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8章 当我助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章 当我助理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8章 当我助理

  病人放宽心躺在病床上,深呼吸,喊道:“推!”

  他躺在手术台上,护士开始准备工作,其中一名护士把手术风险单子递到他手里。

  王胖看到有可能会死亡,激动的坐起来:“不,不是说,只是个小手术吗?”

  邢越把他摁回到手术床上:“王先生,任何手术都有风险,而医生做的,就是尽量规避这些风险。”

  “那就是,还是要死呗,都到这份上了,老天爷要我死,我也活不了啊,行吧,今天老子就把命给你了,万一要是不行了,给我留口气交代后事。”王胖委屈的说着。

  邢越套上手术服,护士极力配合,谁让他长得帅气,是个有魅力的医生助理呢。

  助理看到,立刻通知蒋庆云,而后他理直气壮的回到手术室,看到手术已经开始进行中,病人腿上的脓包,消退了很多。

  他愣在当场,这个新来的,有两把刷子。

  蒋庆云拉着主刀医生闯进手术室,他们已经换好无菌的手术服,蒋庆云看到助理在旁都看愣了,他走过去小声的问:“怎么回事?不是让你控制住他,别让他动手吗?”

  助理笑眯眯的说:“副院长,你看他姿势挺熟练的,看样子是个熟手。”

  主刀医师走到他身边,看着他处理伤口,满意的点点头:“你是谁的助理?”

  邢越说出医生的名字,剩余包扎工作,他交给护士,然后走出手术室。

  袁绍团追上去:“要不然,你当我助理吧,我现在这个助理太糟糕了,我打算调他去清洗手术用具一两年。”

  “那你应该跟我的上头说,很抱歉,我私自代替你做了这个手术,实在是病人伤口痛,医生本着以病人为先。”邢越负责的说道。

  袁绍团欣赏的说:“好一个以病人为先,就你这态度,我要定你了。”他立刻坐电梯去找负责邢越的医生。

  蒋庆云扭头看向他:“不是说,找个理由辞退他吗?”

  助理摆摆手,可他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邢越可能多了丝运气,所以才让他们失手的。

  王胖一觉醒来,感觉腿能动利索了,于是下地走路,他开心的跺了跺脚:“诶,这助理医生是华佗转世吧,这一下子就好了,他人呢?”

  护士边检查,边写数据:“他此时正在接受处分,医生助理是不能私自动手术刀的。”

  王胖想了想:“坏了!”

  他一瘸一拐的走进会议室,看到所有人都在商讨邢越的去留,他中气十足的嗓音,瞬间响彻整个会议室。

  “我看谁敢,手术是我让他做的,你们要是敢开除他,让医院少了个负责人的医生,我,绝饶不了你们。”王胖气势汹汹指着他们。

  这话一听,还以为他背后靠山有点黑,大家都不敢乱说话了。

  蒋庆云坐在椅子上嘀咕,这邢越到底什么来头,怎么这么多靠山,他可得小心应付。

  他笑着说:“这医院有医院的规矩,这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王胖一脚踩在椅子上:“我说算,这事儿就必须算,我说了,是我要求他做的手术,有什么事冲我来。”

  袁绍团起身:“院长,他现在已经是我的助理,有什么事我担着,是我放手让他干的。”

  院长见病人和医生只为护着邢越,整个都乱套了:“你们胡闹,把命交给一个助理合适吗?”

  邢越起身,严肃的说:“我有临床经验,我从护士的工作开始看起,我也做过些小手术,我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新人助理。”

  院长挥手,解散这次会议,独自回到办公室。

  袁绍团看向他:“好样的,我就喜欢你这个性子,和我年轻时候一模一样,有没有女朋友?我有个女儿。”

  邢越一听这话,像是在介绍,连忙说:“我有女朋友了。”

  “啊,那真是遗憾,改天带你女朋友,大家吃个饭,算是正式拜师了。”他为自己收了个能力还不错的徒弟而自喜。

  “改天!”邢越一下子抓住他这句话的重点。

  袁绍团挠了挠头,总觉得哪里不对,不是,他的意思尽快,要不然今天很合适。

  邢越端着食盒找了张椅子坐下,优雅的吃着员工餐,他拿出手机:“我吃过了。”

  柳青提看了眼,失落的按下座机:“穆沐,给我叫份外卖。”

  “可是,好的。”穆沐挂断电话,立刻给她点外卖。

  柳青提拿出手机:你今天吃什么菜,还是自己做的吗?

  邢越回她:医院有提供餐点。

  她手指敲打着手机,那他的意思是,他们就不可能再约饭了呗。

  那你下午呢,要不要做饭?我可以去你家蹭饭吗,老是吃外卖,吃的我胃不舒服。

  她发完信息,嘴里嘟囔着,展现男朋友高光时刻到了。

  不做,在医院吃,省事!

  柳青提强忍住吐槽,这人还真是一点觉悟都没有,活该单身到现在。

  重点是她吃外卖胃不舒服,他就不能每天给她做顿饭吗,有那么难的,他就不能像别的男生那样,付出的多点,比如他吃过了,可还是兴致勃勃的为她做顿爱心晚餐。

  好吧,她知道,她既然选择他,那就是要摒弃这些所有的感动,自强些。

  她大口吃着外卖,很快进入工作时间,下班回到家里,欧阳信准时端着菜从厨房走出来。

  他温柔的说:“这次时间掐的刚刚好,快洗手吃饭。”

  “好。”柳青提没什么兴致的走进洗手间。

  欧阳信看向她:“你心情不好?”

  “欧阳信,你到底回国来是干什么的?”她好奇的问。

  “你是觉得我在你这里住久了,你嫌我烦?”欧阳信说着很是受伤。

  她冤枉的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看你一直给我做饭,好像没什么事做,我怪不好意思的。”

  “你上班的时候,我有去考察,目前还没有满意的地方。”欧阳信听到她没想赶他走,他心里舒服很多。

  这时,她手机响起,她举起说:“你爸爸。”

  “接吧!”他淡淡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