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章 好,我自重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章 好,我自重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5章 好,我自重

  越是困难,她越迎难而上,她能有这种毅力,就不相信连个人都追不到,被人看到才好,这样就当官宣了。

  她慵懒的嘟囔着:“被人看到也是我吃亏,你没事,你就再陪我一下吗,我想睡觉。”

  邢越有些无奈的看着她,她睡着后,就像个洋娃娃,精致,安静,美好。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朵咪抱着文件闯入,看到这幕,立刻转身关上门离开。

  他看到后,立刻抽出手,打开门:“不要乱说。”

  朵咪手指交叉放在嘴边:“邢医生,我都明白的,有个这么好条件的人追你,你就从了吧,啊!”她调皮的朝他眨下眼睛。

  “你找我是有工作的事吗?”邢越不想再揪着这个问题。

  “哦,对了,这个是下午的病人。”朵咪把文件交给他。

  邢越看了眼:“以后尽量帮我多接些病人。”

  朵咪随口问了句:“邢医生,你最近很缺钱吗?”

  邢越没有回应,就是看着她,朵咪立刻明白,刚走几步,她停下脚步:“邢医生,你这都快住在医院了,稍微放松下可能会好些,绷紧的弦也会断啊。”

  他背影震了下,是啊,绷紧的弦会断的,可是他没有别的选择。

  他走进办公室,看到柳青提坐在沙发上,他面无表情的说:“我要上班了。”

  “你最近很缺钱吗,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需要帮忙吗?”柳青提询问。

  他垂下眼眸,掩去眼里所有复杂的情绪:“不需要。”

  她扯了下发皱的外套,站在他面前:“有什么事,打我电话。”

  柳青提刚走到门口,他放在桌面的手机响起,他拿起接听,可却没听到任何声音。

  她满意的转过身举起手机:“这个是我的号码,以后我打给你,不许不接,不然,我就找到你家里。”

  周末,她被拉去参加派对,她坐在椅子上,有些无聊的拿着酒杯转圈圈。

  人群里有两个男的,打量她很久了,他们拿着酒杯走过去,佯装撞到桌面,往她酒杯里下药。

  “抱歉,美女。”

  柳青提拿起酒杯,正要喝,看到他们直勾勾盯着,处于女人的直觉,她把酒倒在自己坐的位置上,放下空杯,佯装她喝完了,随后拿起包离开。

  那两个男的看到,对了下眼色跟上她,她走在马路上,拿出手机不停地打他号码,可他一次都没接,最后还关机了。

  他们手搭在她肩膀上:“美女,跟我走吧。”

  她冷下脸:“滚!”

  “呦,还是个小辣椒,我喜欢,跟她废什么话,我已经开好房了。”

  柳青提闭着眼睛深呼吸:“别烦我。”

  “烦?哈哈,等一下你就会喜欢的,想让我们继续了。”

  她晃动身体,放下手上限量款包包,是他们撞枪口上的,她解开手腕上的钻石手表。

  她抓住其中一人的脖子,膝盖直接顶上,他痛的直接倒地,她站在另一人面前,伸出手招呼他过来。

  他吓的咽了下口水,看到自己同伴的惨样,他有点想上,但是又怕挨打,犹豫不决的站在原地。

  柳青提穿上高跟鞋,捡起手表,拎着包扭头瞪向他们:“少干些这种勾当,指不定哪天就阴沟里翻船了。”

  她坐出租车来到他公寓楼下,她见大门没关,直接上五楼,她挨家挨户按门铃,最后在走廊尽头找到他。

  不过开门的是个小女生:“你找邢越什么事?”

  “你是谁?”柳青提听到她的话,很确定他就在屋里,柳青提推开她走进去,在客厅房间转了圈,都没找到人。

  她倒在沙发上说:“邢越,你给我出来,我打你电话你为什么不接?”

  碰巧邢越下楼买东西回来,就听到她的吼叫声,他推开门,眼神质问纪紫君怎么回事。

  她举起手机:“是这个号码吗,我不知道,我以为是陌生人,所以才挂断的,可她也太烦了,不停的打。”

  邢越拿过手机,重视的说道:“我给你买部手机。”

  “不要,我妈说了,手机会影响学习,我要是想玩,来找你就好啦。”纪紫君笑着说。

  “对了,这女人是谁啊?”她看向柳青提,这种女人一看就是妖精,男人都喜欢这种类型的吧,骚。

  柳青提走过去挽住他手臂:“我是他女朋友!”

  邢越松开手:“请自重!”

  纪紫君噗呲一声笑出来:“我就说,我哥,是不会喜欢你这种女生的。”

  “自重?我刚才差点被人欺负,你叫我自重?好,我自重。”柳青提推开他跑出去。

  他呆愣在原地,他没想过她是在那种情况下给他打的电话,他把东西放在桌面上,转身追出去。

  柳青提等到电梯开,头也不回的走进去,他手抓住电梯门:“我,送送你。”

  她双手抱住他腰,害怕的哭起来,她一个人的时候面对这种事,可以很冷静,但现在她不是一个人了。

  邢越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哭,手忍不住伸起,可却没有落下,最后他还是收回手。

  “需要报警吗?”他看到电梯门开了,等她很久都没反应,于是开口。

  柳青提吸吸鼻子:“不需要,我缓一下就好了。”

  “谢谢你能来送我,我回去了。”柳青提走到路边等车。

  邢越原本打算转身,可看到她抱着手臂,在凉风里,她显得很弱小,让人忍不住保护她。

  他上前,可他却接到纪紫君用平板给他打的网络电话:“哥,别忘了,这个月要交生活费,还有我的补习班费用。”

  这么多的重担压在他身上,自顾不暇,他还有什么资格去照顾别人。

  他果断转身上楼,邢越看到补习班的费用,皱起眉头:“什么补习班这么贵?”

  “妈说了,这个补习班大家都挤破脑袋进,里面有很多公子哥,可以认识他们。”纪紫君不以为意的说。

  “你。”邢越忍不住捏紧拳头。

  “叔叔最近的工作怎么样了?”他询问。

  “妈说,爸的工作太累了,让他留在家里享福,反正你一个人挣挺多的,没关系啦。”纪紫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