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28章:番外再见故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8章:番外再见故人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28章:番外再见故人

  顼姸衣没料到她突然这样说,楞住,看着许文佩的眼睛满满的悲伤,她忽然有片刻的不知所措,面对此刻的许文佩,她总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虽然她没有做错什么,可是这样的她让她很难过……

  当年那样一个名门淑女,大家闺秀,通情达理,温柔和善,她甘心情愿守在上官凌身边,这么多年一如当初……

  许文佩走到顼姸衣面前,“那佟子怡自小在山中修养,虽然未习武,却也是练就一身的好修养,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是了解各国的风土文化,她说自己从未出山,却可以将时事说的一分不差,还讲了各国很多有趣的故事,让太后很是喜欢,最近更是经常唤她入宫陪伴……”

  许文佩脸色越来越苍白,顼姸衣要唤人过来,她立刻制止,随后坐下,安稳心神,休整了片刻,她继续说道:“这些日子我与她也熟络起来,了解她果真是清新脱俗,才德兼备的美人,尤其她与殿下他更是言语投机……”说到这,许文佩看了一眼顼姸衣投过来的眼神,充满疑惑,

  她苦笑道:“是我寻着机会让他们二人认识的……他在与她交谈时眼睛里有着别样的异彩,这是与我在一起时从未有过的,他有时会失神片刻,似乎都是与那个佟子怡有关,但是我很清楚,这与我无关……此刻他们两人应该已经在泛舟游湖……”

  顼姸衣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看着她,忽然问道:“难道是你促成的?”

  许文佩笑了笑,“不错,我分别送了书信予他二人,所以,我才来这里,见一见你……和你说一说话……”

  顼姸衣不解,“你为何要这样做?”

  “因为我很爱他……”许文佩忍不住咳起来,她用手帕捂着嘴,

  顼姸衣上前扶她,“你……你这是怎么了?”

  她身体向前,凑近对方,许文佩忽然看向她的肚子,眼里满是羡慕,“真好,能为自己所爱的人生儿育女真幸福,可惜……”

  “你也可以的。”顼姸衣说道,看着眼前的人,一种莫名的悲伤袭上心头,让她有些难过……

  许文佩轻轻摇头,低声说了句,“我?再也不会了……”说完她从袖子里拿出一个黑色木盒,“我今天来,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和你说说话,有些话放在心里太久,真的很累……另外,我知道你和佟子怡的弟弟佟子宁认识,想托你把这个交给他,让他转交给佟子怡……她见到这个自然明白我的意思,你也请放心,这里面不是害人之类的东西……”

  顼姸衣看着木盒子,面露诧异,“那为何你不亲自交给她?”

  许文佩道:“我想……以后自会明白……我知道,麻烦你总归不妥,可是我……除了你我再也想不出别人,这是我求你的唯一一件事,希望你成全……”

  这成全二字让顼姸衣心中更加疑惑,不过看到对方此刻的表情,心中不忍,接过木盒,她和许文佩也算相识多年,但是从未见她如此,倒是有些奇怪……

  “娘娘言重了,说什么成全不成全,区区小事而已,不足挂齿,不过倒是你现在脸色似乎不太好,不如我去叫大夫来为娘娘瞧一瞧,你这样若是让殿下知道他会担心的。”

  许文佩摇了摇头,一只手捂着心口,过了一会,轻声说道:“谢谢你,我大概是这两天着了凉,不妨事,今天你能答应我,我很开心,谢谢你。”

  她的脸色明显不只是着凉,顼姸衣欲言又止,正想要再劝劝她,

  “你说一个人心里没有对方,那么是不是对方无论做什么都枉然?”许文佩忽然表情认真,看着顼姸衣,

  顼姸衣没想到她会问这个,想了想,说道:“如果那个对方一直陪在他身边,时间会改变很多,让爱变深爱,让不爱变习惯,让习惯成为无可替代,所以无论那个人心里有没有她,她都是无可取代的……”

  “会吗?”

