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26章:番外二胎来到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6章:番外二胎来到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26章:番外二胎来到

  阳和启蛰,品物皆春,春归来之时,顼姸衣整个人懒懒地坐在院中的莲池旁,手里撩动池水,神色不悦,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大半日,任由蜜儿如何催也不动弹,按照以往,这个时候,她都会带着落灵去踏青游玩,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了,一个人闷闷不乐,不让任何人去打扰她……

  蜜儿一直远远地守着,直到欧阳勰出现,

  “夫人这是怎么了!”他刚从外面回来,

  蜜儿一脸纳罕,“公子,您来的正好,去劝劝她吧,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是不说话……”

  欧阳勰摆了摆手,蜜儿退下,他看着不远处的背影,嘴角上扬,

  “这是谁家美娇娘,在此处平添一缕幽香,真是让此刻美景沾染了无尽的风情,妙哉妙哉,让人不忍移目……”

  不远处的树后面有个小小的一团身影此刻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小落灵手里啃着猪蹄,嘴巴油乎乎的,她坐在一个石凳上,摇了摇头,唉,爹爹素来巍峨挺拔的形象为何一遇到娘亲,就变得格外的……草包……对,好像上官叔叔就是这样形容的,看来草包就是这个样子吧……

  这样想着,她继续啃着手里美味的猪蹄,真是人间美味……

  那边,“草包”双手捂住顼姸衣的眼睛,说完话,对方没有反应,他手臂缠绕住顼姸衣的脖子,绕到她面前,手刮了刮她的鼻尖,见她仍然无动于衷的表情,轻声说道:“这是谁招惹娘子了?告诉我,为夫一定收拾他!”

  “自然是有人招惹我!”

  欧阳勰道:“是谁呢,谁这么大胆?我一定好好修理他!”

  顼姸衣挑了挑眉,看着他的笑脸,心中更加不爽,随后说道:“哦?是吗,那你打算如何修理?不妨说来听听!”

  “定然不让他好过,不过夫人说说看,那人究竟做了什么事,让你如此?”

  顼姸衣用力拍下那只在自己身上不安分的手,“除了你还能有谁招惹我?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收拾你自己……”

  “这是从何说起?”

  顼姸衣道:“我恐怕是有了!不是商量着要等一年以后,都怪你,你之前……偏偏……你说不妨事的……说好的要等灵儿过完五岁生辰就去厥越,如今拖着这样的身子,怎么去?原本半个月以后就要出发,现在怎么办?”

  一下子安静下来,欧阳勰愣了愣,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忽然身下伸过来一双手,带着油腻的肉香味,一团小小的身体冲了过来,

  “娘亲,你是有小妹妹或者小弟..弟了吗?哇,好耶好耶!”

  落灵一双油腻的手,抓着顼姸衣,竟然一脸地兴奋!

  顼姸衣扶额,欧阳勰大笑,“哈哈,当真?陆冥!快,去请岳母大人来府里小住!”说完,站起身,轻轻拍了拍顼姸衣的头,温柔爱.抚,笑的极为温柔多情,然后扬了扬手,快步离开,留下顼姸衣还没反应过来,

  不多时来了十几个丫鬟,等待伺候夫人,顼姸衣无奈,连生气也没有力气……

  翌日,柳如华来到欧阳府,同行的还有顼承煌,一家三口说说笑笑其乐融融,顼姸衣烦躁地情绪也缓解了很多,落灵在两位老人面前也十分活泼开朗,经常口出趣言,逗得二老开怀大笑,

  柳如华近几年整个人的气质更加淡雅慈眉善目,她早已是顼府的当家主母,

  裘月容疯了,她被安养在顼容莹的艳暖阁,刘紫娇死了,顼清若从此自我关闭,不问世事,把自己关在清月阁里,从此无关风月,也不再问是非,顼承煌安排下人仔细地照顾裘月容和顼清若的生活起居,他也时常去看看他们,每次回来都唉声叹气,柳如华也吩咐下面的人好好对待她们,

  顼承煌自问并不是一个好丈夫,他一生为北溟鞠躬尽瘁,战功无数,却亏欠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若说当年他答应圣上,迎娶刘氏,纵容她在府里胡作非为,最后她却落得不得善终,同时伤害了自己的心中所爱,

