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9章 你是谁啊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章 你是谁啊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9章 你是谁啊

  他洗完澡换了身睡衣躺在床上,左右辗转,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她难过的身影。

  万一她没跟她的朋友离开,会不会发生危险,他掀开被子坐起来,越想越恐怖,他控制不住拿起外套,大半夜沿路找人。

  他找了很久很久,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他往前跑,嘴里都只有她的名字。

  沿路的屋子,纷纷亮起灯,他们走出来询问:“小伙子,是出什么事了吗?”

  “你们有看到一个女生,大概这么高,黑色的长发……”

  他们摇头:“是你的朋友走散了吗,要不要报警啊?”

  邢越打她电话,柳青提盯着手机屏幕,备注亲亲老公,一闪一亮,最后陷入黑暗。

  柳青提生气的翻身说:“不是每次闹矛盾,她都会低头。”

  最后他实在扛不住了,他走进警察局,可是警察却说,没有够二十四小时,无法立案。

  他坐在长椅上,盯着时间一点点在流逝,他忽然觉得在这里就是在浪费时间,他应该要去酒店看看。

  他走到路边,此时已经凌晨很晚了,却还有辆滴滴在跑,司机把送到酒店门口。

  邢越坐电梯上去,直接用力拍门,柳青提在睡梦里,被响声惊醒,她弹坐起来,迷糊的看向四周。

  她闭着眼睛摸索过去,打开灯,然后走去开门,邢越看到她安然的站在他面前,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伸手抱住她。

  柳青提睡眼惺惺,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股窒息。

  她睁大眼睛,看着他那清澈的眼眸,被血丝包裹,他属于干净清爽的男生,身上总有股莫名吸引她的气质。

  让她说不上来,为什么非他不可,其他人都是将就,她用力闭紧眼睛随后睁开。

  真的是他!

  现在做梦都这么真实吗,柳青提推开他,气愤的指着他:“邢越,我警告你,你今天让我难过了,即便现在是在梦里,我也不想看到你。”

  邢越有些难受,她现在连梦里都不想看到他了吗,他不知道自己说出来的话,会让她这样。

  不过看到她平安,他就放心了。

  早晨,她猛地坐起来,发现自己在床上,她着急的穿上拖鞋跑到客厅,四处看,都不见有人进来过的样子。

  她讽刺的笑了下:“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呢。”

  他们收拾好东西,到楼下集合吃早餐,洛枫助理办理退房手续,他把菜单递给她:“想吃点什么。”

  柳青提随便点了份,她抬头看向他:“事情都解决了吗?”

  “都解决了,他们都很主动跟我签下季度合同。”洛枫拿起杯子喝了口水。

  她点点头,十指交叉,扭头看向落地窗外,马上要离开这座城市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去。

  机场门口

  欧阳信站在门外,不知道去送机应该说些什么,张军浩抬腿准备往前迈,发现身后的人不动了。

  他转身:“大哥,你又在玩什么?”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有些烦恼。

  张军浩推了他一下说:“她是在那个城市扎根了,你要不要考虑下,去她的城市,近水楼台先得月,别再你那套,不是你的不强求,要是全国的男生都像你这样,得亏不知道多多少单身狗,计划生育都不需要了。”

  他说的话句句在理,可是他去了又能做什么,约定好二十六岁,他等就是了。

  张军浩动作很快,帮他在网上订了张飞机票,推着他进去办理签证。

  他看着张军浩从包里掏出自己的东西,他睁大眼睛,张军浩把包放到他手里:“我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给你,剩余的,我替你打包送过去。”

  原来他是早有准备,欧阳信坐在VIP候机室,他订的是柳青提后一班机。

  柳青提坐在位置上,拉下眼罩准备睡觉,身旁的人一直在戳她。

  她摘下眼罩问:“弟弟,你有事吗?”

  洛枫皱起眉头,他对于她这个称呼有些不满:“我还比你大一岁,你怎么叫我弟弟。”

  “就凭你做事,你就是个弟弟,没什么事别打扰我睡觉。”柳青提捂住牙齿,该死,牙齿怎么现在发作了。

  洛枫紧张的问:“你怎么了?”

  “牙疼,应该是智齿。”柳青提按着牙齿。

  “那,那怎么办?”他瞬间也慌了。

  相反她却比较淡定:“吃颗止痛药应该就没事了。”

  他找空姐要了杯水,给她喝药,他咨询牙科医生朋友,说她这种情况最好把智齿拔了。

  他关闭手机,看向她:“要不然,你把智齿拔了吧?”

  “不去。”痛死她也不再去牙科诊所这种地方。

  她现在克那种地方,不能去。

  柳青提翻身背对着他:“你别吵我,让我睡一觉。”

  下了飞机,柳青提朝他挥手:“现在,我们可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柳青提回到家里,点开邢越的头像,他一条信息都没有,这种人留在朋友区有什么用啊,还不如删了。

  她这么想的,手指也很果断的删了他,休息了下,她自己去商场逛街,蹦迪,嗨了一整夜。

  次日,她拎着包还带着丝宿醉的意识不清醒,踉踉跄跄回到家门口,她迷糊看到她家门口站着一个男子。

  戴着金丝边框眼镜,斯斯文文的,头发有些发白,但是气质很好,她凑前去,想看的清楚些,却不小心撞到门板上。

  她摸着被撞疼的额头,傻笑着说:“你是谁啊?”

  他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我原以为你来到这里,会收心养性,没想到还是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

  他的这句话深深刺痛她的心,这是她这辈子,做梦听到,都会清醒的话。

  柳青提抬头看向他:“你是不是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像你一样,会自然的散发压力,现在社会压力有多重,有点夜生活怎么啦?犯法吗!”

  柳页青打量她的穿着:“看看你,穿的都是些什么不三不四。”

  柳青提把衣服拉好,面无表情看向他:“在国外,穿这种衣服很正常,你说你,一个这么保守的人,怎么会送我出国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