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6章 朋友来访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章 朋友来访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6章 朋友来访

  她来到朋友给的地址,按了按门铃,邢越拎着洗好的被单走出来,他们隔着铁门对视。

  邢越沉下脸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听说这个房子售卖,我来看看不行吗?”柳青提有些心虚的说道。

  好险她朋友把这个房子的情况都告诉她了,邢越最讨厌被跟踪了。

  “这房子已经不卖了。”邢越把被子晒在院子里,拎起桶原地转身。

  柳青提看到他就要进屋,她抓住铁栏着急的说:“喂,怎么说我们都是朋友吧,现在天都黑了,这里很难打车的。”

  邢越停下脚步,转身,走过去给她开门。

  柳青提小鸟依人的跟在他身后,她脱下高跟鞋,打开鞋柜,没看到有多余的拖鞋,于是她光着脚走进去。

  复古式的木式装饰,感觉很原始,她下了两格阶梯,走到沙发边上坐下。

  她看向周围,收拾的一尘不染,忍不住问道:“这里是你家?没想到你是个隐形富豪,可以包养我吗?”

  邢越倒了杯水放到她面前:“明天你马上走。”

  这时,门铃响起来,柳青提机灵的起身:“那个为了报答你的收留之恩,我现在去开门。”

  她走到院子,看到密密麻麻的人,全是她的朋友,他们手上拿着东西兴奋的喊道:“柳青提,快点让我们进去看看你男朋友。”

  柳青提为难的咬住嘴唇,她就知道有事找喇叭张,意味着所有人都知道了,可是这么紧急的关下,除了他,没人会那么快有消息。

  她尴尬的撩了下头发:“今天我心情不太好,要不然改天,我带着我男朋友请大家一聚?”

  主要是他们没确定关系,如果贸然让他们进来,会显得她在逼他承认关系。

  张军浩不以为意的说:“心情不好更要狂欢了,这样才开心对不对,柳青提别废话,快开门。”

  柳青提想了下说:“我本人破产了,欠了一屁股债,你们还是离我远点,我怕债主会为难你们。”

  张军浩跟她玩久了,多少也听说她家里的事,他这人,只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仗义,别人的事他可以查个底朝天,自己朋友的事,他不会去调查,既然是朋友,那就是过硬的交情。

  他无所谓的说:“多少钱,你说吧!”

  身后的人一众拥呼:“对啊,大不了我们一人出一些,肯定够的。”

  不是吧,还众筹,她头疼的撩了下头发,不行,他们进去,邢越真的会生气的。

  张军浩在人群中把欧阳信推出来,手嚣张的搭在欧阳信肩膀上:“诶,你说对不对。”

  欧阳信抖了下肩膀:“她不太乐意,算了。”

  张军浩小声的说:“好什么啊,你不得看看你情敌啥样啊,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你知道,我从来不喜欢跟人争抢。”欧阳信看着她,内心一阵苦涩,可能他们缺点缘分吧。

  张军浩摇晃着铁门:“柳青提,你是不是不把我们当朋友了,快点开门,跟你说的,我都有些口渴了。”

  邢越见她出去那么久还没回来,于是走出去看一眼,只见门口站着十几个人,找麻烦的样子。

  他走到她身边,小声的问:“你得罪什么人了?”

  她凑到他耳垂下,放低声音说:“不是,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很好的那种,他们知道我来了,所以想见见我。”

  应该就是这样吧,柳青提不确定的看向他,咽了下口水,他会信吗?

  邢越之前让中介撤掉这个房子的售卖信息,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撤,所以她说的,他相信。

  一直把人拒之门外,隔着铁门说话也不是办法,邢越打开门,让他们进来。

  他们一窝蜂走进屋里,全部拖鞋,可是没看到有拖鞋,张军浩忍不住吐槽:“柳青提,你现在都混成这样了吗,这是你新窝?需不需要我帮你装修下,这样太简略了,不符合你身份。”

  柳青提一听着急了,她穿过人群,张开双臂,把他们全部挡住:“没有意思,不许轻举妄动。”

  再说这房子不是她的,怎么能说动就动,邢越发起火来,那是六亲不认的。

  邢越淡淡的说:“没有多余的杯子,用一次性杯吧。”

  张军浩霸气的坐在沙发上:“我们这些人,从不用一次性杯喝东西,走,去买杯子。”

  欧阳信抓住他的手,眼神警告他,别忘了今天来的目的,别没事找事。

  张军浩乖乖坐下,笑着说:“一次性杯,就一次性杯吧,我也不是那么讲究,只要能盛,就是好杯子。”

  柳青提忍不住嘲笑:“才半年没见,你都成欧阳信跟班了,他给你什么好处了,我给双倍。”

  “他给我女人了,你能给我吗?”他说的理直气壮。

  “不能给你,要是你玩坏了,我还得维修,亏本买卖。”她忍不住摇头。

  “嘿,这么久没见,你嘴巴还是一样毒,你最近到底过成什么样,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提。”张军浩义气的说。

  柳青提若有所思的看向邢越,她没有别的需要帮忙的,除了他。

  张军浩看向她,那种充满爱意,和痴恋的目光,想来这种眼神,从来没出现过欧阳信身上,这小子彻底没戏了。

  “青提,你男朋友长得还挺帅的,做什么工作?”

  柳青提紧张的看向他,发现他没有任何激烈的反应,才敢开口:“他是牙医。”

  “牙医啊,医生你看我这颗牙齿,需要拔了,还是可以保守治疗!”有个女生整张脸朝他靠近。

  邢越手捏住她下巴,稳住她脸颊,打开手机电筒仔细看着。

  这时周围的人哄堂大笑起来,邢越看到她牙齿根本没事,知道自己被戏耍了,脸色难看到极致。

  他起身,径直上楼。

  现场突然特别尴尬,柳青提笑着说:“不是所有人都能开得起玩笑的,你们注意点。”

  那人无辜的摊摊手:“那时候我们玩的多疯啊,现在来说,只是小儿科,这种程度他就受不了了,真不知道你看上他哪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