  自从多年前,他失去手臂满身伤痕累累地回到家,那一刻,面对支离破碎的这个家,他知道,他亏欠她们太多太多,自己有此一劫终是报应……

  顼承煌萎靡了好久,往昔叱咤沙场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威武大将,终是在自己的家庭里一败涂地……

  他苍老了很多,但是在柳如华的精心照顾下这些年无论是起色还是心态都乐观了许多,

  顼姸衣看到自己的爹娘,郁闷的心情平顺了很多,

  送他们离开以后,顼姸衣一个人去了院中,傍晚时分,夕阳余晖,美不胜收,忽然有声音自空中传来,她抬起头,是有什么由远及近飞过来,落在她旁边的树枝上,

  “咕咕……”竟然是一只羽毛纯白的白鸽,头上有一嘬黑毛,极其漂亮,那白鸽似乎并不怕人,它又落到顼姸衣触手可及地树枝上,轻轻扑腾自己的翅膀,

  顼姸衣觉得有趣,也被白鸽的漂亮吸引仔细端详起来,忽然,她看到鸽子的腿上系着一个小竹筒,这似乎是一只信鸽……

  她四下环顾,又看了看鸽子,鸽子居然还向她这边挪了挪,这是给她的?!

  取下鸽子腿上的信,打开,她惊讶不已,这居然是天丽的笔迹……

  这个白鸽竟然是从厥越飞来的!

  她还尚未缓过神,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白鸽,那白鸽忽然飞起来,自顼姸衣耳边飞过,她回头,鸽子正落在一个人手臂上,顺着手臂走到那人手心,吃了起来,

  “嗯,这次居然还提前了一天,不错,表现的很棒,再奖励你一袋黄米……”

  那白鸽就好像听懂了一般,竟然提高声音,发出了更加欢快的咕咕声……

  那人抬起头看向顼姸衣,笑的一脸宠溺,他伸出另一只手,轻轻地勾了勾手,

  “姸衣,过来……”

  顼姸衣看着这样的欧阳勰,不自觉地走了过去,走到近前,那白鸽正好吃完,欧阳勰向身后摆了摆手,陆冥走过来,接过他手里的另一袋米,带着白鸽离开……

  顼姸衣看着陆冥地背影,正若有所思,忽然腰被人抱住,他的手凉且宽厚,将她一下子拥入怀中,

  “夫人心情可好些了?”声音很温柔,

  顼姸衣在心里叹了口气,背着欧阳勰露出狡黠的笑,她忽然转身,伸手在对方脸上揉.搓,顺势扯住他的脸颊,他的一张脸一下子变了形,

  “我发现你最近总是搞一些小动作,出其不意,让人猝不及防,着实有些讨厌,以后能不能不要这样?”

  欧阳勰也不恼,他任由对方撕扯自己的脸颊,挑了挑眉,“看来我养这些信鸽是错的,那好吧,那我叫陆冥把它们都放生,也回信给穆尔丹,让他们……今后也别再麻烦了……”

  顼姸衣听他这样说,手上一用力,说道:“你……你无赖,你知道我说不是这个……”

  “哦?那夫人说的是?”

  顼姸衣道:“我知你做事向来严谨,你做什么事一向都会与我协商,怎么最近这般……这般不讲道理。”

  这半年,因为燕成潇的缘故,他似乎格外的小气,当年他就已经清楚他们之间的事,最近一段时间,没想到那燕成潇原来偷偷来了北溟,虽然自己什么都没做,但是似乎仍让欧阳勰极为不悦……但是……

  “夫人可知,天丽已经有了身孕?”

  顼姸衣呆愣住,大脑还未反应过来,身子忽然被翻转,欧阳勰坐在了旁边的石凳上,顼姸衣一下子坐在他的腿上……

  “你说什么?”顼姸衣一脸惊讶,

  天丽有了身孕?那么这已经是她和穆尔丹的第三个孩子,这个消息让她既意外又惊喜,随后又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她看向欧阳勰,发现对方正用一种意味深长的表情看着自己,笑的有些……狡诈……

  “你看看人家,已经有三个孩子了,穆尔丹可真是能干……”

  顼姸衣一听,脸颊绯红,手用力拍了拍欧阳勰的肩膀,“你在……你在说什么……你怎么这么无赖……”

  “你可知穆尔丹那小子来信向我炫耀了好几次,用词极为刺耳,很是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