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20章:番外欧阳府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0章:番外欧阳府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20章:番外欧阳府

  顼姸衣抬起手,将还放在自己下颌的手拉开,嘴角微微勾起,表情却还是看不出一丝情绪,

  “我为何要生气?”她转身,低头看向桌子,桌上的那封信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两半,

  顼姸衣叹了一口气,走到床前坐下,这回看向他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不悦,

  “这个时间不是应该陪着你的那位表妹去吗,怎么舍得回来了?”

  欧阳勰摇头失笑,走到顼姸衣面前,

  “我就说,你还在生气,小虎!”

  话音刚落,小虎便从外面飞了进来,扎扎实实地落在二人面前,没有表情,也没有声音,看样子小虎的武功精进不少,

  欧阳勰没有回头,眼睛直直地看着顼姸衣,笑道:“小虎你说说看,公主现在在做什么?”

  小虎躬身道:“回公子,馨苑公主此刻正和太傅府的二公子在郊外骑马,刚刚离开,还有公主骑走了飞云……”

  顼姸衣心中惊讶不已,抬起头,正巧撞入欧阳勰笑的有些奸诈的眼睛里,

  太傅府的二公子?顼姸衣猛然想到了什么,突然问道:“可是佟子宁?”

  “正是,那天公主在房里割破了手,包扎完以后便央着公子带她出去玩,公子叫来佟御卫,让其陪着,不知道为什么,公主昨儿个再来这里就直接去找了佟御卫……不知道公子可是要去见公主?”

  “他们?”

  “好了,小虎,你可以下去了。”欧阳勰向前迈了一步,彻底挡住了愣住的顼姸衣,小虎应声离开,

  “他们……”

  欧阳勰的指尖冰凉,轻轻勾住顼姸衣的下颌,突然凑近,吻了上去,

  “听到这里就不醋了?真是好没良心……”

  顼姸衣难以招架住力气很大的他,只得被其掌控,过了好一会儿,才被松开,顼姸衣喘着气,推开对方,怨怼道:“没人有闲工夫吃你的醋,倒是你,若是无心,又怎会惹得旁人走近,若是有心,又何来这么一出……去去去,你挡住我的视线了,你走开……”

  她一边说一边伸手推开欧阳勰,跑出了房间,欧阳勰没有回头,细长的眼睛弯成一条缝,嘴角却抿成一条线,低头看了看桌上已经裂开的信,周身瞬间冷了下去……

  思绪翻飞之时,蜜儿走了进来,府里一切准备停当,只等岁旦到来,

  这时,从门外跑进来一个丫鬟,神色有些慌张,

  蜜儿责道:“跑什么跑,发生什么了,这么急匆匆的?”

  丫鬟绣菊跑到顼姸衣面前,急道:“少夫人,少夫人,公子……公子他回来了……”

  蜜儿道:“我当是怎么了呢,公子回来就回来,你这么大惊小怪做什么,以为发生什么了呢,那你还不快快准备着!”

  绣菊却道:“可是回来的还有两个人……这个……”

  顼姸衣心中疑惑,就听到外面有声音,起身走了出去,

  迎面走来两个娇艳女子,笑声连连,脸上的妆容精致粉嫩,一蓝一紫,轻纱曼妙,身姿纤细,腰肢柔软,走起路来袅袅娜娜,两个人说说笑笑,媚眼纷飞走了进来,不过顼姸衣隐约听到她们的说话声,有些奇怪,说的是汉话,却有些别扭,

  她们身后跟着一个人,穿着异族服饰,留着络腮胡,见到顼姸衣,眼前一亮,急忙上前,意外的是他的汉话说的很是标准,

  “这位想来就是少夫人了吧,不久前我国太子路上遇险,幸得欧阳公子出手相救,今特奉上珠宝金银以及美人两个,献给公子,以报当日救命之恩……还有,我国太子殿下也允诺一个承诺给公子,愿与北溟以及公子交好,享世代荣光……”

  人群中闪过一人,面无表情,一身玄衣,是小虎,那群人刚刚走进院中,他一闪身就消失不见……

  而眼前走在最前面的这位是接壤北溟的附属小国蓬溪国使者,顼姸衣知道,不久前他们因为受了北溟的恩惠,便带来了大量的献礼,当然,一连数年他们都是这样做的,因为他们无论兵力还是财力都无法和褚国相提并论,所以他们便一直讨好北溟,祈求得到大国的庇护,今次,意外得到欧阳勰的恩,便再次前来献礼,那使者毕恭毕敬,却丝毫不会察言观色,不过也不怨他,在蓬溪国男子一般都是七八个女人,早已见怪不怪,

  蓬溪国女子性格豪放,一般对优秀的男子向来是趋之若鹜,丝毫不顾及别人感受,他们抱着能者居之的想法,加上蓬溪国盛产美人,因此也多了很多风流韵事……

  蜜儿在一旁小声嘟囔道:“怎么和之前小风拿来的蓬溪美人图上面的有一点不一样,这两个人长得和北溟女子似乎也没什么不同啊……”

  使者交代完一切后,和那两个美人又嘱托了几句便离开了,

  顼姸衣吩咐下去将人和带来的礼物纷纷收下,叫人准备房间,将人安顿了进去,

  蜜儿一脸不满,“小姐,您倒是大度,这就将人留下了?倒不如趁着公子不在,将人退回去,省的让人见到心烦。”

  顼姸衣回头看了她一眼,说道:“你难道没看出来,那使者早就见过他了,他若不收谁又能奈何……”

  “啊?”

  一连三天都没露面的小虎,跟随他前去办事的小虎今日居然隐在送礼的蓬溪国队伍里,

  顼姸衣没说什么,叫人准备好洗澡水,一切准备停当后,屏退了所有人,顼姸衣脱衣入浴桶,屏风隔断外面的喧闹声,顼姸衣单手托腮,闭着双眼,

  隐约有声音,房门开合,接着有轻微的脚步声,

  却没有走进来,过了半个时辰,水渐渐冷却,顼姸衣慢慢起身,步出浴桶,透过屏风,隐约可见其玲珑身姿,她穿好内衫,赤脚走出,向床那边走去,

  床幔飘摇,影影绰绰,床上侧身倚靠着一个人,身上盖着锦被,刀削一般的脸庞,笑的肆意风流,一双细长的笑眼满目风情地看着顼姸衣,

  “夫人,这几天不见真是让为夫想念的紧啊……”

  欧阳勰的声音透着魅惑风流,此刻房间里,因为氤氲的雾气,犹如梦境,加上这声音,蛊惑着人忍不住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