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9章 食物中毒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章 食物中毒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9章 食物中毒

  她缓了缓问:“柳总监怎么样了?”

  洛枫抬头看了眼说道:“还在里面,不清楚。”

  穆沐抿紧嘴唇,随后说道:“我听柳总监说,本来今天你们是要出差的,柳总监的工作,我比较熟悉,不如就由我替她吧。”

  洛枫抬头看向她,身体往后仰,靠在椅子上,双腿交叠,打量她。

  “有些工作,你代替不了。”洛枫冷冷的说。

  他拿出手机打给原诺:“把机票改签,青提进了医院。”

  “这,这么严重,好好好,洛总,我马上把机票改签。”原诺着急忙慌的做事去。

  穆沐死死咬住嘴唇,她为什么代替不了,不就是工作吗,只要他肯交代,她可以做好的。

  “洛总,可是工作要紧啊。”穆沐看向她。

  洛枫质疑的看向她:“我做事需要你指点?”

  穆沐怯懦的摇头垂下脑袋:“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这时,医生从急救室走出来,洛枫上前:“医生,她怎么样了?”

  “哦,食物中毒,已经给她洗胃了,观察两天,没什么事就可以出院。”

  洛枫心里直犯嘀咕,好好的,怎么会食物中毒呢,难道她不想跟他出差,所以才这么做的,可是她不像是这种临时打退堂鼓的人。

  穆沐听到医生的话,双手握的更加紧,手指不安的扣着。

  邢越下班回到家,看着空荡荡的屋子,他习惯性的走进厨房,做两个人的饭菜,端出来的时候,他朝房间喊了声,空荡荡的屋子,没有回应。

  他轻轻推开房间门,依旧空荡荡,这时他才意识到,她出差了,也不知道她到达目的地没有。

  他拿起手机打给她,洛枫拿起她手机,看到备注是宝贝。

  洛枫用力握紧手机,下一秒松开,他按静音,把手机放进柜子里,然后拉开椅子坐下,寸步不离守着她。

  原诺拎着吃的赶到:“洛总,柳总监没什么事吧?你先吃点东西。”

  穆沐盯着病房里的人,这刻,她突然发现,自己是有多么的可笑,她一直追求的,全都是不属于她的东西,他根本连多余的视线都没有给她。

  她后背靠着墙壁,冰冷的墙面,透过布料,传递到她的肌肤,很冷,很冷。

  傍晚,柳青提醒来,她看向周围:“我,这是怎么了?”

  洛枫倒了杯温水给她:“你食物中毒了,你今天有吃过什么东西吗?”

  柳青提顺着他的话仔细回想,她就想起了出发前的那杯咖啡,她看向他:“穆沐来了吗,我要单独见她。”

  他愣了下,然后点头,他们走出去,穆沐站在门口犹豫着,柳青提双手撑着床,坐起来。

  她微笑着招手,让穆沐过来,穆沐垂着脑袋,就像做错事的孩子,走到她面前。

  “对不起,柳总监,你住院是我造成的,我真的没想到,那个东西多放一点,会食物中毒,我只是想你肚子疼,我好代替你。”穆沐立刻坦白。

  “我都知道,但是我要告诉你,工作是工作,感情是感情,就算你已经是总裁夫人,你也要为公司着想,每个人职位不同,总有不可代替的职能,就像你做我助理,管理我一天的时间,如果没有你,我一天都不知道该要干些什么。”柳青提温柔的说。

  “柳总监,这件事,是我做错了,我会辞职的。”穆沐突然就觉得自己不适合这个岗位。

  “每个人都是从犯错中一步步走过来的,谁又能说,自己的路是一帆风顺呢。”柳青提真挚的看向她。

  身处每个行业,可以能力不足,但是绝不能因为错误能打退堂鼓,越是不行,越要证明自己,总比昏昏碌碌,找个人嫁了,当起全职太太,然后照顾家里的衣食住行,每天能谈论的,只有柴米油盐,女人,值得活出最好的自己。

  穆沐扣着手指说:“柳总监,我再也不会这么做了,我一定会好好工作的。”

  柳青提笑着说:“以后有机会,我会争取让你们独处。”

  她果断摇头:“不用了,我觉得与其追求自己够不到的人,还不如过好眼前。”

  “工作重要,爱情也是可以拥有的,不然,就会像我一样,被人在背后叫嫁不出的老女人。”柳青提轻松的说着。

  “柳总监,你都知道!”她诧异。

  柳总监看着两耳不闻窗外事,除了工作,没有任何和同事接触的私人时间,还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呢。

  “你们那点小肠子,我能不知道?”柳青提眼睛看向天花板,看到吊瓶里的液体差不多完了,于是说道:“帮我叫下护士。”

  拔掉吊针,她就办理出院了,穆沐扶着她上车;“柳总监,你真的原谅我了吗?”

  “恩,好好工作,我看好你。”她轻拍穆沐肩膀,给予鼓励。

  在柳青提的强行要求下,他们往机场去了,车由穆沐开回公司,在登机之前,她看了眼手机,看到有未接电话。

  她刚想回拨,原诺走过来:“现在要登机了。”

  柳青提收起手机,下飞机再给他打电话也是一样的。

  邢越坐在餐椅上,盯着对面空空的座位,突然有些食之乏味,心想着,他以前不是一个人吃饭吗,怎么没有这种感觉。

  他匆忙吃了口,就回房间洗澡睡觉了,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眼睛时不时看向身旁的位置,以为她还在。

  他拉起被子盖住头,他真的是疯了,他忽然发现,下班回到家,要是看不到她,他总觉得心空荡荡的。

  邢越拿出手机,再打给她,她的手机关机了。

  他们失去了联系。

  他不安的坐起来,看着窗外城市的夜色,他从冰箱里拿了罐她买的酒,坐在窗边喝起来。

  下飞机,已经快六点了,柳青提伸了伸酸痛的肩膀:“我回去房间睡一会儿,有事叫我。”

  她打着哈欠,拿着房卡走进房间,她倒在床上,拿出手机,拨通他号码。

  而此时他正在和袁绍团值夜班,医院刚接到突发心梗的患者,需要及时做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