,听到我的话,他神情激动,声音不自觉地颤抖,他却毫无所觉一般,紧紧抱住我,“真的吗,我带你离开,你是我的,我们离开这里,我会一辈子都对你好的,莹儿,我好高兴,你能答应我……”

  他的表情越来越激动,他的眼睛也开始流血,没想到母亲竟然提防白威至此,母亲在他身上下的燃情散竟然这么多,让他这么快就毒性复发,可是他自己却还是不知道,这种毒太过残忍,中毒者不自知,最后会失血过多而亡,

  “对不起,白威,我终究害了你……”

  “莹儿,你怎么会这么说……你……”

  我笑了笑,温柔地看着他,看着他的瞳孔渐渐变大,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我们同时低下头,看着我将匕首狠狠.插.进他的心口处,我笑了笑,眼睛瞬间模糊,稍微用力,用力拔出匕首,血花四溅,落在我的身上,

  白威的情绪还是很激动,可是这一刀终究切断了他的全部力气,他慢慢倒在地上,表情还停留着满满的爱意,他温柔地看着我,眼神里却闪着无怨无悔地光芒,

  “莹儿,我永远爱你,我不怪你……莹儿,你要好好地活下去……”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可是我终究负了他,还亲手毁了他……

  我闭上眼睛,用一双血手在那棵树下挖了一个很大的坑,我不记得挖了多久,我只知道一双手全是血,我甚至忘记了疼痛,我亲手埋葬了他,最后一把泥土盖住他冷却的身体,我终于难以支撑,眼前一片漆黑,那一刻,我多想自己再也不会醒来……

  白威终究没有离开这里,他永远地长眠于此,世上仅有的一丝温情被我亲手断送……

  与此同时,我听到了异响,起身,居然看到了一个背影,是姸衣,她居然发现了,

  顼姸衣,母亲一心要我与她相比较,我顺从她,只不过,她在白威死后,似乎再也没有鞭打过我,虽然还是会严厉斥责,

  而姸衣,我那个曾在年少时与我交心的妹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才恍惚发现,原来她是这样幸福,最起码,在我看来,她有一个真心疼她的母亲,父亲也最疼她,

  终究她发现了我的秘密,我便不得不动了杀机,却没想到几番折腾,她却平安归来,是父亲亲手抱着满身是血的她回来的,她醒了,却意外的失忆了,

  有一段时间,她行踪诡秘,一连数日她只身偷跑出府,这与她平时完全不同,我派人偷偷跟随,意外地发现她竟然与一个男人见面,每日往复,她似乎乐此不疲,我有些好奇,有一天,亲自跟了过去,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欧阳勰,那个男人用一种极度温柔地目光看着姸衣,那样的表情,让我恍如隔世,曾经也有一个男人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可是他却不在了……

  我观察了很久,欧阳勰的深情已经藏不住,顼姸衣,却不自知,她真是幸福啊,有父亲的宠爱,母亲的怜惜,如今又有这样一个男人爱她,那一刻,嫉妒让我发狂,我第一次产生了想要毁灭一份美好的冲动,

  可是周而复始,几番离合,我还是输了,输得一败涂地,我让自己做越陷越深,我知道,一切万劫不复,犹如我的心,我的执念在欧阳勰一脸深情地看着顼姸衣的那一刻,便根深蒂固,直到后来,在我与姸衣一点一点剖析着前尘过往时,欧阳勰的脸越来越模糊,我用刀割破手腕的那一刻,我慢慢跌坐在白威长眠的那棵树下,

  久违的白威,他带着无限的爱意再次出现在我面前,原来,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执念,我看着顼姸衣转身离开,看着她的背影,身上也越来越冷,但是心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明亮舒爽,我终于明白,欧阳勰是我活在这世上的枷锁,是我以为我可以得到幸福和认可的存在,殊不知,我只是执念太深,让我一眼万年的从来不是他,是过往某个给过我些许温存的那个人,他让我留恋不已,却不知,那样的温柔,当初不是因为我,也从来没有属于过我,我执着的,是已经失去的……

  直到最后一刻,我才悲哀的发现,母亲望女成凤的渴求,父亲带着距离的宠溺,其他男子的仰慕……我在这样备受关注的荣宠下长大,却从来没有获得过一丝一毫的真心和自由,从来都是利用和不足以付出的温柔,

  哪怕如此,一切也都未能将我打败,除了一本书里的一句话,将我彻底击垮,外面已经查到了我的头上,我丝毫不畏惧,直到我无意间看到了母亲私藏的一本医书孤本,无意间读到,“燃情散可解,仅用七七四十九个罗叶根,熬煮三个时辰便可……”这几个字,让我所有的坚不可摧一下瓦解,这世上我仅有的疼惜,终是被我亲手葬送了……可是为什么,要在若干年后,残忍地揭晓,

  我所有的生命力一下子被带走了……

  所以,就让我亲手割断这一切吧……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我感受不到一丝痛意,眼前一片模糊,姸衣的背影渐渐消失,一个英俊的男人,带着我熟悉的温暖的笑走到我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向我伸出手,他的声音无比温柔,

  “莹儿,你来了,我带你离开这里,我们永远也不会分开了……”

  我笑了笑,“白威,我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