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章 走就走,谁稀罕啊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章 走就走,谁稀罕啊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8章 走就走,谁稀罕啊

  柳青提抬头看了眼,她还只是个小孩,面对帅哥,这种反应很正常。

  她轻咳:“可以,但是别耽误工作。”

  下午,一群人堆在公司门口,为了迎接他们的新总裁,听说董事长退休了,把位置给了他孙子。

  不过至于他孙子怎么样,长得帅不帅,有没有结婚什么的,她不感兴趣,她感兴趣的是,工资能不能照常发,可不可以不加班。

  准时准点,洛枫脚踏进阅视,脑子里不停重复爷爷说的话。

  “阅视里,不可以不给面子的两个人,一个是策划部的柳青提,一个是拍案订版的时尚总监温晴,她们是靠实力坐上这个位置的,有了她们,公司运转才顺利,如果有棘手的事情,就找柳青提,她可以摆平。”

  偌大的公司,就靠着这两个老女人稳步高升,看来这些年,爷爷管理公司真的不太行。

  温晴主动上前,伸出手:“你好,洛总。”

  她上班时间总是扎着马尾,身材平瘦,热爱运动,身上没有多余的赘肉,穿着有自己的风格,在公司也是雷厉风行的主。

  洛枫嘴角微微上扬,伸手握住:“好好工作。”

  “我会的。”她干练的微笑。

  洛枫看向人群:“公司,是不是还有个柳总监?”

  穆沐满脸通红的上前:“柳总监在忙,我是她的助理,我叫穆沐,很好记的。”

  洛枫撇了她一眼,眼神没有任何兴趣:“带我去见她。”

  “这边!”她的模样,就像是中了彩票,特别的激动。

  洛枫走到她办公室,敲了敲门:“柳总监,好大的架子,让我亲自来找你。”

  柳青提把资料归类,抬头看向他:“能让洛总亲自来找,只能说明我的个人价值。”

  他区别于那些上流社会的公子哥,放荡不羁,浑浑噩噩,他眉宇间透着执着,还有丝精明,想来也应该是能干成事的。

  “大家都去公司门口了,你为什么不去?”是对他不感兴趣,还是质疑他这个新上任的总裁。

  “那你会因为这个,辞退我吗?”柳青提看向他。

  他们对视了很久,他嘴角微微上扬:“那不会,好好工作,今天认识了。”

  穆沐羞涩的送他出去,她回到办公室询问:“柳总监,有什么事需要吩咐我的吗。”

  “没有,你可以出去了。”她继续整理文件。

  穆沐看了眼她桌面的摆放,默默记住,转身离开。

  她抬起手臂看了眼时间,五点了,可以下班,她拿起包,把椅子推进桌子里,离开办公室。

  她到商场买了很多东西,然后到他家里,输入上次的密码,手掰动扶手,没想到还真开了。

  他真是没点安全意识,万一被别的有心之人闯入,劫财劫色怎么办。

  柳青提灵机一动,帮他换密码,然后开始拿出自己准备好的东西装饰屋子。

  邢越下班回到家里,发现密码输入不对,他忍不住拍门:“纪紫君,你干了什么,开门。”

  柳青提一蹦一跳的跑过去,打开门笑着说:“请进。”

  入门的餐桌铺了层带有印花的紫色餐布,沙发上多了很多可爱的抱枕,阳台多了些绿色植物,窗边挂着浅蓝色的窗帘,这个屋子瞬间温馨很多。

  他想起门口的密码,气愤的说:“谁让你改密码的,谁让你干涉我的生活,你出去。”

  柳青提看着他:“我做的这些,你难道都不感动吗?”

  邢越冰冷的说:“难道你所做的,我就应该感恩戴德吗?”

  不是,她不明白,昨晚他们都那样了,还不算确定关系吗,他这什么态度,不就是一层密码吗,改天她把整个门都换了!

  “出去!”邢越低吼。

  柳青提解开身上的围裙,他生气,她还生气呢,五点忙到现在,连口水都没喝,就布置这些,她不奢求他会有回应,但至少不是这个样子的。

  “走就走,谁稀罕啊。”她走到门口,用最快的速度,把他的原始密码换回去。

  “不就是一层破密码,还给你。”她用力关上门。

  ‘咚’的一声,邢越身体无力的倒在沙发上,这声似乎也关闭了他的心门。

  他无意中看到桌上的燕窝,拿起袋子,想追出去,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好。

  他走到阳台,看到她是自己开车来的,才彻底放下心。

  她回到家里敷着面膜,瘫倒在沙发上,手里拿着平板电脑,对着镜头说:“你说老娘条件这么优秀,他竟然不识好歹,我再理他,我是狗!”

  白灵无所谓的啃着西红柿:“我说你,还是趁早断了,要钱没钱的,还得让你倒贴钱,这次我支持你。”

  这时她手机响起,她拿起看了眼,嘴角忍不住上扬起来,一脸的春心荡漾。

  白灵忍不住伸长脖子,似乎这样她能看到手机的信息:“喂,谁发来的信息,该不会是那个穷医生吧?”

  她笑眯眯的对着摄像头:“汪汪。”

  柳青提把腿上的抱枕拿开,朝她挥挥手:“我去回个信息,今天先这样,安。”

  “燕窝已经收到了。”

  “阿姨喜欢就好,对了,今天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改你家密码的,下次不会了。”她发着语音。

  邢越眼睛盯着天花板,手指生疏的点着语音的按钮:“是我情绪太激动了,抱歉。”

  她听到后,眼睛笑得眯在一起,双腿兴奋的乱蹬,她对着手机说:“我,我喜欢你。”

  等了很久,手机再也没收到回复,她晃动着手机,还以为是信号不行。

  她拿着手机靠近:“你是睡了吗,祝你好梦。”

  邢越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听着她的语音一条接一条,心里生出异样,是一种从来都没有的感觉。

  他把手臂放在脑袋后面,看着前方的衣柜,上面贴着很多她的照片,有搞怪的,可爱的,他越看越喜欢。

  脑海里突然闪过画面,他表情瞬间收敛崩住,他忍不住拽紧被子,像他这样的人,能给别人幸福吗。

  或许,这一切都只是奢侈,他该清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