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5章 都不可以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章 都不可以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5章 都不可以

  温晴下意识躲开,本来养老院为了省空间,能容纳更多的老人,所以每个房间都是用最小的平方,设计最大的空间,门口自然也很小。

  她情急之下躲开,剩下的只能靠柳青提自己面对,柳青提手举着手机,眼睁睁看着凳子朝自己飞来。

  凳子就要砸在她脸上时,一只手臂突然伸到她眼前,只见邢越两只手接住凳子,往旁边扔去,整个人充满戾气,竟然敢伤他女人。

  柳青提看到他手臂红肿了一块,气急了,把他护在身后:“韩志远,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伤我的人,我可是拍下你犯罪的证据,你信不信我现在立刻报警,送你去吃牢饭。”

  韩志远一听报警,有些怂了,可是想到这些人是他老爸的学生,平时就对他老爸有求必应,而这死老头只有他一个儿子,不帮他,难道想绝后,于是他有恃无恐的冲上前。

  “臭八婆,把手机给我。”

  邢越把她护在身后:“这个时候,应该男人在前面挡着。”

  他精确地找到人身体的穴位,不费力的就把韩志远放倒在地,韩志远一屁股坐在地上,想起身把这娘炮打扁,可是却发现自己身体麻痹,动不了了,韩志远有些害怕。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怎么都动不了了,韩老头,你就任由这些外人欺负我。”他怒吼道。

  韩天民无奈的说:“我都跟你说了,我已经没有钱了,你以后要学会自己挣钱。”

  韩志远一听,整个人怒了,这时,他身体开始有点知觉,他不管不顾站起来,抓住老韩的衣服,恶狠狠的瞪着。

  “死老头,你骗鬼呢,你年轻的时候,不是光顾着挣钱,没时间管我吗,你不是口口声声说,那些学生不能没有你吗,怎么,那些学生现在没来报恩?”

  温晴最见不得这幕,她冲上前,用力把他拉开:“老子挣钱,就必须留给儿子吗,谁规定的,也不看看你这个德行,多少钱够你败!”

  “我才拿你这么点钱,你就没钱了,说,你是不是偷偷把钱给这两个臭婆娘呢?”他威胁到。

  韩天民见他这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又生气,又懊悔,他的确帮助过很多在行业里迷路的学生,可唯独没教好自己的儿子,他真是愧为人父。

  韩志远看到他这闷声的模样,更加确定他的钱,就是在她们身上,柳青提有人护着,韩志远想到刚才的那种麻痹的感觉,内心还有些发怵。

  于是他把手伸向温晴,他抢过她的包,搜着里面的东西,瞳孔越发贪婪。

  “钱呢,我问你钱呢?”

  温晴抿紧嘴唇,什么都不想说,就看着他继续翻东西。

  他一着急,把包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来,在里面发现了一张银行卡,温晴看到,扑过去抢过那张卡。

  韩志远指着她威胁道:“你,把钱给我。”

  韩天民捂住心脏,坐在床边,感觉心口剧痛,随后整个人倒下,脑袋撞向床缝,身体倒向地面。

  柳青提跑过去,扶起他:“老韩,老韩,你怎么样,叫医生。”

  邢越走过去,蹲下身,检查他的身体状况:“他急救丸放在哪里?”

  负责这个病房的护士匆忙跑来,听到他们要找那个东西,立刻拉开抽屉,取出药瓶递给他。

  邢越看了眼,倒出药丸,用水送服下,然后手抚着他胸口,让他气顺点。

  护士在旁边说:“韩老先生,心脏就一直不太好,再加上他家人隔三差五来闹,他身体越发不好了。”

  韩志远抢夺的动作有短暂停留,他想着要不要走过去看看,但心很快就冷下,他为什么要去看这么狠心的父亲。

  于是他用力抢过温晴手上的银行卡,跑出房间,温晴看到,蹲在地上找手机,立刻拨通银行的电话,冻结她那张卡,约定好时间再去补办。

  他的主治医生来过,确定他没什么大碍,大家都松了口气,柳青提和温晴两人疲倦的靠在一起。

  柳青提看向她:“那个混蛋抢走你的卡了吗?”

  “恩,不过我已经让银行的人冻结,没什么大问题。”温晴微笑着说。

  门口传来咳嗽声,她们一起回头,柳青提朝她伸出手:“雨晨,你站在门口做什么,快过来啊。”

  起初她听到老韩房间里传出声音,她很想去帮忙,可是她又害怕看到他,因为要是当年她没那么倔,说不定现在她会过得很好。

  她真的没脸见到他,后来场面一度混乱,她想帮忙,可却不知道该怎么帮,怕越帮越忙,所以没有出面。

  江雨晨看着床上,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心里百感交集,熟悉的感觉又涌上心头。

  她手不停的颤抖,她用另一只手强行摁住,忽然有种喘不上气的感觉,她身体摇摇欲坠,向后倒去。

  邢越刚好接了热水回来,看到,伸出手臂,绅士托住她身体,帮她稳住重心。

  她神志逐渐恢复清醒,看向他笑着说:“谢谢!”

  邢越把热水壶放在床头柜上,柳青提看向屋里的人:“都饿了吧,我去买点吃的,邢越,走!”

  他们走进电梯,她单手撑在他脑袋一侧:“我说,你当着我的面搂别的女人,就没想过我会吃醋吗。”

  邢越看向她,有些诧异,没反应过来,还以为她会一直误会他,不跟他说话。

  其实从她跟过来,一直跟到她来养老院,她心里多多少少都有点触动,她相信他不完全是因为误会她生病,所以才提出他们在一起。

  所有有些误会自然解开,就没必要再揪着不放,过好眼前每一分钟,不是很好吗。

  难道要像老韩那样,等到这么老了,才后悔最重要的事,却没有完成好。

  柳青提伸出手,在眼前打了个响指:“你发什么呆呢?”

  邢越瞬间回神,认真的说:“我是医生。”

  “可是你在我面前,只是男朋友的角色,我不许你碰别的女人,也不许你帮别的女人上药,检查身体,任何肢体接触都不可以。”她蛮横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