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29章:番外春宵一刻值千金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9章:番外春宵一刻值千金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29章:番外春宵一刻值千金

  蜜儿说道:“刚刚我无意间偷听到陆冥和公子的对话,说是宫里传来的消息,这会公子应该已经进宫了。”

  顼姸衣忽然想起不久前见到的许文佩,她的欲言又止,她的虚弱无奈,似乎有太多东西,只是没想到那一次竟然是永别……

  忽然肚子传来一阵微痛,若隐若现,她向软榻走去,没走几步,她开始皱眉,捂住肚子,额头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蜜儿,快,叫大夫!”

  皇宫,太子府,

  许文佩紧闭双眼,安详地躺在床上,上官凌站在床前,薄唇紧抿,看不出任何情绪,欧阳勰走进房间,从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没事吧?怎么这么突然?”

  上官凌没有说话,他一直看着许文佩的脸,她的脸上画着精致淡雅的妆容,丝毫看不出她有任何问题,她在他面前似乎一向如此,永远都是这样美好温柔,沉默寡言,可此刻,他脑海里浮现出,之前她有忽然控制不住的咳嗽,脸色也有一瞬的苍白,只不过她立刻解释,笑着说无妨,他便匆匆离去,没有任何怀疑,

  再加上这一年的时间,他一直外扩疆土,一直忙于处理琐事,睡的很晚,这一年他几乎都宿在偏房或者书房里……

  现在,她真的沉默安静,再也醒不过来……

  这一刻,她依旧大方得体,妆容精致,看不出一丝狼狈,

  一直守在许文佩身边的陪嫁丫鬟弄萍跪在上官凌面前,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殿下……是娘娘让奴婢瞒着您,她去年无意间发现自己得了不治之症,硬是去民间搜罗来续命药方,到了后来已经药石无医,她给自己下了猛药,期间要经历噬心之苦,才让自己支撑到现在,早上给您去传信,就是想见您最后一面,可……可还是迟了一步……呜呜呜……”

  上官凌十分自责,忽然心痛难挡,他闭上眼,一言不发,

  欧阳勰站在一旁,也没有说话,就在这时,有人来报,说太傅家大小姐拜访,

  佟子怡被下人引入大堂,方得知太子妃故去的消息,她大惊失色,却仍然从容淡定,上官凌走过来,欧阳勰随后,见到佟子怡第一眼,直觉有些似曾相识,她的淡雅清新,落落大方,让他第一反应想到一个人,

  上官凌意外此刻见到她,“你怎么来了?”

  佟子怡手里拿着一封信,“殿下,不是您换我前来有事要说吗?”

  上官凌疑惑,“我并没有给你写信啊,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佟子宁从外面走了进来,似乎行色匆匆,他是在半个时辰前接到一封信,上面说佟子怡和太子会在太子府,让他立刻过来,上面的笔迹他隐约认出似乎是太子妃,只是有些潦草,又不是很确定,只是现在在这里真的见到上官凌和佟子怡二人,便有了一丝确认……

  “殿下,这个是一月前受人所托,要微臣亲自交给家姐的,而且要您必须在场。”他将黑色木盒递给佟子怡,

  佟子怡有些诧异,她接过来,打开一看,上官凌立刻冲了过来,拿出里面的东西,手指划在簪上,马上流了血,她更加迷茫……

  那里面是一根簪子,黄金锻造,上面盘旋着一只待飞的凤凰,栩栩如生,

  这……是当年太后亲赐给太子妃的玉凤簪,象征着皇家的认可,太子妃身份的认证……

  佟子宁也愣住了,

  这时,有人进门,直奔欧阳勰,“公子,府上来人,说夫人可能要生了!”

  “什么?”话音未落,仿佛一阵风,欧阳勰人已经离开,

  上官凌神思一转,眼神也有了波动,手上传来刺痛,他低头看着那枚玉凤簪,眼里有了动容之色,他太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忽然想起之前一些他不曾在意的细节,从上次和许文佩在后花园见到佟子怡以后,到接到莫名字条,还有偶然与佟子怡的见面,诸如此类,似乎很巧,原来这都是人为促成……

  “殿下,这是,这……怎么回事?”佟子怡此刻迷茫地看着他,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上官凌突然转身,冲到里面,跪在床前,悲痛欲绝,终于撕心裂肺地呼喊出声……

  “文佩!”

  欧阳勰几乎是一路狂奔,刚跑到房间门口,刚好听到一声啼哭,孩子出生了,不多时,门被打开,蜜儿走了出来,一脸激动,“恭喜公子喜获麟儿!”

  欧阳勰急忙冲到房间里,第一时间来到床边,握住顼姸衣的手,她满头大汗,虚弱地躺在床上,看到他出现,她笑了笑,随后一脸委屈,

  欧阳勰如释重负地看着她,同样满头大汗,用手轻轻拂去她额头的碎发,

  “夫人真是辛苦你了。”

  顼姸衣看着欧阳勰,他一向是整齐的头发,此刻有些许地散乱,一看就是太过着急的跑过来,

  她嗔怪道:“那你还不去看看你的儿子?”

