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34章:番外入蛊相思入骨知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4章:番外入蛊相思入骨知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34章:番外入蛊相思入骨知

  蓝起之前通过欧阳勰在信中的描述推敲出顼姸衣身上可能有余毒未清,正好在林中已有半年,隆多的伤恢复极好,便让欧阳勰安心等待,她和隆多马上动身前去京都……

  顼姸衣却在这期间愈发的贪睡,整日昏昏沉沉,打不起精神,

  欧阳勰便自作主张为顼姸衣拔毒,正好被刚回来的欧阳询撞见……

  陆冥安抚好老爷和老夫人,也转达了公子受伤之事切不可声张,于是欧阳询夫妇回府后一切如常,沉默不语……因此更让底下人议论纷纷……

  五日后,蓝起和隆多抵达京都,

  陆冥看到隆多如今的模样,很是感慨,他本不善言辞,在清灵离世多年后,再次见到故人,依旧不多话,他只是郑重地拍了拍隆多的肩膀,两人曾经一同经过一些事变,两人用力握拳,百感交集……

  而蓝起看着床上仍是面无血色的欧阳勰,蓝起不禁皱眉,“不是让你等我几天吗,这么多年怎么还是一点没变,信里也不过是推敲,我会立刻来看她,你却又故法重施,也不计后果,万一出现什么后果,你让我怎么面对姸衣,如何回去面对天丽嫂嫂……”

  欧阳勰一脸虚弱,淡淡一笑,他脸很苍白,但比刚醒来时要好一些,他勉强起身,“我这不是好端端在这了吗?倒是她,因为我吃了这么多的苦,如今还要受这种折磨……”他偏过头,直直地看着距离他不远的另一张床,顼姸衣安静地躺在那,他看着她,一脸宠溺……

  蓝起已经仔细检查了顼姸衣的身体,已无大碍,只是身体太过虚弱,因此一直昏迷不醒……

  蓝起用力拉过欧阳勰的手腕,仔细切脉,片刻后轻轻松了一口气,“你这命倒真是够大的,老天估计都嫌弃你吧,都这样了也不肯收了去,真是可惜……”

  欧阳勰知她在恼自己的冲动,笑了笑,“事急从权,没料到会突发此病,如今我倒是很庆幸这病来的这样急,要不然……咳咳……”

  要不然……一切皆有可能,让他不敢想下去,他浑身无力,却内心安然,在见到蓝起后,便彻底放心,没说几句话,便晕了过去……

  蓝起仔细查看,隆多问情况如何,

  “果然是余毒未清,虽说过了这么多年,这毒性减弱许多,不过对身体孱弱的姸衣而言,依旧危及健康,如今欧阳用了这个危险的法子引至自身,他二人原本就是蛊毒的宿主,蛊毒对欧阳的召引自然立刻奏效,如今姸衣身上的毒已经彻底清理干净了……只需要好好调养即可……”

  隆多听后,看了一眼欧阳勰,“那他呢?”

  蓝起叹口气,“我刚才用银针将他体内的毒逼出来大半,给他吃了一粒妙灵丹,这条命保住了,其实,这毒也本不至于伤及性命,只是会消耗些许精力,长此以往也会伤人神智……幸好发现及时……”

  之后几天,在蓝起的悉心照顾下,欧阳勰很快醒过来,顼姸衣却一直没醒,

  按理说,顼姸衣身上的蛊毒已彻底清除,早就应该醒来才是……

  欧阳勰的脸色依旧苍白,他整日守在顼姸衣床前,眉头紧锁……

  灵儿得知父母受伤的事,没有哭闹,听陆冥说,灵儿曾在第一时间赶过来,流了眼泪,哭了好一会,蜜儿心疼的搂着好久,之后她吃饭都坐在父母昏迷的床前,看着他们,默不作声,然后便去陪欧阳曦,陪自己地弟弟,像一个小大人……

  她仿佛一下子长大了,这让欧阳勰很是欣慰,

  灵儿刚走进房间,看到自己的父亲醒过来,第一时间冲了过去,终于哇的哭了出来……

  “爹爹,灵儿怕怕,娘亲她怎么还不醒过来?”

  欧阳勰抱起女儿,“你娘亲太累了,要多睡几天,很快就醒来了,灵儿放心……”

  “嗯嗯,我信爹爹的,我已经按照娘亲说的抄写了三十遍诗经呢,等她醒过来让她检查……”

  欧阳勰拍了拍女儿的头,“灵儿真乖,弟弟这几天怎么样?”

  落灵眨了眨眼睛,“起初还大哭不止,这几天已经不闹了,乖了很多,我让人抱着他,给他看我放纸鸢,他可喜欢了呢……”

  ……

  父女二人坐在床前说了很久的话,直到落灵睡着,欧阳勰将她送回了房间……

  他刚走出门,床上的手突然动了一下……

  欧阳勰送女儿回房,又去看了看儿子,待了好一会儿,才回到房间,他身子还没有恢复,回身关门,轻咳几声,一转身,发现床上空荡荡,顼姸衣不见了!

  他眼神骤变,环顾四周,没有任何痕迹,立刻唤来陆冥,他飞奔出了房间,猛咳几声,疯了一样去找人,

  没有外人来的痕迹,那么,也就是说,姸衣她醒了?

