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21章:番外欧阳府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1章:番外欧阳府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21章:番外欧阳府

  顼姸衣身上只着一件单薄的纱衣,薄如蝉翼,玲珑身段笼在纱衣内,她的头发湿漉漉的,水珠滴落在脸上和身上,她忽然停下站住,环顾四周,此刻,房间里一片昏暗,窗子上不知道是不是被罩上一层层什么东西,遮住了光亮,只隐约露出一丝微弱的光,照在房间里,显得朦胧又暧昧,

  她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男人,依稀可以看到他脸上得意的笑,心中叹息不已,

  “你还知道回来,我都不知道这里有什么重要的,能让你终于舍得回来……真是让人意外……”

  耳边忽然一阵风,眼前闪过一片黑,腰被人用力一揽,身子随之倾倒,落入一个坚实的怀抱里,

  浓郁的龙涎香扑鼻而来,她结结实实地落在他怀里,被他紧紧抱住,似乎带着一丝惩戒,只听他说道:“你怎么不问问我去做什么了呢,成亲前你就不问,如今你倒还是很大方,依旧不闻不问,却想都不想就收了别人的礼物,你这般不听话,又怎么好意思让别人去听话?”

  “我不明白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和你这些天不回家有什么关系?”顼姸衣觉得他无理取闹,扭头不去看他,却被欧阳勰用手捏住下巴,脸贴着脸,两个人呼吸相闻,

  “我的夫人,看来你还在生我的气啊,你可知这几天我去见了谁?”

  顼姸衣看了看他,见他一脸坏笑,低声哼道:“与我何干?”

  欧阳勰看着她这个倔强又口是心非的表情,心中无奈,猛然低头,吻了下去,

  “这是对你的惩罚,你居然留下了蓬溪国送来的美人,你这个欧阳夫人做的可真是大度啊……”

  “唔……”顼姸衣猝不及防,使劲捶打他的胸口,

  “啊……”欧阳勰轻哼一声,他皱了皱眉,仍然没有要松开的意思,反而更加用力地搂住怀里不听话的人,顼姸衣闭着眼睛,没有察觉出异样,慢慢乖顺下来,听之任之……

  一阵厮.磨过后,顼姸衣睁开双眼,侧首看了看自己的手,被对方紧紧地握着,

  顼姸衣心中叹息,只是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她的声音也不自觉地软了下来,“不是你叫小虎带他们回来的吗,没有你的首肯谁敢带人来,何况……那两个的确是难得的美人儿……”

  欧阳勰深深地叹息一声,看着这个女人,无可奈何,

  “哼,你倒是大方!”

  顼姸衣脾气也上来了,“怎么,别以为我不知道,这蓬溪国本就有意讨好大家,据我所知,连同太子都送被过去五个美人,且都被他拒绝了,这北溟里得其送美人者可没几个,皆被送回,倒是只有你一人,不但没有拒绝还派人护送入了府,我若替你拒绝,岂不是不给你面子?”

  欧阳勰面色微冷,无奈一笑,本就是想要看她醋一醋,想着她会拒绝,却没想到……

  顼姸衣坐起身,轻纱曼妙,背对着欧阳勰,她低着头,摆弄自己的手指,突然不说话了,

  “怎么不说话了?”欧阳勰躺下,双手抱住头,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我知你怨我收下燕成潇送过来的书,其实那天也是我刚接到,就被你撞见,原本我没打算收下的,只是因为一本书,你可知其中一本医书孤本里面写着绝版的古方,里面的方子兴许对天丽的病有所帮助……所以我才不顾你的反对留了下来,当然,我也是气你不相信我……咱们经历了那么多,你却因为一个突然出现的男人不相信我……你可知我……”

  她的腰忽然被人从后面揽住,轻轻一勾,声音从后面传来,充满了磁性和无限温柔,“因为我爱你啊,我不要别的男人围在你身边,也不想让你去关注他们……你,只能是我的……”

  顼姸衣一下子语塞,不知道说什么,转身趴在他的身上,将脸埋入他怀里,用力锤在他的胸口,“真是笨蛋,除了你,我还能是谁的?”

  “啊……”欧阳勰轻哼一声,顼姸衣觉察出异样,感觉手里有东西,鼻间传来淡淡的血腥味,奈何房间里昏暗无光,她仔细看了看,欧阳勰的脸色似乎极为苍白,

  “你怎么了?这是什么?”他一身单衣,此刻在他的胸口处氤出一片深色,那赫然是血迹,他竟然受伤了!

  她正要仔细检查,却被对方用力推倒,顷刻间,两个人换了位置,她被扣在他的身.下,

  “你再说一遍,刚才你说的话……”

  顼姸衣急了,“莫要胡闹,让我看看你哪里受了伤,快……”她快要急出眼泪来,她抬手想要抚.摸伤口,被欧阳勰用力握住,放在他的心口处,他的吻轻轻落在她的额头上,

  “姸衣,我真开心,你这样关心我……”

  成婚已有几年,一切甜如蜜,两个人亲密无间,他们形影不离,这让整个京都城的人们都羡慕不已,只是在落儿清灵相继去世,还有天丽远嫁他乡以后,顼姸衣便时常在无人的时候沉默悲伤,最了解她的欧阳勰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用更多的陪伴去消弭她心里的伤感,可是有些人有些事,怎么可能说忘就能忘,顼姸衣时常发呆,尤其她为她的姐妹们搭建了那座竹屋,她时常坐在那里发呆,有时候甚至忘记了时辰,这让欧阳勰心中又心疼又不忍苛责……

  时间久了,慢慢地他会忍不住责怪起她来,尤其有两次,她忘我地在竹屋里待了很长时间,回来以后就病倒了,看着她苍白的脸,有很多话他不忍说出,

  顼姸衣一直认为落儿和清灵的死都是因为她,尤其清灵为她挡住那个致命的一击,她曾一度陷入深深地自责中,甚至玉红莲的死她也难辞其咎,她生命中三个很重要的人在一年的时间里相继离开,这让她难以消化,所以尤其在这半年,她与从前比起来沉默寡言了许多,少了活泼,多了沉稳,这样的她,让他无比心疼,却也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