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3章 在他这里还要什么自重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章 在他这里还要什么自重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3章 在他这里还要什么自重

  柳青提无辜的说:“这怎么能算是骗呢,我这情况,的确警察解决不了啊。”

  邢越见她还在嬉皮笑脸打马虎眼,没个正经样,他心里本来就窝着火,这下终要控制不住。

  “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耗着。”

  她看到他真的生气了,有些不知所措,她嘟囔着:“我真不知道你会来,我以为你只是开玩笑的。”

  邢越盯着她,她以为,她以为是什么样的,他就是闲着操心本就不关他的事。

  柳青提抱住他脖子,踮起脚尖,亲吻了下他嘴唇:“哎呀,来都来了,就玩一玩呗。”

  他扯开她的手,拎着行李转身:“我回去了。”

  柳青提跑过去,张开手臂将他拦住:“现在很晚了,没有飞机回去,要不然你在我这里住一晚,我保证明天安排你回去。”

  邢越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就算没有飞机回去那又怎样,他不会跟她住一屋的。

  柳青提抓住他的手:“如果你真的要走,那你就把我带走。”

  “放手!”

  她摇头,不放,他听到她有事,就立刻赶过来,行李都没拿,那只能说明他很紧张她,既然他心里是有她的,为什么还要拒绝她。

  邢越看到她这么不要脸,他顿时没办法了,他语气软下来:“被人看到不好。”

  柳青提看向四周,更加用力抱住他手臂,被人看到才好,她要告诉全世界,他是她男人。

  他看到箍得越发紧的那双手,无奈的说:“我再去开间房。”

  柳青提强行把他拽紧房间,然后关上房门,从门口取出房卡,塞进自己的胸口,抱得紧紧的。

  她见他不可思议的眼神,挑衅的挺了挺胸口:“要想离开,你就要想办法拿到钥匙。”

  “你。”邢越气的一点理智都不剩。

  他抓住她手腕,将她抵在门口,声音低沉:“你就这么想,困住我?”

  柳青提羞涩的笑着,她就喜欢他一声不吭的霸道,她轻咬嘴唇,想着,自己要是现在亲他,会不会被就地正法。

  她脚尖蠢蠢欲动,手指也灵活的动着,这时,门铃却突然响起,洛枫站在门口,手里拎着吃的。

  “青提,听说你没吃东西,我给你带了点吃的。”

  柳青提指了指门口,他松开手,她趴着门口,喊道:“不用了,我不饿,你回去吧。”

  她现在怎么可能会饿呢,看到他比吃什么都管用。

  可是门口那人完全不配合,他喋喋的说道:“你是不是因为电影城的事,所以躲我?如果你觉得不舒服,那我们就保持原状,是你说的,我们是成年人,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

  现在干嘛要提这件事,她没心情回想那画面,她眼珠不停的转动,要说点什么他才会走。

  “你想多了,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工作。”

  洛枫把塑料袋放在地上:“我把吃的给你放门口了。”

  等了很久,终于听不到他的声音了,她眼角带着幸福的笑意,期待着他继续。

  可这时,空间里传出饥饿的声音,他们两人的肚子开始闹,已经分不清谁先开始的。

  ‘噗’柳青提忍不住笑出声,取出房卡,把东西拿进来,立刻关上门,背死死挡住门,生怕他离开。

  “现在太晚了,不好麻烦前台的人,就委屈吃点这个吧。”

  好在这个洛枫大方,每个都买了点,两个人吃绰绰有余了,她戴上口罩,撕了块烤鸡肉,沾上酱递到他嘴边。

  邢越身体下意识往后仰:“我自己来。”

  柳青提起身,直接塞他嘴里,完全不跟他废话。

  “其实如果你是慢热型,那就从朋友做起,我相信,你会对我动心的。”她自信满满的把肉塞进嘴里。

  他盯着她粉嫩的嘴唇,优雅的咀嚼着烤鸡肉,可为什么他却觉得她把他吃的死死的。

  该清醒了,该清醒了,他打开红酒,倒了杯猛灌。

  柳青提看到他喝红酒的动作,紧张的说:“这酒度数很高的,你要是渴了,冰箱里有水,或者你要喝热水吗?我现在给你热。”

  邢越看向她,她都没有要喝热水吗,女生一直喝冰的,对身体不太好。

  足以了解,她真的很不会照顾自己,难怪她的胃会这么差,邢越把热水壶清洗干净,然后煲了壶热水,倒了杯给她。

  柳青提想着脱下手套,眼珠子转动一圈,身体往前倾,撒娇着说:“你帮我吹凉,喂我呗,我喂你吃这个,手套只有两个,脱下就没办法套上了。”她说完,还人畜无害的笑了下。

  邢越感觉心口被猛撞击了下,他慌乱的把杯子放到她面前,摆出爱喝不喝的模样。

  柳青提撕了块肉塞他嘴里,他们之间不着急。

  吃饱喝足,她像只猫咪蜷缩在沙发上,懒懒的不想动,邢越抽了几张纸巾,开始收拾桌面上的残渣。

  她欣赏的盯着他:“你可真贤惠,谁嫁给你,是荣幸。”

  邢越手停顿下,听着不像是什么好话,他完全不想接,埋头继续收拾东西。

  当他靠近她时,她伸出双手抱住他脖子,歪着脑袋,亲吻他侧脸。

  邢越吓的往前扑,姿势就像求婚一样,随后淡定的起身远离她,她就像是毒药,碰到她,他整个人都不行了。

  柳青提忍不住笑道:“你真的好可爱啊。”

  可爱?他还是第一次从别人嘴里听到这么形容他的,感觉还挺不错。

  柳青提手枕在手臂上,慵懒的看着忙碌的他:“要不然我娶你吧,你要多少聘礼?”

  邢越被呛到轻咳起来,她怎么什么都说的出口。

  见他没什么大碍,她打趣的说:“是不是很刺激。”

  邢越收拾好东西,盯着在沙发昏昏欲睡的她:“进去房间睡吧。”

  她懒懒的张开手臂:“你抱我。”

  邢越拿起毛毯,直接盖在她身上,走进房间。

  柳青提睁开眼,趁房间门还没关上,冲进去,把他摁倒在床上:“一起啊。”

  “柳青提,你自重。”邢越见到睡在他身旁的人。

  她睨了眼,立刻闭上眼睛,在他这里还要什么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