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6章 老女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章 老女人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6章 老女人

  柳青提深呼吸:“这个问题我说过多少遍了,你不是新来的吧?你做的数据表格,还不如穆沐实习生,重做!”

  她手捏着文件,强忍着泪水跑出办公室,柳青提抬头看了眼:“你们拿着高薪,就要对得起这价位,要是能力不足,会有人接替你的位置。”

  她隔着还没完全关紧的门听到柳青提的话,再也控制不住,跑回工位上哭起来。

  男士走过去安慰:“她这个二十五还嫁不出去的老女人,是有些生理不平衡,你别放在心上。”

  “是,我这做不好,那做不好,可我努力了呀,她凭什么一句话否定我的努力。”抽抽搭搭的,让男生心生愤懑不平的心。

  “她可能最近大姨妈来了,你们女生不是更懂女生吗?”

  穆沐看到整个办公室的气氛,有些低沉,于是自作主张的订了下午茶,请大家吃。

  他们休息回来,看到有吃的,瞬间像打了鸡血,朝吃的扑过去。

  “这谁买的?这家店的东西都特别好吃。”

  穆沐走过去笑着说:“这都是柳总监请大家吃的,她说最近你们辛苦了。”

  他们一听到是柳总监请吃的,立刻放下东西,拍拍手上的糕点屑:“她会有这么好心,这魔头骂完人可是从来不跟人道歉的,怎么可能。”

  穆沐看向他们,以前柳总监那么难相处吗,可是她觉得还好,柳总监人挺好的。

  “你是新来的不知道,她连公司规定的节假日也照样工作,搞得我们都不知道什么叫放假,放假的时候,手机都不敢没电关机,就怕被这魔头抽中,电话没接到,位置不保。”

  “对啊,就为这件事,我女朋友对我意见大了,分分钟想跟我分手,我容易吗,一把年纪,好不容易才谈到个女朋友。”

  穆沐不解的说:“那既然你们对柳总监这么不适应,那为什么不换岗位,或者工作?”

  “换岗位?调去跟温晴混?那还不如在刘青提这儿,至少这儿还有点人情味。”

  “换工作?离开这里,哪里还有这么高工资的位置,你是刚进社会,不知道人间疾苦,我们是打拼了多久,才混到现在这个位置。”

  “都别说了,既然柳青提肯请吃的,那我们就领情吧,毕竟以后还是要跟着干的。”

  他们拿起外卖,开始分,柳青提去复印室领文件,看到他们在分东西吃。

  她严肃的说:“上班时间就不要吃了。”

  “好的,柳总监。”

  柳青提看了眼,直接走进办公室,手指快速敲打键盘,让自己忙起来。

  在立交桥附近发生车祸,病人送往衡光医院,袁绍团立刻换上手术服,走进手术室,今天做了几起手术,他身体有些吃不消。

  晚上还由他值夜班,邢越看向他:“老袁,要不然交给我,你回去休息吧。”

  “你行吗?”袁绍团不确定的问。

  “还有别的医生在,应该没什么问题。”邢越认真的说。

  “我不是说病人,我是说你,最近你都帮护士值夜班了,我记得你是有女朋友的啊?”袁绍团看向他。

  “我只是想积累工作经验。”邢越回避这个话题。

  “我跟你说,小女生最记仇了,你要是和别的女生互帮互助,不清不楚,她会念你一辈子的。”袁绍团友善提醒。

  可是现在她都不是他女朋友了,已经没有人会念他一辈子。

  邢越晃过神:“现在以工作为重。”

  他们都试图忘掉这段过去,试图重新开始,所以为此都很努力着。

  她每天都照常上班,照常骂人,照常下班,没有什么不一样的事。

  终于她去了医院,可能是因为骂人太多了,嗓子发炎说不出话来了,医生跟她说:“你肝火太旺,开点药吃,要是还不舒服,来打点滴。”

  而他每天都帮人顶夜班,累的终于晕倒在地上,那些人看到于心不忍,悄悄给他包红包,就当做是这段时间的答谢,但再也不敢让他帮忙了。

  温晴约她到酒吧:“你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要不然去相亲?”

  “要是能有看对眼的,你不早就嫁了吗?”她扯着嘶哑的嗓子说道。

  她心想着,这个温晴是不是故意的,明知道她嗓子不行,就不知道约个安静点的地方,至少说话还能听得见。

  “你这人就应该变成哑巴。”温晴抿了口酒讽刺道。

  她们都陷入了沉默,随后温晴缓缓开口:“我是想让你换个环境,就不会这么困扰了。”

  柳青提挺起胸膛:“我好得很,什么事都没有。”

  “估计也就你觉得自己什么事都没有。”温晴淡淡的说道。

  “算了,不跟你说,我回家了。”她结了酒钱,往酒吧走去。

  温晴追上去,柔软的身体像是挂在她身上,浑身还带着淡淡的酒气:“你酒都没喝,给我结账,是对我有什么想法吗?我心里有人了,你没戏。”

  柳青提翻了翻白眼,这人是喝了多少,醉的不轻了。

  她抖了下肩膀:“你心里那人是谁啊?”

  “不告诉你,我一直在等他,他说过,会回来娶我的。”温晴说的一脸天真。

  男人的这种鬼话,到底骗了多少女人,说不定他早就在外面成家立业,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也就她还信以为真。

  “温晴,你到底喝了多少酒啊,连男人女人都分不清,我对你可没同性癖好。”她推开温晴。

  可她就像个八爪鱼,又再次缠上来,温晴嘟囔着:“你就送我回家嘛。”

  “你家在哪里啊?”她询问。

  她们虽然平时私下回聚,但很少过问私生活,包括家在哪里。

  温晴迷糊的指着前面:“在那里。”

  柳青提拖着她走了很远的路,累的气喘吁吁,不是说就在前面吗,到底前面哪里,都走了这么远了,还没到。

  “喂,温晴,你家到底在哪里啊?”

  “就在前面。”她嘟囔着,眼睛都没睁开过。

  柳青提歪头看到她这反应就知道,她肯定说胡话,柳青提拦了辆出租车,把她扶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