  稳婆把孩子抱来,此刻,方才大概是哭累了,孩子已经睡着了,乖乖巧巧,软软糯糯,十分可爱,只是大概因为提前出生,孩子比起足月看起来更加瘦小……

  欧阳勰立刻吩咐下去,照顾好孩子,他却没有离开的意思,一直守在床前,

  “落灵出生的时候,你可是不让任何人抱,恨不得寸步不离,如今你倒是变得大方起来了……”

  顼姸衣见他这般,不禁提醒道。

  欧阳勰不以为意,“男孩和女孩怎么能一样么,对男孩可不能太娇惯……”

  顼姸衣无语,孩子才刚刚出生,和娇惯有什么联系,都说女孩是父亲的心头好,看来是没错,对此,在她心里对儿子也更多了几分怜惜……

  顼姸衣为儿子取名为欧阳曦,自孩子出生后,最开心的莫过于落灵,她每天围在弟弟身边,好奇地看着他,把她见到的有趣的事情讲给他听,画面十分温馨,这让顼姸衣很是欣慰,一向调皮捣蛋的女儿,在弟弟面前,倒是沉稳不少。

  太子妃突然病逝,于七天后入葬,据说上官凌一直守在一旁,这七天他不曾说过一句话,

  欧阳勰每次回来,都叹气摇头,顼姸衣便将不久前许文佩来找她的事说了出来,

  欧阳勰说道:“看来她是去意已决,也早就做好了打算。”

  顼姸衣不禁唏嘘,“她是有意成全太子和佟子怡,怪不得那天说了那些话,真是可惜……”

  上官凌收回了那支玉凤簪,佟子怡原本就颇受太后认可,只是没想到上官凌在七天后许文佩大葬以后,提出为太子妃守丧三年,三年内他不会考虑再纳妃,同时他也安抚了许文佩的家人,这一举动简直史无前例,让人震惊,却也得到了百姓的一致认可,人们更加觉得太子殿下重情重义,对太子妃如此情真意切,真是难得,也更加惋惜他们这一对让人羡慕的有情人……

  上官凌的这个举动也让欧阳勰感到意外,别人不知道,他却很清楚,他并不爱许文佩,

  只是带着歉疚还是后知后觉,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欧阳曦出生已有一年,顼姸衣几乎日夜陪伴,片刻不离身,欧阳勰每次半夜起来,伸手回握,身边总是空荡荡,

  顼姸衣看完孩子,才放心地躺会床上,她刚躺下,就被人从身后抱住,

  声音带着撒娇,又带着些许的不满,“你一天要看孩子几百次,就晚上才能属于我,怎么连这点时间也不给我,真是不公平……”一边说着,手一边不安分起来,

  顼姸衣只觉耳后有一股热浪,将她渐渐包围,不容她逃脱,

  “你真无赖,还是孩子他爹爹呢,咱们得孩子还小,夜里总是踢被子,我怕他着凉……”

  “蜜儿和云婆婆不是一直守着吗,再说男孩子就不能太娇惯,小时候就要让他懂得要疼惜娘亲……”某人大言不惭起来,

  “孩子是你要生的,如今倒是事不关己,看曦儿长大以后如何对你。”

  “曦儿到底是男儿,等他长大自然懂得我的良苦用心,而且……听夫人这样说,倒是提醒了我……”

  顼姸衣心有感应,她暗叫不妙,正要回头,“你想如何?”

  只听身后一阵邪魅得逞的笑,“提醒我要对咱们的儿子好一些啊,不如……”

  顼姸衣眼前一黑,再睁开眼时,感觉自己身上的衣服不知何时不见了,身上无限变黑,她整个人被笼罩在阴影里,手被紧紧握住,细密的吻轻柔而暧.昧……

  “姸衣,不如……咱们再给曦儿添个弟.弟或妹妹吧,我怕他到时候孤单,你说呢……”

  “喂,你这个无赖,你……”

  “灵儿可念叨不止一次,你这做娘亲的怎么这么不心疼孩子呢。”

  ……

  顼姸衣难以招架对方的攻城略地,更无法抵抗对方的无休止地纠缠,之后,她会安然沉睡在对方的臂弯里,终于可以好好地休息,

  第二天,蜜儿来请,皆被她斥出门外,看着自己被吃干抹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缩在被子里,红着一张脸,不想再出门,

  而最可恶的是,那个罪魁祸首,一语不发,坐在床头看着她,笑的得意忘形,

  “乖,再睡一会儿,别担心,我一会儿就把曦儿抱过来……”

  “别,不用了,我还是继续睡吧……”她可不想让孩子看到现在的自己……

  “嗯,真是难得见到这样乖顺的夫人,嗯,真是不容易呀……”

  顼姸衣用被子裹住自己,看着欧阳勰的眼神,似乎是猎人看着猎物,她慢慢向后退去,

  “那请你也出去吧。”

  “我还是留下来继续陪夫人吧,这也是孩子们的意思……”

  “才不是!你这个无赖……”

  ……

  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最近似乎特别黏腻,又好似带着一种惩戒,总之让她无法抗拒,又渐渐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