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2章 坏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章 坏了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2章 坏了

  邢越盯着,脸凑过去张嘴,可是葡萄却被她反手握在手心,她身体直起,认真的看向他。

  “我跟你讲个秘密,看到这颗青葡萄了吗,当年我妈怀我的时候可爱吃了,所以我就叫青提,可以吃的,所以,你觉得好吃吗?”她脸颊凑过去,朝他眨了下眼睛。

  邢越吓的后退:“那,以后我不买青葡萄了。”

  “别啊,我爱吃青葡萄,自己吃自己,挺过瘾嗒。”她再塞一颗到嘴里。

  邢越盯着她红润的嘴唇,不停的蠕动着,让他有点心痒难耐。

  他低头小声的说:“青提,答应我一件事,积极配合治疗好吗?有什么问题,我们一起面对。”

  柳青提停下吃东西的动作:“不是,你等等,积极配合治疗?我是得什么病了吗?”

  怎么听他说怕怕的,可是她怎么不记得她身体有什么问题啊,过几天到公司每年体检了吧,到时候要好好查查身体状况。

  邢越握住她的手:“我看你最近掉发挺严重的,你没问题吗?”

  “掉,掉发?”她很少掉发的。

  邢越看她这一脸懵的样子,松了口气说:“明天我就带你去检查。”

  就昨晚他们躺在一张床上,两人就没睡着过,所以他们就默契的各睡各的。

  次日,邢越从沙发上醒来叠好被子,走进厨房开始准备早餐。

  柳青提揉着乱糟糟的头发,眼神迷离的走到餐桌边,自然的倒了杯喝起来。

  “你醒了?”声音从她身后传出,是男性的嗓音,充满磁性,还有丝喉咙干渴的沙哑。

  她现在,在……她眼睛看向四周,心里有了答案,她五官皱成包子,捂住脸朝房间跑去,再出来,已经是一身休闲服,妆容精致的女神。

  她撩了下头发,看向他:“你,应该没看到什么吧?”

  邢越嘴角微微上扬,什么都不说,只是盛了碗粥,放到她面前。

  柳青提拿起勺子,优雅的小口小口吃着,邢越看向她:“吃完,我们去医院检查。”

  “不用,公司有安排年检,过两天就是了。”柳青提不以为意的说。

  邢越着急的说:“那不一样。”已经确诊癌症,再去做体检,已经没有意义了。

  她现在最需要的是住院治疗,他不能再放纵她了,自从她搬过来后,他特别珍惜每天,所以一直没有跟她提去医院检查的事。

  邢越收拾完东西,开车带她到医院,碰巧被袁绍团撞见他们去妇科检查,他笑着说:“你这小子,动作还挺快,产检?”

  柳青提皱起眉头,什么产检,他们明明还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对了,她为什么要来妇科检查?

  邢越抿紧嘴唇,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牵着她的手,一步步朝医生办公室走去。

  他们停在主治医生办公室门口,她看到,记忆一下子涌上心头,这不是江雨晨的主治医生吗,对啊,之前就是江雨晨用她身份挂的号。

  她转身紧张不安的抓住他的手:“你说我得了什么病?”

  “子宫癌,晚期,晚期也分档,这个病在我们国家医疗水平来说,治愈还是有希望的。”邢越担心她消极治疗,所以半诱哄道。

  柳青提转身往电梯方向走去,她嘴里一直叨叨着:“我就觉得她怪怪的,可没想到她连这个都瞒着她。”

  邢越以为她临阵脱逃,立刻追上去抓住她的手:“青提,你的病已经耽搁不起了,你现在要做的,是住院治疗。”

  柳青提无视他的劝说,拿出手机,打给温晴:“出事了,我们约在江雨晨住的酒店见面,见面再详说。”

  邢越用手挡住,不让电梯门关上:“跟我走。”他不想听她说话,拽着她的手,想让她出来。

  她反握住他的手,眼神很难过的看向他:“所以,你是因为误会我得了这个病,你才跟我在一起的,那我现在告诉你,得病的不是我,是我一个朋友,我们还能继续吗?”

  邢越瞳孔微微放大,纤长睫毛落下的投影,显得很是暗沉,他犹豫了。

  柳青提松开他的手,在电梯就快关上门那刻闯进电梯里,电梯门关上,阻隔他们所有的联系。

  他机械性的转身,盯着电梯往下滑动的数字,他才反应过来,手指摁了摁电梯,另一个电梯门始终没有打开,于是他推开安全通道的门走楼梯。

  可他还是晚了一步,她上了出租车,邢越拦下一辆出租车,跟上她。

  温晴直接从公司赶去酒店比较快,她到达时,温晴已经在酒店大堂等待,她跟温晴边走边说明江雨晨的情况。

  虽然她结婚之后,她们三个人就没再联系,可当时在老韩手底下培训的时候,她们关系很好。

  干她们这行,能拥有良性竞争的友谊很难,所以她们一直都很珍惜这份回忆。

  温晴气急败坏的说:“江雨晨这不是在胡闹嘛,都这种情况了,还想着开民宿,有命收钱吗。”

  “你现在就别说这些了,还是想着等一下怎么劝她接受治疗。”柳青提找到房间号,摁了摁门铃,迟迟没有回应。

  她拿出手机打给江雨晨,似乎在门里面听到手机铃声,她把耳朵贴着门板,想再确定下。

  “温晴,你听,是不是手机铃声?”

  温晴凑过去,听了下,嘴唇张开:“坏了!”

  她跑到电梯,下去找前台,可前台的意思,要保护客人隐私,所以她们不能私自开客户的房间。

  温晴什么方法都试过,还是不能说动前台,于是她只能打电话给柳青提,帮忙想想办法。

  柳青提用她的身份信息登录衡光医院的后台,掉出她的病例,然后发给温晴。

  温晴秒懂,她手故意遮住病人姓名,只是把确诊情况给她们看:“我朋友是癌症晚期患者,你要是不想酒店背上死人的新闻,你就不要开门。”

  前台看到有些慌张,她立刻拿出手机联系经理,由经理带着万能卡领着她们进屋。

  门打开,只见江雨晨身体朝门口倒下,手还伸向门口的方向,整个人昏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