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32章:番外不速之客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2章:番外不速之客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32章:番外不速之客

  北云山,是一座有百年历史的古山,他吸收天地日月精华,四周群山林立,地势险要,很少有人入山中打猎,也就免除了很多对山体的损坏,

  半年后,隆多经过每日苦修,他的内力与日俱增,再加上蓝起亲自调配的药方,双管齐下,让他整个人脱胎换骨一般,

  他脸上的皮肤也渐渐长出新的,只不过仍旧有些许斑驳,这让他激动地抱着蓝起在院子里上蹿下跳,跑跑跳跳开心的不得了,他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笑地像个孩子……

  蓝起自然很高兴,不枉两个人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她环顾四周,看着这犹如世外桃源的地方,深呼吸口气,她眼睛转了转,开心地打了个响指,

  “今儿个高兴,我去给你做些你爱吃的,你可以少喝一点……”说完对着隆多眨了眨眼,

  隆多有些激动,“当真?”为了配合治疗,已经有一年没有沾过酒了,可把他馋坏了,

  蓝起在屋子里忙活着,听到他一直傻笑,手里还拿着一把勺子,双手抱拳,在手里晃了晃,笑道:“对,今儿个你可以少喝一点酒,上个月欧阳派人送来的竹叶青不是你最近喜欢的吗,咱们就喝这个,还有,算算日子,哥哥的信也应该快到了,你留意一下上面……”

  “好的。”

  蓝起在里面做着饭,隆多在外面做事,温馨美好,

  空中飞鸟频繁路过,鸟鸣不止,却十分懂事,它们不会胡乱尖叫,声音也极为悦耳,忽然,一只路过的小鸟哀鸣一声,随后落在地上,身上插着一把短刀,

  鸟儿的尸体刚好落在隆多的脚下,隆多抬头,耳朵动了动,他眼神突变,锐利非常,身子一闪,离开原地,片刻来到一片树林里,他站在林子入口处,身前是一片茂密的林子,往里看去,一片漆黑,

  隆多向前走了几步,林子里安静的有些不寻常,风吹树叶的婆娑声,其余的就是隆多自己的呼吸声,

  刚才那个短刀就是从这个方向射过去的,隆多敏锐的直觉绝对没错,他仔细查看四周,不放过一丝一毫,

  再往里面走就是瘴气密集的地方,云雾缭绕,让人感到有些抗拒,隆多慢慢向里走,这里素来没有活物,不知道这是什么人,竟然能够闯进来,

  在隆多距离不远的地方,有一处树丛,突然颤动了几下,微乎其微,

  “出来!”他忽然大喊,与此同时,隆多向相反的地方刺去,腾空扑去,双脚落在附近一棵树上,突然折返,身子弾起,他手伸向腰间,瞬间抽出一把软剑,随后向相反的方向刺去,那里有什么东西似乎在里面颤动,

  马上就刺到,树丛里飞出两人,皆是黑衣蒙面,身影壮硕,他们明显愣住,似乎没料到这么快就被发现,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出击,冲了上来,隆多嘴角勾住,紧握拳头,正好试一试这许久没有用过的内力,看看恢复了几成,

  蓝起还在忙着,做好饭,她拍了拍手,看着桌子上自己的成果,觉得很满意,去拿来竹叶青,刚走出来,忽然两个人被丢到面前,

  随后隆多翻身闪现,利落的落在蓝起面前,拍了拍手,指了指地上的两个人,

  蓝起将酒壶递了过去,拍了拍手,

  “不错不错,看来你的内力在原来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不少,看来我得眼光不错,这里果然对你有好处……”

  那两个黑衣人被打的面目全非,此刻更是动弹不得,

  蓝起看了他们一眼,突然说了一句厥越语,那两个人本能地答复,

  蓝起点点头,笑道:“看来果然没错,是厥越过来的,你们是谁派来的?这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说吧。”

  其中一人跪地求饶,“公主,我们并没有要害您,只是……”似有难言之隐,他开始支吾起来,

  隆多坐下,吃了一口蓝起炒的菜,赞叹道:“蓝蓝你的厨艺又精尽许多,不错真不错,不过有人来打扰让我很不爽,这许久未用的拳头有点痒痒的,看来今天让他也尝尝鲜血的味道,不如……”

  “爵爷饶命,饶命啊,是锐迦,是锐迦老爷,他的命令……”

  蓝起挑了挑眉,“锐迦?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黑衣人跪地哭诉,“他有一批死士,因为人数不多所以逃出生天,那些人对锐迦老爷极为忠诚,尤其曾发过毒誓,就算锐迦老爷死去,也不能阻止他们继续为他效力,当初锐迦老爷一直与极真娜公主通信,他在极真娜出事后下令要将坏他好事也就是毁掉整个族人未来的罪魁祸首蓝起公主您置于死地,奈何后来大势已去,凭借他们那些人根本无力抗衡,所以便暗中筹谋,这几年虽然效果仍旧微乎其微,却还是暗自有了一股势力……”

  蓝起忍不住说道:“没想到他那样的人居然还有这些人对他如此忠心……”

  那黑衣人道:“他们都出自锐迦老爷的同族部落,我想就算不是出于对锐迦老爷,更多的是为了本族族人吧……”

  隆多道:“这么说你们不是归属他族?那你们的身份是什么?”

  其中一个黑衣人仍然在犹豫,另一个拍了拍他的肩膀,“都这节骨眼了还犹豫什么?”说完跪下来给蓝起两人磕头,“启禀公主,我们兄弟二人不过是厥越草原上的流民,当年承蒙可汗恩德,带着一家人在草原上牧牛,没想到被他们抓住,他们用家人性命威胁我二人,让我们为他们卖命,也正凭借我们兄弟二人的身份,更能为他们光明正大的传递信息,或者铲除异己……”

  “所以这一路都是你们在跟踪我们?那可你们却一直没有动手,究竟为何?”

  黑衣人道:“因为这里地势险要,我们留守在这里不过是监督你们,随时通知他们这里的信息……”

  这时一只白鸽飞过来,落在蓝起肩上,那两个黑衣人对视了一眼,神情闪烁,立刻低下了头,

  隆多突然出手,伸手掐住其中一人的脖子,那人吓得魂飞魄散,“事到如今,你还要替他们瞒着吗?我且相信你们的身份,但是你们并非在这里监视我们吧,既然他们恨极了我们,绝不会止于此,说,除了这些还有什么?”

  “爵爷饶命,饶命啊……饶过我弟弟他吧,我说,我都说……”他已经满头大汗,

  “公主,他们……自知凭借自己的力量根本掀不起什么风浪,不过是想要故技重施,想要……想要挑拨厥越或者是您和北溟的关系……换言之,最起码要挑拨您与北溟欧阳士族关系……他们好享受渔翁之利……据说,他们的头目已经前往北溟京都,因为不知为何,半年前穆尔丹可汗开始在锐迦所在的部落里大肆排查,让他们避无可避……”

  蓝起此时抽出白鸽腿上的信筒,已经打开信,她大惊失色,

  “该死,姸衣出事了,我送过去的安神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