  顼姸衣点头,倒了一杯茶,递了过去,“嗯,会的,而且,说不定她已经在那人的心里,只是她以为自己不重要罢了,人心都是肉长的,朝夕相处就算没有矢志不渝,也是惺惺相惜的刻骨铭心……旁的我不知道,我知道习惯是个很神奇的东西。”

  许文佩笑了笑,“或许吧,可能会想一阵子,总归不可能一生一世……嗯,那是不可能的,不过能偶尔想一想也已经足够了……”她似乎在自言自语,看着远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神飘忽,忽悲忽喜,

  “娘娘说的是谁?”顼姸衣忍不住打断她,许文佩回过头,站起身,“没什么,听到一些事觉得有点惋惜,也不是什么要紧的,对了,这个木盒很重要,请务必让佟子宁亲手交给佟子怡,而且,一定要在太子面前打开……到时候自然明白……”

  顼姸衣答应,正想着问一下她的病,许文佩叫了一个人的名字,不一会儿,之前与她一同前来的宫女就从后面跑了出来,立即扶住她,她简单整理了一番,“既如此,我就在此谢过了。”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顼姸衣急忙起身,刚要开口,许文佩转身,看了看她,“今天我很开心,谢谢你。”

  她笑了笑,转身离开,与来时不同,身边的人一直扶着她,她咳了几声,顼姸衣看着她的背影,渐渐远去,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许文佩,背影萧索,看起来清减了许多,与从前判若两人……

  顼姸衣看了看桌子上的黑色木盒,有些悲凉,沉默且哀伤……

  佟子宁如今是上官凌的左膀右臂,相比多年前的明媚少年,如今更加沉稳,他早已褪去青涩,一脸的坚毅从容,他在经历了当年佟子成一事之后,便担起了支撑佟府的重担,以他的性子,个中心酸,可想而知,那年懵懂阳光的青涩少年,眼里都是纯白的色彩,对一切都怀抱希望,如今,他目光坚定,却讳莫如深,深沉暗淡,不过更增添了他的俊朗和神秘,惹得少女一眼万年,这么多年,佟子宁仕途顺利,一跃而起,唯独仍旧没有娶妻,

  好多人盯着他,安排上门说亲的不计其数,都被他找了借口婉拒了,如今的他仍旧孑然一身,

  顼姸衣派人给佟子宁递了口信,邀其入府一叙,

  派出去的人刚离开,蜜儿看着那人背影,说道:“小姐,听说佟大人可是出了名的大忙人,平时所有事都亲力亲为,好多人都见过他的英姿,那一丝不苟的模样倒是很难得,也因此颇受器重,不过估计也就因为这样,他才忙的没时间娶妻吧,而且他这么忙,怎么会有时间来赴约?”

  顼姸衣笑了笑,没有回答,她挺着肚子坐在凉亭里,看着池中的荷花,已经含苞待放,清澈见底的锦鲤穿梭其中,她闭上双眼,感受此刻难得的清净,

  没过多久,佟子宁到了,蜜儿有些意外,吐了吐舌头,人刚到,她就退下,

  “你找我?”佟子宁的声音依旧清澈好听,

  顼姸衣回首,看着站在亭外的人,佟子宁的眼里闪过一丝亮光,转瞬即逝,他走上前,他的头上隐约有薄汗,又暗自喘气,抚平呼吸,似乎来时有些匆忙……

  他注视着亭子里坐着的人,满脸柔和,洋溢着幸福,

  “很久不见,子宁一切可好?”

  佟子宁笑道:“嗯,很好,你也是吧?”

  顼姸衣看了看外面的景色,“嗯,都好,你瞧,此刻的景色与当年似乎有点像呢。”

  佟子宁闻声望去,一时间两人感慨万千,于是一番畅聊,很是开怀,

  半个时辰后,顼姸衣拿出那个黑色木盒,交给佟子宁,隐去了来处,只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务必亲手交给其长姐,佟子宁没有多问,收下了,

  两人又聊了好一会儿,他离开时回头看着顼姸衣的侧脸,不露神色的叹了口气,

  刚出了大门,就有两辆马车已经等待多时,在等他处理,原本是之前预约到今天约见的士兵,需要经过他的复查,他出了大门,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摆了摆手,要他们离开,他自己一个人步行离开,整个人看起来似有心事,其他人也不敢打扰,只是彼此面面相觑,眼前的“擅离职守”倒是头一次……

  半个月后的一天,蜜儿忽然跑过来,大惊失色,“小姐,小姐,听说太子妃……没了……”

  顼姸衣愣住,“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