  蓝起和隆起也被惊动,立刻一起找人,

  欧阳勰算了算,他离开房间也就一个时辰,她一定走不远……

  去落灵和曦儿的房间也没有……

  这时,有个下人突然跑过来,满头都是汗,“公子,公子,夫人她……她醒了……”

  欧阳勰大喝:“夫人现在在哪里?”

  那下人急道:“我出来起夜,就看到夫人她……一个人骑着马跑出去了……我去拦她,她却不理人,所以……我立刻来报……”

  “什么?”

  欧阳勰的眼睛骤然闪过一丝精光,他的大脑开始飞速转动,心中有些犹疑,随后猛咳不止,立刻骑马追了出去……

  顼府,艳暖阁,

  后院的那棵枯树屹立不动,与周围繁茂的景色比起来格外突兀,显得十分萧瑟……

  顼姸衣面无表情,慢慢走了过来,

  顼姸衣手上的珠串在夜色里泛着清幽的光,这是当年顼容莹送给她的生辰礼物,也是因为这个珠串在她被蛊毒缠身的时候慢慢吞噬了死亡之气,意外地破了蛊毒……

  如今身上的蛊毒彻底被涤清,她的身体醒了过来,却不包括意识……

  顼姸衣神情木讷,走到枯树旁停下,她的耳边有人在讲话,

  “树下芳草埋清风,可笑香骨弄此生,情不寿宁影重重,不如归去了残生……”

  “顼姸衣,我很冷,你来了就不冷了……你过来……”

  ……

  顼姸衣走过去……一步两步三步……

  松软的泥土,似乎被挖掘过……

  地上闪过一道寒光,顼姸衣不知所觉向前走去,那里不知是谁留下的一把匕首,露着刀尖,冰冷锋利,她的脚眼看就迈上去……

  顼姸衣的眼麻木无神,在这个深浓的夜显得格外诡异,

  突然伸过来一只手将她拽住,用力一勾,她的脚在地上距离匕首的一步之处落下,

  只听“叮”的一声响,不知踩到了地里的什么东西,紧接着树后及周围突然飞过来数十把短刀……直直奔向顼姸衣!

  顼姸衣被人拉住,直接抱在怀里,二人身体旋转翻飞,速度极快,几个起落,闪身到了不远处,避开了那些短刀……

  “姸衣!”欧阳勰一脸焦急,满头大汗,他皱皱眉,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臂,刚刚因为拼命护住怀里的人,所以还是被一把短刀割到了……

  不敢想象他若晚来一步,将是怎样的后果……他眼神锐利,看向已纷纷坠落的寒冷兵器,

  不过刹那一切再度恢复了寂静……

  顼姸衣仍旧面无表情,双眼空洞,

  不一会儿,蓝起隆多还有陆冥纷纷赶到……

  蓝起仔细检查,她身上蛊毒彻底清除,但是与此同时,她的身体被什么召唤,才会如此,这种说法听起来极为诡异,可是在厥越书里曾记载了三十年前,出现过类似的例子,只不过那个人是被情所困,

  那是一个男人,与青梅竹马的表妹一同长大,两人感情很深厚,私定终身,那个男人是厥越一个部族族长的儿子,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了与其实力相当的第八部族族长的女儿巴赦娜,巴赦娜对英武俊秀的他一见钟情,且发誓非他不嫁,而当时男人所在的部族面临着被其他部族剥削欺侮,所以男人的父亲很快答应这门亲事,男人被迫娶了第八部族族长的女儿,

  可是,没多久,与他青梅竹马的表妹居然有了他的孩子,她苦苦地去哀求男人,求他帮她,男人懦弱,竟然拒绝了……

  那表妹绝望无助,四处无门,她被人排挤,又有了孩子,可想而知她的境遇,也没人能再娶她,甚至被父母视为家门的耻辱,便答应了一直觊觎她的一个酒鬼,

  婚后被百般折磨,而男人和妻子却越来越美满,生了两个孩子,一家人幸福和美,

  那表妹绝望地生活,寻死了好多次都没有成功,她丈夫在那之后对她的折磨更是连本带利……

  她心如死灰,将曾经男人送给她的定情信物,他的祖传玉佩还给了他……

  男人接下,戴在了脖子上,心中愧疚非常,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她彻底死心,也恨那个男人,不知道之后在哪里弄到的蛊毒,种在那男人的身上,

  男人因为看到玉佩想起往日种种,觉得心中有愧,于是偷偷派人接济表妹,叫人给她送钱,却都被表妹的酒鬼丈夫截住,买了酒,然后妒火中烧,对她的折磨也更甚了……

  男人中了蛊毒后,没想到巴赦娜真的很爱他,她居然四处求医,哪怕所有人都说男人已无药可治,她都没放弃,最后甚至不惜牺牲自己,最后真的拔除了他身上的蛊毒,

  在那之前,男人的表妹已经被折磨地不成人形,在她临死前下了诅咒,要他不得好死,孤独死去……

  男人就在毒被彻底清除以后,居然整个人木讷无神,鬼使神差地去了那表妹的家……

  那时候表妹奄奄一息躺在房里,而酒鬼丈夫刚回来,在门口对神情空洞的男人大骂不止,推搡间男人脖子上的玉佩掉在地上,碎了……

  醉汉也无意间说出了他一直接济表妹的事,表妹终于得知,同时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然后,男人突然醒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