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19章:番外欧阳府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9章:番外欧阳府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19章:番外欧阳府

  万籁俱寂,寂静无声,稀疏的松柏环绕,一个小竹屋屹立其中,这个清幽之地唯美典雅,却是装载着两个豆蔻芳华的香魂,竹屋内房间被分割为二,一间房置放一张竹床,旁边一个茶几,另一间中间摆有一张大桌,上面是三个玉盘,分别放着两个丝帕,上面绣着两个名字,落儿,清灵,红莲……

  在桌旁坐着着一个女子,一袭白衣,眉目温柔,看着桌上的两张绢帕……

  “五年了,已经五年了,时间过得可真快,你们几个竟然已经走了这么久了……”

  顼姸衣看着那几张丝帕,带着淡淡的笑,

  落儿,清灵,红莲……她们自然是被各自的爱人和家人葬在该去的地方,这一处是顼姸衣单独设下的,这里距离欧阳府不远,曾经她和清灵红莲在很久以前一起来过,这里的美景让她们三个人流连忘返,后来她还带落儿来过几次,没想到,如今,几个女孩会在这里以这种形式相互守候……

  回到府里,刚刚走进房间,裙摆就被人拽住,随后顼姸衣的腿被人一把抱住

  “娘亲,你可算回来了,灵儿怕怕……”

  一团小小的身影闪现,紧紧抱住自己的腿,声音里带着满满的委屈,那小小的人儿抬起头,用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灵儿怎么还不睡?”顼姸衣蹲下身去,抱住女儿,又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小落灵道:“娘亲,不再生灵儿的气了吧,这两天都没见到娘亲,灵儿以为娘亲不理我了呢。”

  顼姸衣轻笑道:“那我让你抄写的家规你可有完成?”

  “还差一点就完成了,只是……只是我写的手有点疼,娘亲你看看……不过娘亲放心,我一定会写完的……”

  说完就歪着脑袋,揉着小手,做出委屈的表情,还差十二遍呢,此刻她心里抱怨起爹爹来,这家规他定的委实有些长,写一遍都废了好些功夫,她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娘亲,指望娘亲心疼自己,

  顼姸衣一脸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女儿,也伸手为其轻轻揉抚她的小手,落灵一脸的惬意和享受,正在得意之时,就听到,“那允你今夜歇一歇,明日继续写吧……”

  落灵哀嚎呜咽,心中嘶吼,爹爹,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岁旦之日,一大早上,全城家家户户门前张灯结彩,喜乐之气更浓,

  顼姸衣睁开眼,看着身旁空荡荡,眼神暗了暗,欧阳勰只叫小虎来传出去有要事要做,已经一连三四天,不知所踪,

  最近半个月,他似乎更忙了,

  半个月前,顼姸衣收到一个箱子,下人拿进来的时候,只说一早开门这个箱子就放在门口了,全部是书籍,有医书,诗词还有顼姸衣一直想看的《四方记》,里面记载了各国各地的风土人情,天下各地风景传记,甚至还有一些诗词的孤本,很是难得,

  除此之外,里面有一封信,只寥寥几个字,姸衣亲启,汝之喜欢,吾之欢喜……

  歪歪扭扭的汉字,却可以看出来写这些字的人已经很努力了,

  “夫人这个时辰似乎应该在教灵儿读书,都这么久看样子这些残书要比咱们的女儿更重要?”欧阳勰不知何时出现,站在顼姸衣的身后,“咱们的女儿”这几个字的语气尤为加重,声音里听不出情绪,

  顼姸衣猛然回头,手里的信一下子掉在地上,两个人眼神交汇,欧阳勰的眼睛随即向下,看向地上的信,嘴角一勾,

  “夫君这会子不是应该在练剑吗?”顼姸衣弯腰去捡信,眼前出现一片阴影,整个人被笼罩在内,手上触碰一丝凉意,欧阳勰的指尖划过她的手背,

  “这剑术天天练,总觉得应该找个机会施展一下效果如何……”

  顼姸衣停滞一瞬,那封信被他勾起,随后轻轻放在桌上,

  顼姸衣刚刚起身,只觉一股龙涎香的味道逼近,一身白衫的阴影突然闪现眼前,她的下颌被勾起,欧阳勰的脸凑近,

  “夫人莫不是还在生气?”

  顼姸衣笑了笑,仰起头,看着他,想起三天前静安太妃去落禅寺拜佛回朝,带着她的女儿馨苑公主,静安太妃是欧阳询的妹妹,也就是欧阳勰的姑姑,馨苑是欧阳勰的表妹,自小倾慕表哥,

  静安太妃近几年身子虚弱,时常生病,素闻江南气候湿润,有助于她的病,尤其那里的落禅寺远近闻名,圣上便恩准她去那里养病,馨苑不放心母亲,便一同前往,这一去便是两年多,

  回来后第一时间就听说心仪的表哥早已成婚,郁结难舒,便病倒了,好不容易有点起色后,只身跑到欧阳府,上下打量顼姸衣,一语不发,见到欧阳勰以后,便缠着他问这问那,丝毫不避讳,

  顼姸衣看着这个和天丽有相似眉眼的上官馨苑,却没有一点亲切,甚至那个馨苑会偷偷瞪着自己,那眼神带着浓浓的敌意,

  “欧阳哥哥,我听说天丽妹妹嫁去了厥越,那个穆尔丹当真是她值得托付的良人吗?”

  欧阳勰淡淡一笑,向某处看去,那里顼姸衣正揉搓手里的绣屏,绣屏上隐约是两个字,第二个似乎是“阳”字,他心中了然,连同说话的语气也温柔了许多,

  “那是自然,遇到一个喜欢自己,自己又喜欢的人,本就很难得,你该为她高兴。”

  馨苑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手里的杯子一用力,碎了,手上瞬间鲜红一片,她急忙抬起,握住欧阳勰的手,

  顼姸衣一直低头不语,闻声望去,正好看到这一幕,

  “蜜儿,快叫大夫来给公主看一看……”

  她起身,走到二人身边,看了一眼两个人的手上都沾着血,便又说了一句,“正好也给公子看一看……”

  说完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从那以后,顼姸衣便不冷不热,而那个馨苑更加不知道收敛,依旧隔三差五登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