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1章 饿了吃点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章 饿了吃点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1章 饿了吃点

  他拿出开啤酒瓶的开盖器,利索的撬开盖子,插上吸管,挨个放到他们面前。

  “一看就是斯文人,从不来我们这种摊位喝酒划拳吧?”他看向他们两个。

  柳青提握住吸管喝了口说:“我们两个工作都挺忙的。”

  老板看他们的穿着,帮自己开了瓶啤酒,喝了口,舒服的出了口气,然后说道:“是火灾那区域的工作人员?好工作,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她笑着说:“谢谢老板。”

  “这可不是什么好工作,要成家,还是得给女方安全感,不然婚后就是无休止的争吵。”老板感叹的说。

  老板说完后,直接起身回到厨房,他可以通过厨房,看到外面的情况。

  柳青提看向他的店铺,铺面很小,基本上桌子都摆在外面,用防水的麻料搭上,为客人遮风挡雨。

  到处可见的黑,脏,但是东西摆放的十分整齐,而且收银台的桌面干干净净,墙上的照片也擦得很干净。

  她从收银台拿起一包纸巾,朝里面的人说:“老板,你以前还入过队啊?”

  老板擦干净手从里面出来:“小姑娘,眼睛很利啊,是啊,不过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最后老婆跟孩子跑了。”

  “你干的可是很光荣的职业,他们为什么会跑?”柳青提不解。

  老板拿起抹布,开始擦拭桌面:“我老婆嫌我总是不着家,孩子发烧,家里有什么事,都是她一个人扛,她受不了。”

  “那,之后你有再找过他们吗?”她看向他。

  “找过,她给我孩子,找了个继父,对他还挺好的,比跟着我这个亲爹强。”

  “你做的东西真的很好吃,我会常来光顾的。”柳青提拿起纸巾走出去。

  一辆大众代步车经过,看到她时,车里的人都不敢确定:“刚才吃饭那人是柳总监吗?她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吃饭。”

  “有钱人的世界,谁能懂呢?”

  “去去,说不定这家店好吃,所以柳总监才看上的,她嘴多叼啊。”

  柳青提抽了张纸巾给他擦拭嘴角,然后甜甜笑了起来:“原来你吃东西,也会沾嘴角。”

  看他吃东西斯斯文文的样子,一看就是受过良好的教育,至少不是普通家庭出来的孩子。

  邢越拿过她手里的纸巾:“我自己来。”

  “天啊,柳总监竟然和男朋友来这种地方吃饭,这男的一看就是穷光蛋,真搞不懂,柳总监放着洛总高富帅不要,偏偏跟着这么个人,到底图什么。”

  “都说了,有钱人的世界,你不懂的,赶紧回家了,我们只配努力工作,好好生活。”

  老板这里的菜,量多又便宜,他们两个人吃还真有点吃不完,听了老板的故事,她觉得,这家店,其实也是米其林。

  她擦拭完嘴角说:“老板,给我拿个打包盒,我把剩余的打包回家。”

  过了会儿,老板拿着东西走出来,笑着说:“不浪费粮食,是个好孩子。”

  邢越是真的没想到,她会打包这里的食物,刚才听到她把这里的菜全点一份,还以为她有有钱人家的毛病,用浪费食物,来炫耀自己的财富。

  柳青提坐进车里,朝发愣的他喊了声:“邢越,你发什么呆呢?快上车。”

  邢越拿出钱包:“老板,多少钱?”

  “不用了,菜钱那位姑娘已经结过了,她是位好姑娘,你要好好珍惜,不然,会被人抢走的。”老板埋头开始收拾他们吃完的东西。

  他打开车门坐进去,她握住方向盘,调了个头问:“你要去哪里?”

  “火灾区,还有些后续工作需要处理。”邢越认真的说。

  她之前停的车位已经被人停掉了,只能再停远些:“要忙多久,需要我在这里等你吗?”

  “不用了,会忙到很晚,你先回去。”邢越推开车门。

  柳青提把打包好的菜分他一袋:“饿了吃点,我先走了。”

  邢越看着她,点头,拎着菜朝火灾区走去。

  如果她把所有打包好的菜给他,在他看来,那是种羞辱,可她没有,而是跟他一人一袋,那说明她尊重他。

  她这个细小的举动,在微凉的夜晚,让他心里充满暖意。

  柳青提看着他消失在她视线中,才开车离开,她拎着菜放到桌面上。

  欧阳信听到开门声,准时从厨房里端出菜,可看到她手里有打包好的,他伸手接过。

  “你在外面带菜回来,怎么不说一声?”

  “我吃过了,这些是我吃剩下的,你如果介意,我自己一个人吃。”柳青提开口说道。

  在他们这种家庭,虽然嘴巴上弘扬节约粮食,实际上,他们遇到不爱吃的,还是会转脸走人,留下一桌子的菜,他们根本就不屑再去看一眼。

  所以更别提会有打包盒这种东西,她想他是介意的。

  欧阳信一听是她吃剩下的东西,毫不介意的说:“没事,再一起吃点?”

  “我有点饱,过会儿吃宵夜,我去看会儿电视,你饿了,就吃点,照顾好自己。”柳青提边走边说道。

  他心里充满暖意,拉开椅子坐下,端起碗优雅的吃着。

  柳青提打开电视,满屏都是今天的火灾直播,还有兑着她脸拍的镜头。

  她嘟囔着:“太丑了,怎么可以把我拍的那么丑。”

  欧阳信走过去看了下,浑身僵硬住,从头冰到脚。

  他们说好在她二十六岁,他们就在一起,她怎么提前有男朋友了?

  柳青提朝他挥挥手:“欧阳信,你看啊,他们是不是把我拍丑了!”

  欧阳信嘴角抽动着,想露出笑容,可是他做不到,他抿紧嘴唇:“我有点不舒服,先回房间了。”

  她想了下,走过去敲了敲他房间门:“你是不是头疼啊,我这里有止痛片,你要吃吗?”

  他从小就有头疼的毛病,据说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她也不是很懂,但他只要疼,吃点止痛药就管用。

  欧阳信盯着门口,闷不做声,他们这么了解彼此,就应该在一起。

  她耳朵凑近门板,听不到里面任何动静,于是说道:“我把药箱放你房间门口了,你要是特别疼,就吃药,千万别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