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5章 你很缺钱吗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章 你很缺钱吗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5章 你很缺钱吗

  他把杯子放在厨房的桌台上,喘了口气,顺着柜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其实他一直都觉得自己很失败,不仅生活上,连事业上也是。

  柳青提想了下说:“是这样,我有个朋友快过生日,是个男生,我就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比如送什么礼物。”

  他笑了下:“这个男生一定对你非常重要。”

  柳青提担心说多了,以后成不了大家会很尴尬,于是笑着说:“只是个很普通的朋友,我担心送的不好,会很没有面子。”

  “其实男人跟女人差不多,要么送香水,要么送车。”他一边捣鼓手上的菜,一边浅浅说道。

  柳青提犹豫问出口:“送车,不会很肤浅吗?”

  “那要分什么人了,在意你的人,是不会不喜欢你的礼物,不喜欢你的人,可能会表现的更加喜悦。”他无所谓的提了一嘴。

  “到底什么意思啊?一会儿说在意我的,不会不喜欢我的礼物,不喜欢我的人,看到会表现的更加喜悦,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她歪着脑袋问,真的很奇怪。

  “这其中,你要自己体会。”他淡笑着说。

  如果有天她受伤了,他会毫不犹豫张开双臂,将她揽入怀里安慰。

  到时候,她可能就会更加听话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柳青提挠挠脑袋,他这人说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深沉了,好难懂哦,算了,她还是自己想吧。

  吃过饭,柳青提开车出门,她想着,他什么都有了,事业发展的不错,就差交通工具了,于是她到车行,选了辆车,特地在他楼下等到12点才敲门。

  邢越睡的昏昏沉沉,迷糊的打开门,柳青提兴奋的蹦到他面前,牵起他双手摇晃。

  “你快醒醒,生日快乐,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我们去试试吧。”

  邢越盯着手里的东西,好像类似车钥匙,他定眼看清楚,发现是个车钥匙,而且很新。

  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她拉到楼下,她拿过他手里的钥匙,摁了摁,眼前的车立刻有了回应。

  “你生日,我也不知道该送你点什么,我看你平时都是坐车上班,所以我就想着,送你一辆车,你喜欢吗?”她小心翼翼的问。

  邢越有些不太理解她的做法,都已经和未婚夫同居了,还找他做什么,还在意他的生日做什么。

  他冷冷的说:“不喜欢,你能不能别做这么没意义的事。”

  柳青提看向他,这怎么就叫没意义的事,果然,他不喜欢她送的东西,正如欧阳信说的,他连不喜欢她的人都算不上。

  应该就只有讨厌吧。

  她心情沮丧的说:“对不起,我本来想给你个惊喜,没想到你会不喜欢,没关系,买车都有试用时间,你先试试,实在不喜欢,我再拿去退掉。”

  她自己都开车旧车,却给他买新车,她到底把他当什么了。

  “柳青提,我是不是,就是你一个玩物,想起了,就讨好,没想起,就扔到一边。”邢越实在受不了,她现在讨好的样子。

  柳青提在车里熬了几小时,为了让自己不睡,各种咖啡一顿喝,到头来,他却说,她把他当玩物。

  她对自己的亲爹亲娘,都没这么认真对待过,他真是不知好歹,气死她了。

  “邢越,我发现你这人还真是。”她双手叉腰,背过身去,很快组织好语言,转身面对他:“我说你好歹是个医生,你没发现你有病吗?”

  邢越不想跟她大晚上,在马路边揪着这个问题不放,他转身离开。

  柳青提朝他吼道:“老娘要是不稀罕你,会花那么多钱,给你买辆车吗,我把钱随便给个小白脸,她一晚上都得哄着我,不好吗!”

  他感觉到赤裸裸的羞辱,他转身气急点头:“那你就去找。”

  柳青提看着他,有种没话聊下去的感觉,他这人怎么总是莫名其妙。

  她瞪着他:“你,你这种人,就只适合单身,跟你的时间过去吧。”

  柳青提从口袋拿出车钥匙,打开车门,邢越把车钥匙塞回她手里。

  “我已经辞职,这车用不上。”

  这毕竟是她的好意,如果撇去她曾经追求过他,那确实是真心实意,他情绪趋于平静。

  “你辞职了?”她很是惊讶。

  邢越对于她的惊讶见怪莫怪了,所有人都觉得这是很好的工作,应该没有人会想要辞职,毕竟在身后排队的人那么多,说不定就回不去了。

  可是对于他来说,他的脚步不止于此,所以有机会,他还是会回到最初的想法上。

  柳青提觉得,她现在的反应不太合适,于是问:“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你是在问我,还能干什么吗?”邢越看向她,似乎眼睛里装有星辰。

  如此澄澈的眼眸,谁也想不到,他可以容纳百川,似乎所有不幸的事情都发生在他身上。

  人人都会乞求转运,希望走好运,可并不是每次好运都能公平分配。

  “我不是这个意思,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或许在别的路上会发现彩虹呢。”她笑着说。

  她的想法还真是美好,邢越看着她,他们不知不觉脚步一起往前走,就像情侣间的散步聊天。

  邢越忍不住说出自己的打算:“我一直在读外科手术这块,已经博士毕业,现在有家医院找我实习。”

  柳青提敬佩的看向他,没想到他学历挺高的,和她应该能找到共同话题。

  “可是,你为什么要坚定读外科手术呢?牙医其实也挺好的。”她有些好奇。

  邢越满脑子都是血淋淋的场景,还有医院门口,医生护士嬉戏打闹下班的场景,还有手术灯灭,医生一脸不负责的通知死亡。

  他当时就暗自发誓,等他长大一定要当一名出色的外科大夫,能拿得起手术刀,能救活人的命。

  可他表面却显得轻松:“赚的钱比较多。”

  “你,你很缺钱吗?”柳青提看向他。

  “对,我很缺钱,所以你别再靠近我,小心我赖上你。”邢越不屑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