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章 要按时上药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章 要按时上药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0章 要按时上药

  他体内那股燥热瞬间涌上心头,他仅有的理智也开始涣散,邢越忍不住握紧拳头,推开洗手间的门走进去,把自己反锁起来。

  他手凌乱的摸索着,打开冷水,整个人站在原地,任由冷水冲刷他燥热的身体。

  邢越手用力拽紧,似乎这样才能保持清醒,一定是有人在水里下药,会是她吗,她就这么不折手段的要跟他在一起。

  柳青提想到他的反应,越想越不对劲,她偶尔会去酒吧里玩,那些公子哥为了寻求刺激,会往女生酒里下药。

  难道,她用力拍打着门:“邢越,你还好吗?要不然我们去医院吧!”

  邢越嘴里啜着一丝讽刺,都下药了,还要去什么医院,这不就是她想要的吗。

  他推开门,抱住她,用力亲吻她脖子,不停喘着粗气,直到把她压在床上。

  柳青提此时脑袋一片空白,他们是直接跳过恋爱,结婚,进行尝试吗?

  她眨巴眨巴眼睛,身体感受到一股凉意,她猛然清醒,她用力抓住他的手。

  “邢越,我,我,我虽然喜欢你,可是我还,还没做好这方面的准备,我们还是去医院吧,我现在就去叫救护车。”她翻身爬过去找到手机。

  邢越盯着她拨打救护车号码,看她慌乱的样子,这药应该不是她下的。

  柳青提听到护士在询问她地址,她蹂躏着长发,现在她脑子什么都想不起来,她只好转身求救他。

  只听到身后传来‘嘭’的一声,邢越又把自己反锁在洗手间里,她挂断电话,跑过去。

  “邢越,这里的地址。”

  不管她怎么拍门,里面只有水声,没有任何回应,她越发害怕起来。

  她拿起手机,想到找邻居家求救,她逼迫自己冷静下来:“邢越,没事的,我现在就找邻居问地址。”

  下一秒,门打开了,邢越湿漉漉的从里面走出来,他看了她一眼,径直倒在她面前。

  好在这个只是特效药,过了那个时间,药效就会排出,所以他不会一直难受。

  柳青提蹲下身,手摸上他额头,发现温度一切正常,应该没什么大碍,就是脸色不太好。

  她吃力的将他扶到床上,给他盖上被子,坐在床边守着他。

  早晨,邢越的生物钟醒来,他揉着发胀的脑袋,感觉另一只手麻了,他看向床边。

  只见她穿着T恤,坐在地板上,脑袋枕着他手背安然的睡着。

  这一幕在他心里无限放大,有股温馨的暖意冲撞他的心,他手忍不住伸起,撩开挡住她脸颊的发丝。

  柳青提感觉脸痒痒的,慵懒的睁开眼睛,邢越惊的猛收回手。

  她懒懒的伸了下腰,瘫倒在地上,松展四肢:“你感觉怎么样,需要去医院看看吗?”

  邢越看着她:“你没事?”

  柳青提想到昨天他的反常,而且他也没有伤害自己,想来应该是被下药了。

  她摇头:“我没事,你是不是碰了什么东西,才会这样的?”

  “昨天回来喝的水。”邢越皱起眉头。

  “可是我也喝了水,怎么我就没事?”柳青提疑惑的看向他。

  邢越仔细想了下,那这药下的更早,昨天因为误会差点对她。

  “抱歉。”

  柳青提咧开嘴角,笑的干净纯粹:“没事,你没事就好。”

  邢越盯着她,即便她嘴里原谅他,可是看着她脖子上的红印,他还是难逃其咎,可跟着他这种人是不会有幸福的。

  她的幸福,应该在别处,不可能在他这里,所以他还是会把她推远。

  “这是我的责任,你需要什么赔偿。”

  柳青提爬到床上,趁他不注意亲了下他嘴唇:“我,不需要赔偿,我只需要你对我负责,做我男朋友。”

  她双手抱住他手臂,脑袋窝在他胸膛上,头歪着仰起对他甜甜的笑着。

  他狠吸一口气,仿佛听到心里那掷地有声,而沉稳有力的心跳。

  每一声都在诉说他心动了。

  她每次的触碰,都让他内心,有不一样的感觉,区别于其他人,她就是那抹特殊的唯一。

  邢越张开嘴唇,她从被子里掏出手机,看到备注,这电话她必须要接的,她爬下床指着他说:“你不需要现在回头,可以好好考虑。”

  她按下接听键:“洛总,有事吗?”

  “你怎么没来上班?你不满意我,想用这种方式提出抗议?”洛枫直白的说着。

  柳青提忍不住翻了下白眼,这人是把自己想的多重要,才能说出这种话。

  她轻咳:“洛总,今天是周末,我总得有私人时间吧?”

  “我现在要出差,你做的策划有点问题,所以我需要你跟我一起去,毕竟你比较了解。”

  不是因为不满意他就好,洛枫有事说事,直接把来意说出来。

  她一听,是她做的策划出了问题,她瞬间就来劲了,工作以来,她经手的每个案子,都是力求完美结局的,怎么能出点问题。

  柳青提走进洗手间换上昨晚的衣服,然后拿起包,朝房间的人说:“我有点事,之后联系。”

  她直接赶到机场,穆沐把她放在办公室的洗漱包递给她:“洛总,柳总监,一路平安。”

  柳青提拿过机票,跟在他身后登机,他们座位是并排的,她跟空姐要了张毯子闭上眼睛直接睡。

  洛枫看到她素颜的模样,略显青涩,莫名的有些可爱。

  她安静睡觉的样子,很难让人想象那个在公司雷厉风行,被人评判成大魔头的柳总监。

  他越来越好奇,私生活的她是什么样子的。

  邢越坐在办公室里,到点下班,他盯着手机,空荡荡,一条信息都没有,平时她应该会给他发一两条信息的。

  他似乎已经习惯这种,每天都要看到她信息的生活,突然间没有了,他忍不住担心起来。

  邢越好几次拿起手机,点开她的聊天窗口,可就是不知道该说什么,然后又关掉,这种心不在焉,一直持续到他上床休息。

  他实在忍不住了,拿起手机给她发了条:要按时上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