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5章 约会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5章 约会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55章 约会

  他们两人面对面坐着,时不时对视,都会忍不住笑,他们似乎都不用再说话,都能看到彼此心中所想。

  邢越看到她吃完了,主动站起来收拾碗筷,柳青提抽了张纸巾擦拭嘴巴,跟着进厨房。

  “我来帮你吧。”

  “不用,我来就可以。”邢越宠溺的说道。

  柳青提突然想到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她背靠着门板:“都说女人要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你有什么看法?”

  “不一定,如果是你,我都可以。”怎样都可以,哪怕做一辈子的饭,哪怕她什么都不做,只要待在他身边就好。

  柳青提脑海里不停的回路他的话,才惊觉,他这是占她便宜,她不好意思的怒斥:“谁是你的。”

  邢越看了她一眼,那眼神,温柔的都可以掐出水来,甜甜的,很上头,她刻意别过脸,躲过他的视线。

  他洗好几个盘子,简单收拾好厨房,追着她身影去,见她站在阳台吹风,他路过沙发,顺手抄起上面的毯子走过去。

  他摊开毯子盖在她身上,走到她身边:“在想什么?”

  柳青提双手抓住毯子,扭头看向他,戏谑的说:“我在想,等一下我们睡哪里。”

  邢越忍不住笑了下:“你睡沙发,我睡地板。”

  他们都知道纪紫君不喜欢她,如果她们两个睡在一起,反倒让人担心,不如就睡在他身边。

  她对他真是越来越爱了,他总是体贴的安排好所有的事,她踮起脚尖,快速亲吻他脸颊,然后跑进客厅。

  邢越关紧阳台门,跟着走进去,铺好床后,他关上灯。

  空间陷入黑暗,只能依靠城市的灯火,微弱的看着周围的环境,她头枕在手臂上,眼睛睁开,眨也不眨的盯着他。

  邢越忙了一天,本来很困,可是她总是盯着他,反倒让他浑身燥热,难受的睡不着。

  他声音带着丝沙哑:“你,还不想睡?”

  “嗯,睡了。”她立刻闭上眼睛,虽然她睡了一天,可是当身边有他的味道时,她还是会觉得很困。

  半夜,‘嗯’突然有重物压在他身上,他闷哼了声,睁开眼睛,看到她半条腿落在他腹部。

  邢越看着她不安分的睡姿,忍不住失笑,所有的结果他都想过,唯独算漏了这个,她睡觉不老实。

  次日早晨,柳青提从被子里伸出手,绷直的伸着懒腰,她睁开眼,入眼是沙发,她激动的坐起来,发现自己睡在邢越的位置上,还盖着他的被子。

  她挠挠脑袋,一脸懵,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是应该睡在沙发上的吗,怎么到他被窝里来了。

  她跪在垫子上,主动叠好被子,在她家,叠被子这种事,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这不,到了他面前,还是应该表现的好一点。

  柳青提拿起面包,往上面均匀的抹上酱,把面包对折看向他:“纪紫君呢?她还没起床吗?”

  “她已经走了,说是去上课。”他想经过昨晚那一闹,她肯定会安分点的。

  纪紫君在补习课走廊徘徊很久,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走到课室门口,听到里面的人在议论她。

  “我说什么来着,她就是个舔狗,而且还是个穷逼,只要有钱,她谁都肯跟,不过昨晚是谁先来着,你这小子,还真是捡到便宜了,竟然是雏。”

  “有什么好的,麻烦,弄的我一身,恶心。”

  纪紫君用力拽紧拳头,这些人,都该死,该死。

  她走进去,抄起椅子,朝他们扔过去,砸到谁算谁。

  那些人都被吓到后退,他们瞪着她:“想死啊,敢这么对我们,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我要告你们。”她含着泪,痛心的说道。

  在这刻,他们全都安静下来,面面相觑后,突然发笑:“你听到她说什么了吗,说要告我,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干的过我们吗。”

  纪紫君握紧拳头,眼泪停在眼眶周围,她强忍住,就是不让它落下。

  他们说得对,胳膊拧不过大腿,他们有很强的靠山,而她什么都没有,她要是去告他们,不仅不能拿他们怎么样,自己的名声也会臭。

  让他们为所做的事付出代价,还需要智取,以前都是邢越在帮她解决事情,这次就用她自己的手段去解决吧。

  一个月后,柳青提和邢越手牵手逛商场,她看到新开张的奶茶店,想到秋天第一杯奶茶,忍不住说道:“你去帮我买一杯。”

  “好。”邢越乖乖去买。

  柳青提拿出手机,看到是纪紫君打来的,这丫头从来不会给她打电话,今天是怎么了,太阳打西边出来吗。

  她带着猜疑点开接听,纪紫君着急的说:“别告诉我哥,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我,你能来一趟我宿舍吗?”

  “你怎么了?你不是和你哥最亲吗,这次怎么会想到给我打电话。”柳青提还是怀疑这里面有诈。

  这小妞不会还打邢越的主意,认为是她抢走邢越,然后再恶作剧吧。

  他们今天还不容易约一次会,她怎么就知道了,还定时的来搞破坏,难道是在她身边安了摄像头吗。

  纪紫君用力咬住手指:“我没有什么朋友,我想来想去,只有你能帮我。”

  未免太看得起她了,不过她就爱这套,柳青提笑着说:“好,我等一下就过去。”

  邢越拿着奶茶跑过来,她伸手接过,发现是烫的,不满的撅起嘴巴:“哪有人喝奶茶喝热的?我要冷的。”

  “你亲戚快来了,喝冷的,会肚子疼。”邢越温柔的说。

  不是吧,连她大姨妈的日子都比她记得清楚,这种没有隐私的生活,真不好。

  “那你知道我的三围吗?”她在作死边缘试探。

  他对答如流,她嘴角忍不住抽搐,还真是,一点隐私都没有。

  柳青提把吸管插进奶茶里,张嘴吸着,嘴巴含了一大口奶茶,脸颊鼓鼓的,很是可爱。

  邢越就这么盯着她,忍不住想亲她,但看到人来人往,他有些不好意思,便克制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