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6章 我们有的是钱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6章 我们有的是钱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56章 我们有的是钱

  “青提。”邢越温柔又暧昧的唤了她一声。

  柳青提趁他不注意,踮起脚尖亲吻他脸颊,而又快速后退,她嘴角带着笑意。

  在他看来,似有诱惑的意思,他朝她迈开步伐,手揽住她腰部,拉近他们距离。

  邢越开心的笑着,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你什么意思?”

  柳青提双手交叉挡住眼睛:“哎呀,哎呀,不愧是当牙医的,这牙齿都快闪瞎我的眼了。”

  他被她这么一逗,好不容易攒起来,想跟她说一些情话的心思,瞬间消散,只留下莫名的羞怯。

  她收敛表情,认真的说:“好了,我现在临时有特别重要的事,不能跟你逛下去了,你会生我的气吗?”

  邢越的表情有一瞬间凝滞住,但过后很快恢复正常,他理解的点头,像她在这种职位,还能有时间跟他逛街,挺不容易的。

  他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弥补她这次缺席的遗憾,他缓缓开口:“你,快去吧,晚上早点回来。”

  “你都不问我有什么事吗?”柳青提看向他。

  “相信你的人,不必问。”不相信她的人,就算问了,也不会相信。

  柳青提笑着靠近他,手指缠绕着他胸前的纽扣:“晚上回来,给你带礼物,走了啊。”

  她拦下一辆出租车到纪紫君宿舍,她伸手敲了敲门,纪紫君在里面不安的四处打转,突然听到敲门声,还被吓了一跳。

  她仰着脖子喊:“谁,谁啊?”

  “是我,开门。”柳青提再次敲门。

  纪紫君跑过去,打开门,脑袋探出,看向她周围,确定没人,才让她进来。

  柳青提看了眼她的宿舍,挂着的衣服和包包,都是名牌,还是限量款,这丫头最近从他哥身上坑了不少钱?

  她找了张椅子坐下,翘起二郎腿:“你找我有事吗?”

  纪紫君咬住嘴唇,随后不安的放开:“我,我,我怀孕了。”

  什么?她诧异的站起来,纪紫君这么黏邢越,这孩子不会是邢越的吧,得知这个消息,感觉天雷滚滚,造孽啊,她该怎么办,打纪紫君吗?

  貌似现在都两条人命了,打不合适吧,万一出点什么事,他们一家子都不会放过她的,还是听听纪紫君怎么说。

  “你怀,怀孕了,关我什么事?”她有些忐忑。

  “这件事不能让我哥知道,我想,打掉这个孩子。”纪紫君垂下脑袋,懊悔的说道。

  不是,他们到底什么时候在一起的,邢越在家里基本和她就快成一个人了,纪紫君是什么时候下手的。

  “这件事,我帮不了。”她话里带着愤怒。

  她又不是圣母,感情帮纪紫君处理这个孩子,然后他们继续和平共处吗,把她当什么了。

  “我就知道你不会帮我的,那你就让我自生自灭吧,到时候让我哥找你。”她有点威胁的意思。

  嘿,小丫头片子,他们搞出这件事,她怎么可能还傻乎乎的跟邢越在一起,对于这种管不住自己的男人,她会甩掉。

  再喜欢,也不能越过老娘的底线,真当她吃素的,在她眼皮底下玩暧昧,这两人还想不想活了。

  她见柳青提无动于衷,内心极为急躁,这孩子在她体内就像个定时炸弹,多留一天,就有可能出事,她不能留。

  于是她放软语气:“我知道,在你眼里,我肯定是不检点,但这个孩子,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那天,我跟那些富家子去酒吧,我以为只是喝酒,没想他们会在酒里下药,这孩子我不知道是谁的,所以我只能打掉。”

  柳青提站起来,抡起拳头,但心里不停告诉自己,她现在两条人命,不能打,不能打。

  她把拳头用力放下:“你怎么不报警啊。”

  “我怎么没想过,但是他们势力,就算我告上法庭,我也不会胜诉的。”纪紫君吼道。

  这年头还有人以大欺小,好家伙,她抡起衣袖:“你告诉谁。”

  “现在最重要的事,我肚子里的孩子,我不能留的。”她着急的拽住柳青提的衣服哀求道。

  “先解决那些王八蛋先,交给我。”柳青提走出她宿舍。

  柳青提走进她补课的课室,她手轻轻放在讲台上,身体自然的摆出妩媚的弧度,她红润小巧,而紧致有肉的唇瓣,微微裂开,淡笑着。

  那些纨绔子弟看到她,瞬间两眼放光,有个胆子大的上前问:“美女,你找谁?”

  她手指轻点他肩膀,推开他说:“我带着名单来的,点到名的,跟我出来,我有事找你们。”

  那些没点到名的,很是不甘心:“为什么点他不点我,难道我身材不如他。”

  她收起手机,不屑的转身离开,那些人垂涎欲滴的跟上她声音,他们一群人先后走进酒店房间。

  柳青提在关上房间门那刻,眼神变得冷漠,犀利,她脱下衣服外套,随手搭在门口放鞋的架子上。

  “美女,你想一次性单挑我们这么多人?”

  “我就怕你身体吃不消,要不然,我们在这里玩两天。”

  柳青提活动手腕,抓住上前那人的手臂,用肩膀的力量,直接给个过肩摔,那人后背撞到地面,嘴里嗷嗷叫起来。

  这还只是热身,她脱下高跟鞋,扫过他们排排站的人。

  “别想着跟家里人告状,你们欺负我妹不懂法,我告诉你们,走廊监控,已经拍下,你们这么多人,跟我走进房间的画面,你说法官是相信我欺负你们,还是更相信我自保?”柳青提笑着说。

  “你,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纪紫君的姐姐,你们欺负她的时候,没想过报应不爽吗。”柳青提豪横的说。

  “是他的主意,不关我们的事,是他想要刺激。”

  这些小屁孩,还是心理承受力差,被这么稍微一吓,就开始窝里反了,真是有意思。

  柳青提手拉过一张椅子,放到他们面前,一只脚踩在上面,俯身看向他们:“说吧,这事儿怎么解决?”

  “不就是要钱吗,多少钱,我们有的是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