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25章:番外燕落留芳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5章:番外燕落留芳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25章:番外燕落留芳

  被燕成潇送来的美人虽身份低贱,却是个有骨气的,她对欧阳勰一见倾心,但是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如今见到顼姸衣,那样美丽的女子竟是他的妻子,而他正是当朝红人欧阳公子,她更一早就听说欧阳公子和妻子伉俪情深,如今她的所谓以身相许的报恩未免太过可笑,所以在那次无声的的对视后不久,她便自行消失了……

  这场还未开始的闹剧,就这样结束,欧阳勰派人去追燕成潇,对方早已连夜撤离北溟……

  顼姸衣最近整个人似乎懒懒的,时常待在窗前的塌上,不想出门,欧阳勰没有说话,坐在一旁,顼姸衣倚靠塌上,她睡着了,手里还拿着书,他抽出来,放在一旁,轻轻为她盖上薄毯,她的脸颊上散落着几缕碎发,此刻让她平添一份温柔的美,他将碎发轻轻带到耳后,满眼的温柔……

  “你为他做的一切,他总会知晓,谢谢你,欧阳……”顼姸衣不知何时醒来,突然开口,她慢慢睁开眼睛,满目柔情,注视着眼前的男人,她的手轻抚他的脸,浅笑嫣然……

  “原来你都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经过之前各种的较量,燕成潇也算为北溟铲除逆贼,并未伤及除上官豪以外的任何……

  也在关键时刻瓦解了几乎可能会撼动北溟军力的对立军……

  那些筹谋造..反,妄图为上官豪报仇的残余势力,一直不安分,他们多年来隐藏很深,若不是燕成潇早年与其有联络,又上心地调查他,几乎掌握了他下面的所有残余势力,与北溟里应外合,将他们一网打尽……

  燕成潇得到当今圣上的默认,多年来可以出入北溟,却也在无形中制约了他的发展……不过他在北溟心有旁骛,自然没有多余的心思……

  他为人豪爽,虽然在若水一事上有些让人不耻,不过其他的他都算正直,他虽是丰疆的王,有机会深入北溟,却从未有其他越矩行为……也算是磊落……

  他一心为妹妹报仇,同时又心系顼姸衣,在北溟连续三年时间,他都本分老实……

  欧阳勰自从与他打过照面后,对他更是严防死守,因为顼姸衣的缘故,对他的排查也更加细致,不放过任何……

  这么多年过去,燕成潇的心思在欧阳勰这里已然透明,他们相互配合,已经很了解彼此,若没有顼姸衣,他们二人兴许会成为朋友……

  于情欧阳勰他不屑燕成潇,但多年的接触,他知道对方对北溟并没有敌意,也更不会造成威胁,他并不是一个有野心的君王,无非是有仇必报,有心必交付……

  但是感情从来是没有道理可讲,有缘无分,任由世事如何变迁,总归不可强求,他从年少青涩交付的真心,注定得不到任何回应,何况他在那些年,因为背负着其妹的仇恨,他要隐忍,要筹谋,要等待,他只能躲在暗处……那些心动的美好,让他悸动,也只有他悸动,再无其他……

  虽然他觊觎着自己的女人,但是他的真心这么多年不曾改变,无关乎占有,只有祝福,在他心里还是有丝敬佩……

  丰疆气候还有地形所致,粮食一直匮乏,即便燕成潇几年前找到了水源也仍然没有太大作用,加之周边各国一直达成共识,都与丰疆划清界限,没有车马珠宝等往来,几乎让丰疆最大的物产各类药草滞销在当地,无人问津,纵有多少物资也难以满足全国的供应……

  北溟边境四年前频繁被周边异族滋.扰,他们仗着自己兵力壮大,甚至联合起来,打的北溟措手不及,伤亡惨重,上官凌更是主动请缨去战场,经过两个月的时间,最后终于将敌军连连逼退,敌军实力不容小觑,几员大将皆负了伤,伤兵无数,可以说战况十分惨烈,就在这时,燕成潇亲自带着十万药草来到北溟,此举让上官齐大为感动,回以布匹珠宝以及北溟各地稀有特产……

  两国关系空前友好,之后燕成潇便回了国,励精图治,整顿超纲,安置百姓生活,耗时两年,在他们好不容易开采出的水源附近的土地上,竟然种出了果树,燕成潇当机立断,又在附近实验开采,相继栽种出了不同的农作物,虽然产量不多,但是可以实用,通过他的认真执着,终于在那附近,将绿色成型……

  这一切都是欧阳勰从中斡旋,暗中相助……

  顼姸衣笑了笑,看着自己的夫君,“我想他一定是知道的……”

  “都无所谓,我只是做我想做的罢了,不过他着实不识抬举,这半年一直待在北溟,属实讨厌……”

  顼姸衣撇撇嘴,“这半年你不也没让他闲下来吗,而且他在这里,可是也帮了你不少忙吧……”

  凭借燕成潇的胆识和欧阳勰的谋略,以为上官豪复仇为核心的余党多次在京都筹措乱事,贼心不死,企图匡扶当年盛况,在他们二人里应外合之下,将那原本不小的残存势力,打击扼杀出北溟,进而搜罗出当时上官豪想要利用丰疆壮大自己的证据,那群人顽强抵抗,原来他们中有人一直隐藏在丰疆,暗地里煽..动无知的百姓,借着他们对温饱的期望,拉拢人心,让原本纯良无辜的百姓变得贪婪,甚至为了一己私欲开始做起了坑.害自己人,来换取利益,燕成潇一直怀疑有人从中作梗,却毫无证据,正因为他接触过上官豪下面的人,了解他们的路数,知道与他们定然有关,于是顺藤摸瓜,最后层层瓦解……

  涤清朝廷余.孽,上官凌奉旨将北溟各地官员彻底清洗,忙的不亦乐乎,虽然忙乱了一段时间,但是到底扫清了障碍,另外也借此杀鸡儆猴,让其他人不敢造次……这样一来,超纲整体稳定下来……

  欧阳勰听到她这样说也不否认,耸了耸肩,捏了捏她的下巴,笑的风流肆意,坐回她身旁,笑道:“无论如何,现在总算清净了,他在的这半年,可是不消停……”

  说的自然是他时常偷偷来欧阳府的事,在此期间,欧阳勰可是明里暗里让众人为其物色美人,他都不屑一顾,这让他极为不爽……

  两个人一来一往,好不热闹,顼姸衣看在眼里,觉得极为幼稚……

  她看着欧阳勰,想起半月前,她去庙里祈福,在容光寺后堂遇到了燕成潇,

  他们就好像多年的老友,那天说了很多,那天也是第一次,两个人毫无杂念地畅聊,燕成潇说他知道欧阳勰为自己为丰疆做的一切,他心中感激,他心中放下执念,唯一放不下的无非也是年少的欢喜,

  “顼姸衣,你就是我心中的欢喜,不过从此以后,我会将这份欢喜深藏心底,它会陪伴我直到生命的终结,当然,这是任何也替代不了的温暖,我别无他求,只希望你永远记得……”

  “谢谢你,燕成潇……”

  不放下心中执着,停止执念带动的行为,他悟了,也解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