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0章 那就每样来一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章 那就每样来一份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0章 那就每样来一份

  “爷爷,我正在上班。”洛枫小心翼翼的说。

  他的爷爷年轻那会儿当过兵,那当时在队里,也是响当当的人物,是出了名的不要命。

  所以他的性格有些强势霸道和蛮横:“你上个屁,你怎么回事儿,去公司一段时间,就搞得乌烟瘴气的,你和柳青提怎么回事儿?”

  “爷爷,那些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洛枫解释道。

  “你个兔崽子,要是这事是真的,我就不打来骂你了,真是,一点用都没有,一点都不像我年轻时候的雷厉风行,那对你奶奶也是势在必得,哪像你,抽个时间回家吃饭。”

  电话里突然传出奶奶的声音:“你怎么跟我孙子说话呢。”

  “怎么说话了?明明就是他没用。”

  “家里就他一个孙子,你给我好好说话。”他们洛家都是一脉单传,她把洛枫捧在手心里都怕化了,这老头竟然敢跟他这么说话。

  “孙子怎么了,我像他这么大,我都上战场杀敌了,他娘里娘气,做事磨磨唧唧,哪有我洛家的血性,包括他父母,那都是英勇牺牲,没丢我们洛家的脸,我没有这种孙子。”

  奶奶推了下他手臂,说好不谈洛枫的父母,这孩子从小就没有父母怪可怜的,心里都想,也苦。

  爷爷似乎知道自己嘴急,把不该说的,全都说了。

  他们洛家不就是因为他父母的事儿,所以才不让洛枫,走他父母的路。

  洛枫难过的放下手机:“爷爷,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超越我爸妈。”他说完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奶奶听到他这语气,心里很难过,当即和他吵起来:“你这老头,什么不能说,你偏说什么,罚你今晚睡客厅,你不是说你年轻时候多厉害,吗,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厉害。”

  “那个,老婆,我厉害那是年轻时候了,这夜里天寒地冻的,我真的不行。”他撒娇的黏上去。

  “你不是很厉害吗,对我也是势在必得,我咋没看出来,你有多厉害呢?再讲条件,睡地板,我让佣人把沙发搬了。”

  他弱弱的松开手,有个沙发睡,他该知足了,不该要求太多。

  洛枫拿起座机:“去喝酒!”

  “洛总,现在是上班时间,我不能喝酒,否则要是被老爷子知道了,我会死的。”原诺做出格杀勿论的动作。

  “我批你放假,走!”洛枫帅气的拔起挂在椅子上的衣服。

  在酒吧包厢里,原诺看着他喝酒就跟喝水一样,眼睛都不带眨的,原诺忍不住说道:“这女人就是这样,你越把她当回事儿,她越不把你当回事儿,所以啊,要不然,我们换棵鲜花呵护。”

  洛枫抬头看了他一眼:“你以为我的为情所困,借酒消愁?”

  难道,不是吗?原诺一脸的不确定。

  洛枫手搭在他脖子上,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我,只是想喝酒,你喝不喝?”他话里满满的警告。

  原诺嘴里念着:喝!

  他一手拿起桌上的酒瓶,却没看到多余的杯子,于是直接对嘴喝,手挥了下,示意洛枫随意。

  这场救援行动,一直进行到晚上,消防员扑灭了火,他们进行大面积的搜救,还有清理危险物品,防止二次伤害。

  邢越累的瘫坐在草坪上,袁绍团从兜里掏出一块巧克力递给他:“吃点休息下,你都一天没吃东西了。”

  他接过巧克力,这才想起他已经忙一天了,他急忙跑出铁门,在外面围观的记者,看到他白大褂脏兮兮的,身上还有伤,立刻围上去。

  “请问,现在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伤员指数是多少。”

  “有人员死亡吗?”

  邢越从他们中间找到一条路,硬着头皮挤出去:“这些稍后会有人回答你们。”

  他跑到她停车的区域,看到她靠着睡着了,他嘴角露出丝温柔的笑意,他走过去,手握住车门把手,想着还是应该敲车窗礼貌些。

  他敲了几声,都没有把她吵醒,他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于是他手用力拉了下把手,发现车门开了。

  邢越俯身进去,检查她的体温,还有心脏跳动频率,发现都没什么问题,心想着她应该只是太累了。

  在他把冰凉的听诊器塞进她衣服里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她带着困意,转身,背对着他。

  “你干什么啊?”

  邢越看向她:“你,在这里等了我一天?”

  “嗯,你说等一下,让我等那么久。”其实也不全是,她昨晚赶策划赶太晚了,所以在等他的时候,忍不住睡着了。

  邢越一脸歉意:“实在是病人太多了。”

  柳青提坐起来问:“对了,那些住户怎么样了?说来,之前这片被我们合作的公司买下,说要开发商业楼,可是弄了很久都,没有下文,现在一把火烧了,反而干净了。”

  “恩,你饿了吗?”邢越在旁边耐心的听着她说话。

  “早就饿了,你带我吃点好的?”柳青提靠在他肩上说。

  邢越点头,下一秒他接到电话,指着前面能看到的小摊位说:“我们就去那里吃吧。”

  柳青提四处打量,心里直犯嘀咕,她还没有来过这种地方吃过饭,不过可以尝试嘛。

  邢越把菜单递给她,她摸到菜单油油的,有些嫌弃的放下。

  他看到后,想来她应该没来过这种地方吃饭,说真的,他也是第一次,路边这种小摊,看起来是没有卫生保障的,再来就是做的东西很不健康。

  “抱歉,因为临时有事,所以我们只能就近吃。”他说这话时,刚好有辆卡车经过,发出空车哐啷的声音,她完全没听到。

  “这家店是很好吃吗?”柳青提把菜单递给老板:“那就每样来一份。”

  菜上齐,她看向他,他拿起一串放嘴边,大口吃起来,他也像为她试毒每样都吃了点。

  确定没问题,他才看向她:“可以吃。”

  柳青提筷子夹起盘子里的炒米丝,尝试着塞进嘴里,感觉味道还不错,她小口小口吃起来。

  老板看到他们两个都敢吃他做的东西,于是拎起两瓶豆奶,不拘小节跨腿坐在他们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