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0章 她只是我的妹妹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0章 她只是我的妹妹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50章 她只是我的妹妹

  她打过去,电话一直都无人接听,她有些不高兴,心想着他是不是还没醒啊。

  柳青提从行李箱拿出套休闲装,进去里面洗澡,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想象他就睡着身旁,很快就入睡了。

  袁绍团安慰的拍拍他肩膀,看了眼手表:“死亡时间,七点,三十一分。”

  护士拉起白布盖住死者的头,然后推着他走出手术室,他们两个随后走出来。

  邢越摘下口罩,浑身被难过笼罩,他没走一步,身后跟着的影子,都透着忧伤。

  他走进更衣室,无力的坐在木椅上,双手摊开,他定定的盯着自己手心,似乎上面沾满了鲜血。

  再快一分钟,病患或许就能救活,他要是速度再快一点就好了。

  袁绍团换上白大褂走出来,看到他还没换,走过去坐下说:“我们这份工作,就是要看透生死,多做几台手术,你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邢越讽刺的说道:“是谁说,做医生就能看透生死的。”

  他平时看这小伙子做事挺好的,怎么关键时候轴呢:“这只是个过程。”

  袁绍团觉得这种事情还是要本人想通,他多说无益,他起身拍拍邢越的肩膀。

  邢越在椅子上坐了很久,起身打开柜子,拿出白大褂换上,看到手机有她打来的记录。

  他立刻拨回去,柳青提被电话震动的声音吵醒,翻来覆去,手伸起摸索着。

  她把手机放在耳边,声音懒懒的说:“喂。”

  “青提。”邢越觉得难过的时候,能听到她的声音,心情平复了些。

  柳青提听到他的声音,瞬间清醒过来:“我刚才打你电话,你干嘛不接啊?”

  邢越缓缓开口:“刚才医院送来一位心梗患者,我们进行抢救。”

  “哦,救死扶伤是第一,我支持你。”柳青提接在他哽咽停顿的地方说道。

  这时,有人敲响她房间门,她掀开被子,手随意整理了下头发跑去开门。

  原诺拎着早餐给她:“柳总监,费总在高尔夫球场等我们。”

  “好,我收拾下,马上过去,洛枫呢?”她好奇的问了句。

  “洛总亲自去准备礼物,打算一会儿送给费总,和他的太太。”原诺恭敬的说。

  柳青提点头,手拎着早餐,脚轻轻一顶,关上房间门,她注意力回到电话上。

  “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你先去忙吧。”邢越刚才情绪上来,真的很想说出口,但过后,平静下来,他有觉得说不出来了。

  柳青提走进洗手间:“那好,随时联系。”

  她洗漱后,吃过早餐,就去找洛枫,他们一起出发去高尔夫球场。

  今天的风很大,吹得她散落下来的头发到处飘,从远处看,她就跟女鬼没什么区别,每次她想说话,头发顺着暖流,会卷进她嘴巴里。

  身为女神,怎么能容许这种难堪的画面发生,她双手护着头发说:“这个费总是谁啊?不知道天气不好吗,还约来高尔夫球场。”

  “听说是他的太太,想看他打高尔夫球,所以就顺便约在这里。”洛枫淡淡的说。

  柳青提穿着高跟鞋,踩在高尔夫球场的草地里,那可真是享受,感受到一路坑坑洼洼,身体不平衡。

  好几次她都差点摔跤,好在有洛枫在旁扶住她,让她心里的火苗蹭蹭上涨。

  他们走近费总,他的助理提醒:“费总,阅视的人到了。”

  坐在费誉诚身旁的女人,嗲嗲的说:“你快点啊,我要你进那个口。”

  他宠溺的说:“好!”

  他俯身做好姿势,挥手,杆子弹起,球瞬间在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然后进了那么口。

  肖蜜儿站起来,扑进他怀里,兴奋的蹦着:“老公,你真厉害。”

  让他们整个阅视代表在旁边等着,就是来看他们怎么秀恩爱的,洛枫脸色越发的难看。

  柳青提歪着脑袋,想看他们的正脸,为什么她会觉得他们有种熟悉的感觉。

  下一秒,他们转过身,费誉诚一眼就看到她:“青提,你什么时候跟阅视混了?”

  洛枫不解的看向她,他们认识?

  肖蜜儿紧张的拉住他手臂:“诚诚,你不是答应过我,不和她私下联系吗?”

  柳青提翻了翻白眼,走过去,直接坐在她的椅子上,从包里拿出胶圈,绑好头发,仰头挑衅的看向她。

  “哥,你约我来这种地方,有考虑过女士穿高跟鞋很不方便吗?”她伸起双腿晃着。

  费誉诚宠溺的说:“是,都是我的错,你,去给我妹买双平底鞋。”

  肖蜜儿娇嗔着:“诚诚,你继续啊,我还想看呢。”

  自从他娶了这个老婆,她是怎么看都不顺眼,外界还总传言,他是宠妻狂魔,逐渐的她就不愿跟他们多来往。

  这次见面,当然是一如既往的,搞破坏。

  柳青提伸出双手:“哥,我走累了,我还饿,你抱我。”

  费誉诚手指滑过她鼻尖,满脸的宠溺:“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就喜欢赖着我。”

  他俯身将她抱起,往高尔夫门走去,被晾在一边的肖蜜儿,气到抓狂,眼神恶狠狠的瞪着他们背影,脚跺了下,跟上他们步伐。

  洛枫同样跟在身后,刚才听到他们的对话,还以为她是费总的情人,听到只是妹妹,他松了口气。

  肖蜜儿追上去,挽住他手臂:“我还想看你打高尔夫。”

  费誉诚温柔的说:“改天,我们有的是时间,我妹饿了,我们去吃点东西,你想吃什么?”

  “说道厨艺,哪比得上我们家的厨子,我们回家吃。”她提议道。

  “好,都听你的。”费誉诚搂着她腰上车。

  柳青提手摁住车门:“哥,我觉得你这车看上去比较舒服。”

  他朝她伸出手:“那就一起。”

  肖蜜儿抱住他手臂,将他手拉回来:“这车小,容不下那么多人,你去后面那辆。”

  她瘪了瘪嘴,然后朝后面车走去,她才不想看他们洒狗粮,真以为她有窥视的癖好啊。

  门口接待员关上车门,费誉诚温柔的说:“蜜儿,她只是我的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