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7章 一般没问题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章 一般没问题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7章 一般没问题

  “开始是有点怀疑的,但我一想,你只是心理年龄小,应该不会做小孩子的事情,我叫你来,只是想问,流言是从哪里传出来的。”柳青提转动手里的油性笔。

  洛枫一听,瞬间有些坐不住了,她说这是小孩子做的事情,那他还不如让她怀疑是他干的呢。

  原诺摁住他肩膀,眼神示意他冷静些,柳总监只是那么随口一说,他还不能自乱阵脚。

  洛枫有些委屈巴巴的看向他,听到她说什么了吗,太气人了。

  柳青提见他们眉来眼去的,像是有什么事瞒着她,她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整个人向后靠去。

  “有什么就说,你们这样不累吗?”

  洛枫也有些闹脾气了:“不知道。”

  “不知道?那我自己去查,你给我点特权。”柳青提看向他。

  “干嘛?你想谋权篡位啊,嘴巴长在别人身上,那就让别人说去啊,我们清者自清。”洛枫理直气壮的说。

  柳青提忍不住笑了下:“瞧你这副紧张的样子,好了好了,留住你的权,我不查了。”

  洛枫伸手摸着她脑袋:“这就乖嘛。”

  她眼睛向上看,盯着他那只不安分的手,想着应该用多少刀,才能把他的手砍下来。

  原诺留意到她眼露杀气,着急拉住他的手臂:“那个,洛总,办公室还有很多事等着你去做。”

  他看向原诺,他怎么不记得有很多事要做,他们不是闲得很吗。

  原诺把他拉出办公室,还给柳青提一个OK的手势,莽撞的把门关上。

  柳青提盯着他们,手指转动着笔尖,埋头看向文件。

  洛枫生气的说:“她什么意思,他就是间接说我幼稚。”

  原诺走到他身旁小声的说:“大家都不知道这件事就是你做的,所以你只要咬死不承认,柳总监说的就是别人。”

  他半信半疑的说:“是这样吗?”

  原诺诚恳的点头:“你要相信我。”

  午饭时间,她拿出手机,想打电话,想到他说要低调,于是改为发信息。

  越越,一起吃午饭吗?

  在会议室里,邢越坐在最偏的角落,干的都是些记录会议内容,文职干的活,他觉得有些烦闷,趁大家没注意到这边,拿出手机看了眼,嘴角忍不住上扬。

  开会的负责人,正讲的严肃时候,看到现场的人,竟有人在笑,他瞬间就不满了。

  他放下笔指着邢越说:“你笑什么,既然你觉得我这个课题可笑,那你倒是说说你的看法。”

  邢越这个人比较直来直往,根本不懂得这是领导让他道歉,他起身走到领导面前,认真的跟大家说他的看法,还偏偏讲的比领导好。

  他瞬间面子全无,整个脸色十分难看,脸都拉长了,回到办公室后,就对身边的人发火。

  “那人是新来的吗,就这么急于表现,你去,随便找个理由把他开了。”蒋庆云按了按太阳穴说。

  被那新来的,气得头疼,他很不舒服的拿起茶杯喝了口。

  他的助理小心翼翼的说:“蒋副院长,这可是院长钦点的,我们不能轻易把人开了。”

  蒋庆云蹭的下坐直身体:“真没想到这乡巴佬还找到院长当靠山,小错当然不能把人开了,但如果是大错呢?”

  “您的意思是?”

  他听到蒋庆云的办法吓了一跳:“副院长,这可是条人命!”

  他原以为这个草包在医院,只是小打小闹,没想到如今蒋庆云都把主意打到人命上面了。

  “院长不是说他有能力吗,我倒要看看,他究竟多有能力。”蒋庆云眼神划过一丝狠厉。

  “副院长,这可是杀人,我不干,我还有老婆孩子要养,我不能坐牢。”助理退缩。

  “你只要看到他穿上手术服,拿上手术刀,就立刻挟制他,然后我带主刀医生去抓个现行,到时候不就有理由赶他出去了。”

  “好,副院长,在这件事上,你可不能框我。”他害怕的咽了下口水。

  蒋庆云拿起一支笔,朝他扔去:“我什么时候框过你。”

  他嘴里嘀咕着,什么时候没框他,每次出事,都是把他推出去顶包,其实院长都明白,但也是对蒋庆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这个小小助理又有什么能力反抗呢。

  他跑到值班室着急的说:“那个腿上长脓包的病人,今天痛的厉害,本来主刀医生今天要给他准备手术的,可是我到处都找不到他人。”

  邢越匆忙盖好饭盒:“我去看看病人。”

  助理看到他上当了,于是没过多说话,径直带他到病房。

  那病人很配合在装痛,在来之前他就跟病人说好,这只是小手术,一般医生不会太在意,但是如果病人一直不做些动作,那住院费就上来了。

  邢越仔细给他检查伤口,已经开口了,确实要做引脓手术,可是也没可能会这么痛吧。

  “你到底哪里疼?”

  “我腿,腿,整个都好痛,医生你快帮我做手术吧,我这实在受不了了。”他紧紧握着邢越的手。

  邢越点头,在推往手术室的路途中,病人仰头,盯着在灯光下发亮的工牌,看到上面的字,整个呆住。

  “怎么给我做手术的只是个助理,老子花了那么多钱,又是化疗,又是住院的,搞半天,你们医院就这么不重视我,我要去投诉你们这家医院。”他坐起来叫喳喳。

  几乎整条走廊的人都听到了,邢越冷冷的说:“我看你这样子,腿应该不疼,把他推回病房。”

  助理看到一下子着急坏了,没想到关键时候,内部人员出了问题。

  护士在一旁说道:“这位病人,邢助理是在做医生助理,他虽然现在在实习期,但是已经有丰富的经验。”

  “是啊,在我们医院,实习医生能力都是一流的。”

  病人看向他:“你,有多少把握?”

  他在医院也住够了,不想再排队等手术了,要是这个实习医生有把握治好他,他就把命交出去了。

  “我刚才看过了,你的伤没有压到动脉,所以一般没什么问题。”邢越淡淡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