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3章 听说,你生气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章 听说,你生气了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3章 听说,你生气了

  从吧台到门口,要穿过舞池,她走到舞池的时候,有几个男人拦住她。

  “妞儿,来刺激?要不要跟哥耍耍?”

  “滚!”柳青提冷冷的说道。

  “呦,有个性的咧,这个我要了,你们去选别的,今晚哥要玩死她。”

  柳青提从上到下打量他,眼里满是不屑,都快瘦成竹竿了,还不抓紧时间补补,在这儿跟她大发厥词。

  今天要是心情好,或许她就跟他好好玩玩的,可是她没有心情,她高跟鞋直接踹向他小腿。

  他脚一弯,直接跪倒在地上,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羞辱,他站起来,阴狠的瞪着她:“兄弟们,帮我抓住这婆娘,今晚我们有福共享。”

  他们早就对她的身材垂涎欲滴,听到老大发话,眼睛瞬间发亮,手里突然有劲了。

  柳青提脚下穿的高跟鞋,蹭了下地板,感受下滑不滑,然后双手握拳,底盘打稳。

  三两下就解决他们,大家一听打斗,全都看向这边,音乐也停了,老板紧忙从后台走出来,身后还带着一群小弟,威风的很。

  他很凶的说道:“是谁在我地盘搞事。”

  柳青提拍拍掌心,转身看向他:“老板,我跟你也是老相识了,帮你处理下恶心的苍蝇,不用客气,剩下交给你了。”

  他一看到是她,立刻点头说:“没事,你请。”

  老板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但总是给人感觉很怕她,对她毕恭毕敬的,温晴看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便往门口走去。

  柳青提拎起躺在地上的包包,往门口走去,她拿出车钥匙:“我送你回去吧。”

  此时,同行三人从餐厅走出来,走在邢越身边的,还有个短发,俏皮可爱的女生。

  袁绍团拉住他手臂:“那不是你女朋友吗?”

  邢越看过去,她穿着西装,从酒吧里走出来,一个好的女生,怎么可能出入这种地方。

  他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去要解释,或者等她走过来,主动跟他解释,以往他在哪里,她都会第一时间发现。

  当然这次也不例外,柳青提看到有个跟他长得很像的男人,就多看了两眼,没想到真的是他,不是还说没空吗,跑到这里来玩。

  她收敛表情,关上车门,温晴探出脑袋:“怎么?你看到熟人了?”

  柳青提朝他走过去,笑着说:“邢医生,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你。”

  她,怎么突然间叫他邢医生了。

  袁果果主动上前:“这位漂亮的小姐姐,我自我介绍下,我叫袁果果,是那老头的。”她看向他们两人,好像并没有人在听她说话。

  袁绍团把她拉走,笑着说:“你们慢慢聊,我们就先回去了。”

  柳青提笑着说:“你等一下,我没什么好跟他聊的,我先走了,你们继续。”

  她说完后,潇洒转身,开车离开,一点都不拖泥带水,走的干干脆脆。

  邢越不解的看向她,不是应该跟他解释,为什么去酒吧的事情吗,她走了?

  袁果果走过去说道:“邢哥哥,你女朋友好像生气了。”

  柳青提手用力握紧方向盘,说什么没空,都跟别的女生,见家长了,他就是在敷衍她,她要是再搭理他,她就,不姓柳。

  温晴看向她:“看到自己男朋友,跟别的女生站在一起了?而且你生气的点,是那个女生看起来比你嫩。”

  “你说,我们才二十五岁啊,怎么就成老女人了。”柳青提不解的说。

  温晴笑着说:“年不年轻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喜不喜欢你。”

  他,话刚到嘴边,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是啊,她从来没有问过他,他到底喜不喜欢她,反而是她一直把喜欢挂嘴边。

  送温晴回家,路过那家小摊位,看到周允田在收拾东西准备收摊,她下车,走过去:“老板,可以做碗吃的给我吗?”

  周允田看了眼时间:“都这么晚了,你还没吃东西吗?”

  当即他放下椅子:“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柳青提坐回他们一起坐过的位置,前不久刚坐过美甲的手触碰油腻腻的菜单:“我可以点每样都来一份吗?”

  “可以,进来吧,我把外面收一下。”周允田邀请道。

  她毫不犹豫走进去,周允田给她拿了瓶豆奶:“你就不怕我是坏人?现在电视剧都在演,厨房谋杀最佳地点。”

  “那你不会杀我吧?我还想活着,多吃点你做的东西。”柳青提笑着问。

  “那我考虑下。”他套上围裙,走进厨房。

  他们两个边吃边聊,她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很解压,可能真的不是任何人都能接受,另一半不是随时随地出现,陪伴在身边。

  还是老样子,吃不完打包回去,听到开门声,欧阳信端着吃的从厨房出来,看到她又带回来外卖。

  他解开袋子尝了口,还是上次那个味道,是同一个人做的:“你最近,很喜欢吃路边摊吗?那里做的东西很不卫生。”连打包看上去都那么廉价。

  “啊,挺好吃的,不常吃。”柳青提拿起杯水喝起来。

  她手机收到信息,看到这还是邢越第三次主动给她发信息,还真是稀奇,上次说燕窝,还有脖子上的吻痕,这次又会说什么。

  她点开看了眼:我在你家楼下。

  楼下?柳青提把腿上的抱枕扔到一边,然后跑出阳台,朝下看,确实看到邢越站在车旁,而且此时他也朝楼上看。

  他们视线似乎在空气中对碰,生成暧昧,她兴奋的脚步乱蹦,然后跑出家门。

  欧阳信在厨房收拾东西,就听到关门声,他探出头喊了声,并没有听见她的回应。

  他擦干手上的水渍,嘴里嘟囔着:“都这么晚了,出去干嘛。”

  柳青提走到他面前:“你找我有事吗?”

  “听说,你生气了?”邢越犹豫很久问出口。

  她一听,脸色瞬间凝滞住,连带着不高兴一起发泄出来:“你听谁说的,我没有生气啊,我高兴的很,你要是找我没别的事,我回去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