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7章 这是你弄的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章 这是你弄的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7章 这是你弄的

  “可能已经过了疯的年纪吧!”她下巴枕在沙发扶手上,仰头盯着楼上。

  欧阳信眼神暗了暗,双手藏在沙发边缘,握紧拳头。

  柳青提晃了晃脑袋,嘟囔着:“他生气很难哄的,你们都给我端着点。”

  “好好好,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们都客气点,真是重色轻友。”

  “到饭点了,去哪里吃?我先订位置。”

  张军浩手搭在欧阳信肩膀上:“还需要下什么馆子啊,我们的大厨不是在这里吗,去买菜,查一下附近的超市。”

  柳青提看向他,眼睛瞬间发亮:“我都好久没吃到欧阳做的菜了,都怪他鼓励我不下厨,弄得我现在只能靠外卖续命。”

  “柳青提,你都混成这样,需要点外卖,不知道请个阿姨吗,要不然我让我阿姨去给你做菜。”

  柳青提伸手打住,她现在可是有大厨的人,邢越做菜挺不错的,她要想办法赖住他。

  张军浩打趣的说:“我们都以为在我们之间能成一对,要不然,你和欧阳信将就得了。”

  她一脸嫌弃的说:“你能和自己兄弟结婚吗?那种躺在床上一点欲望都没有的。”

  欧阳信淡淡咳了声,脸颊不自然的泛红,谁说他们在床上一点欲望都没有的,那只是她这么认为。

  “欧阳,你脸红什么啊,趁这个节骨眼,求婚得了,哪个女士贡献下戒指?”

  还真有戒指抛到他手里,欧阳信被迫捡起戒指,这时候的他骑虎难下,气氛尴尬到极致。

  他想求婚的场景不是这样的,这样的场面根本就不适合求婚,他拽紧戒指。

  张军浩跟着怂恿:“去啊,别怂。”

  柳青提优雅的举起手:“我是不是应该答应下,以为还是小时候的过家家吗?我们都长大了。”

  邢越在楼上透过门缝看着楼下的热闹,他听不太清柳青提在说什么,就看到别人向她求婚的场景,而她伸出手答应了。

  说什么喜欢他,都只是说说而已吧。

  不跟他在一起也好,他给不了她幸福,像她这么好的女孩,值得被人爱。

  欧阳信用力捏紧戒指,因为长大了,所以新郎也需要变吗。

  他坐回沙发上,儒雅的说着:“别开玩笑了,做饭吧。”

  柳青提紧张的跟着进厨房,厨具很简略,基本是临时凑的,她笑着说:“我们刚来,东西准备不齐全,要不然我们出去吃?”

  邢越有洁癖,他家里自己收拾的一尘不染,特别是厨房,有条不紊,他应该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

  张军浩笑着说:“这有什么难,兄弟们,分头行动。”

  十几个人很快就把厨房需要的东西补满,而且只多不少,柳青提看到厨房就像打仗一样,有些头痛,不愿意再看。

  她削好水果端着上楼,小心翼翼推开他房间门,探头进去,看到他坐在椅子上,手指敲打着键盘,她笑着走过去。

  她把盘子双手递上:“我那些朋友不懂事,你别跟他们一般计较,他们有口无心的,其实都是跟你开玩笑。”

  邢越抬头看向她,她不是答应别人的求婚了吗,还到他这里献什么殷勤。

  “这里是我家,你们什么时候走?”

  柳青提哀求道:“就一顿饭,我们就走,不,是他们。”

  “你也走,我家不欢迎你。”他冷漠的合上电脑,站在窗口边。

  柳青提不解的看向他,之前他们不都是好好的吗,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怎么好像对她态度又冷了些。

  她抓了颗草莓走向他,歪头,看向他,把草莓递到他嘴边,讨好地说:“你生气了?为什么啊,是因为我跟他们说,你是我男朋友吗?”

  可她不觉得有什么错,反正他迟早都是她男朋友,提前熟悉这个身份挺好的呀。

  邢越推开她,张嘴,差点把刚才看到的事说出来,可是转头想,他又以什么身份去说呢。

  “我和你连陌生人都算不上。”邢越背对着她。

  “你都对我做出那样的事,你看看,伤口还在呢,现在去验伤,还能查出是你干的。”她拉开高领,露出脖子上的肌肤。

  邢越瞥了眼,有些心虚,他垂下脑袋说:“不是叫你上药吗。”

  他拉开抽屉,拿出一盒药递给她,柳青提双手勾住他脖子,整个人柔弱无骨的靠在他怀里:“你帮我涂,这是你弄的。”

  他挤出药膏,轻轻抚摸她脖子上的红印,他怎么不知道自己也有这么禽兽的一面。

  这伤着实把他惊住了,怎么会这样,他以前面对女生,他都没这么冲动过。

  他之前也以为是药效的原因,可是冷静过后,她只要每次靠近他,他都会有这种禽兽的冲动。

  柳青提张开双手抱住他:“你身体好烫哦。”

  邢越加快抹药的速度,他轻咳:“那边。”

  她配合的把头转过去,露出另一边的脖子,他弄好后,推开她说:“可以了。”

  柳青提握住他的手,左右看看:“没纸巾耶,要不然你擦我身上吧。”

  说着,她真就这么干了,邢越掌心摩擦过她腰肢,软软的,但肉很结实。

  他受到惊吓,猛地把手收回来:“你,你。”

  柳青提看到他脸红起来了,她靠近他,仰起脑袋:“怎么,这就被诱惑了,我还没来真的呢。”

  “柳青提,你自重点。”

  邢越推开她,走出房间,这里他已经不能待了。

  她看着他逃跑的背影,若有所思的笑了下,她照着镜子,把衣领弄好,然后关上房间门。

  她步伐轻快的下楼,闻到菜香,她整个黏在厨房门上:“好香啊,什么时候可以开饭?”

  欧阳信回头笑着说:“很快。”

  张军浩手臂杵了他一下:“光是抓住柳青提的胃,你就赢了。”

  “别乱说。”欧阳信严肃警告。

  既然想嫁给他,都是小时候的事了,那就没必要再继续下去了,欧阳信全副心思都放在菜上面。

  张军浩盯着他,心里很是为他这不争不抢的性子着急,他要是主动点,柳青提能轮到别人吗,那早就是他囊中之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