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22章:番外欧阳府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2章:番外欧阳府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22章:番外欧阳府

  欧阳勰心疼着自己的女人,却不知道该如何宽慰,最后以此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倒让他找回了属于当年两个人的默契,

  胸口处传来痛意,他低头,看到顼姸衣的眼睛里渗出泪水,她满含深情地看着自己,

  “真是傻瓜,自己受伤了也不说,还在这逞什么能……”

  顼姸衣轻抚他的伤口,那里有一道口子,流出鲜红的血,大概已经流了好一会,此刻已经没有那么严重,但是胸前的衣服上沾染了大片血迹,

  欧阳勰笑道:“这点小伤不妨事的,不过,这半年倒是难得见到你的这个表情……你的担心足以让我这点伤药到病除了……”一边说着一边捏住她的下巴,顺势吻了上去,顼姸衣想要推开却不能够,她又害怕再让伤口流血,便老实的任由他摆布……

  明明已经受伤,可是他却丝毫不顾及,朦胧的光线映照出他刀削般的容颜,俊朗清冷,他的一双眼透着无限深情,

  “姸衣,我好想你……”

  “欧阳……”

  不知道过了多久,顼姸衣睁开眼,一眼就看到身旁的人,正盯着自己,一脸的笑意和暧昧,二人依靠在一起,锦被之下,无限风情,顼姸衣地脸红了红,

  “你在看什么?”一边说一边缩进被子里,

  “夫人这个样子真美,都说那蓬溪国的美人天生娇媚动人,看一眼就让人沉迷无法自拔,可是我却觉得这世上没有任何人能比我的娘子美,谁都比不上……”

  顼姸衣害羞地侧了侧头,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那你打算如何处理那两个蓬溪国送来的美人?”

  欧阳勰坏笑地捏了捏她身上的某一处,低下头去,声音迷离,“你放心,我自有打算,而且……你似乎弄错了,她们并不是蓬溪国的人……”

  不是蓬溪国的人?顼姸衣回想当时跟在使者身后的那两个人,当时并没有仔细看,只是听那个使者说是送给欧阳公子的礼物,仔细想想,当时蜜儿似乎说了什么,说那两个美人似乎与之前见到的蓬溪国美人图有些许差异,她虽然不记得那两个美人的容貌,但是她却记得那两个人看向自己不善的眼神,那分明不该是初次来到北溟被送后看向他国人的目光,纵然那里的人为人豪爽,也不该如此……

  原来那并不是蓬溪美人……

  顼姸衣反应过来,抬头正看到欧阳勰一脸坏笑,慢慢靠近自己……急忙问道:“既然不是,那她们……”

  顼姸衣一边说着一边后退,欧阳勰哪里肯让,趁其不备,俯身而来,顼姸衣急忙闭上眼,却没有觉查出丝毫异样来,她偷偷睁开一只眼睛,发现对方在距离自己近在咫尺间停留,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笑地莫名,

  “你这是……”忽然额头传来一阵痛意,竟是对方弾了自己的脑门,

  “那两个美人是我送给……送给别人的,不过是顺路叫人带回府里走上一走,今早已经将人送走了……本想让夫人妒上一妒……现在看来,似乎没什么用……”

  顼姸衣扭头不理他,“我为什么要妒忌?”

  欧阳勰逼近,一只手轻轻撩开盖在她身上的被子,她身上几乎再无可遮盖之物,这突然一袭吓了她一大跳,“你……你几时这样无赖了?”

  欧阳勰将头埋进她的颈间,“听到你说你对这种事不妒忌,为夫觉得夫人很是通情达理,并且深感欣慰,既如此,为夫应该有所表示,想来以后夫人也不会在意这种事的吧,那么……”

  “你敢!”顼姸衣瞪他,欧阳勰得逞地笑了笑,此刻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动人,他忍不住倾身而来,将这一方温柔魅惑悉数掌控,“姸衣……你只能是我的!”

  “我……”顼姸衣不容回应,便淹没沉沦……

  门外站着一个人,一身玄衣,冷面俊朗,双手环抱,依靠在房前,蜜儿刚打理完府里的事情,来找顼姸衣请示,刚刚靠近房前,被人伸手拦住,

  “陆冥,你这是做什么,眼看着天色已晚,很多事要做,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还添乱,快让开,我去见夫人!”蜜儿说完继续向前走,瞬间移动到她面前,没有说话,只是伸手一指,蜜儿顺着他的手指,大惊失色,“这这这……这些是什么,这窗子上怎么有这些树枝,这……这是要做什么?”

  “公子在里面……”

  仅仅一句话,蜜儿表情现出了然,没有再说什么,下一刻就消失在眼前……

  婚后这种情况已经出现多次了,不知道是不是公子的癖好还是什么,尤其是每当小姐心情不好,或者与公子闹情绪,这窗子上就会被遮住,然后两人就足不出户,然后等他们再出来,小姐就格外温顺害羞……

  陆冥继续站在原地,这时,眼前坠落一片树叶,他抬起头,轻功一闪,纵身一跃,来到房顶,有一人正坐在屋顶,手里拿着一坛酒,见到陆冥后伸手向他示意,又晃了晃手里的酒,“这酒这不错,要不要来点?”

  “好!”陆冥回道,酒坛应声落在他手里,他接过来,仰头痛饮,坐在那人身旁

  “小虎,往年这个时候你似乎不是在这里,今日这是怎么了?”

  小虎随手从他手里拿过酒坛,“我来向你告别。”

  陆冥道:“决定了?”

  “嗯……总是要走的,这一拖就是好几年……”

  陆冥没有说话,拿过酒坛继续喝酒,此刻他的眼神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里面,抓不住,也难以探寻……

  小虎看了看他,“陆冥哥哥,我走后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过,可能以后没有人能这样陪你喝酒了……”

  “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明早启程,毕竟拖了这么久,该走了……”

  落儿自小在山村长大,很少出远门,第一次出远门就是北溟京都,还是被人欺骗,她一直都想看一看外面的世界,那缠绵的山水,异域的别样风情,都是她心底的期盼,落儿曾不止一次在他面前说起,而他也答应她,等他们成亲以后他会向公子告假,带她出去看遍风景,到现在落儿激动的表情还时常在他脑海里……

  小虎从怀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蓝色锦囊,他目光温柔,深情款款,轻轻放在他的心口处,那里面是落儿的一撮头发,还有她的一把骨灰,糅杂在这里,这些年与小虎如影随形,他守在公子身边这几年,帮他处理了很多事,这回他终于可以离开,带她一起去她未曾见到的风景……

  “嗯,是啊,是该走了……”陆冥一饮而尽,将酒坛递过去,两个人没有再说话,一人一口,开始喝起酒,不知道过了多久,陆冥躺了下去,神情有些落寞,

  小虎也躺下来,侧脸看了看他,说道:“我又不是不回来,公子虽然没有给我期限,但是他让我必须回来,所以你放心……”

  陆冥说道:“爱回不回!”他偏过头,嘴角淡淡一勾,

  “我不在的时候,你要照顾好公子,还有我不在,你自己可别偷喝酒,要等我回来……”

  陆冥夺过他手里的酒坛,说道:“哪来的那么多废话,来,喝酒!”

  两个人不再说话,一坛酒,三桩心事,开怀畅饮,在这片砖瓦上,辗转流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