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0章 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0章 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60章 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她随手抄起车钥匙,放在手里打量:“没车出门是挺不方便的,这个我收下了,原诺,把这个车的单据给我。”

  原诺立刻把车的购买资料装进文件袋里,然后封好,交给她。

  柳青提拆出看了眼上面的价格,还好不是很贵,她还有些存款,她拿过他桌面上放着的手机。

  她举起屏幕:“密码。”

  “你生日。”洛枫直言不讳。

  柳青提翻了翻白眼:“不对。”

  洛枫手指轻点额头,嘴角弯出弧度:“那你试试你的生日,加我的生日。”

  柳青提想了下他的生日,然后打开屏幕,这家伙,刚上任过过一次生日,弄的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因为他把生日发到群里置顶了,每次看群内文件,首先看到的就是他的生日,久而久之,她也就记住了。

  不过那时候跟他不是很熟,所以他的生日就很不给面子的,没出席。

  柳青提把钱转给他,然后她顺道按接手,然后把手机还给他:“搞定,这车,我可是付过钱的,走啦。”

  洛枫一脸懵的看向他,原诺吓的急忙举起双手:“我不知道啊。”

  他生气的说:“你离她最近,看不到,是眼瞎了吗,我长那么大,还没要过女人的钱,你。”他生气的拿起桌上的文件,就朝原诺砸过去。

  在面对生命受到威胁时,首先第一反应就是自保,他双手接住迎面砸来的文件。

  洛枫见没砸到他,于是手一拉,拿起一堆文件,他立刻举起手笑眯眯的说:“那个,向你奶奶要钱算不算?”

  “你,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洛枫生气的拉过椅子,背对着门口,他现在需要静静。

  柳青提回到办公室,抓紧时间看文件,这时,手机备忘录发出提醒的声音,她拿出看了眼,差点忘记,今天要带纪紫君去做手术。

  她把纪紫君带到大医院做人流,医生首先给她检查身体情况,觉得适合,于是让她签下手术同意书。

  纪紫君换上手术服,不安的坐在床上,手指不停的扣着,慌张。

  柳青提交完费用,回到病房,握住她的手:“不用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她抬头看向柳青提,在这刻,她忽然明白,为什么邢越会那么喜欢柳青提,像柳青提这么好的女生,应该没有人会不喜欢吧。

  柳青提跟着护士,送到她进手术室,手术灯亮起,她坐在外面的长椅上等待,心里不停的安慰自己,只是个小手术,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全国那么多人做,不也很少出问题的吗。

  过了会儿,护士匆忙跑出来:“病人大出血,血压很低,急需A血型,O血型也可以,目前医院的血库有些紧张,如果临时调血袋,也需要时间。”

  “我是B血型的。”柳青提转过身,拿出手机联系邢越。

  电话通了,可他一直没有接,袁绍团跟他说完,已经安排他去查房,混个脸熟,以后好办事。

  他拿出不停震动的手机,放在耳边,柳青提着急的说:“邢越,你快来,纪紫君出事了,急需输血。”

  她把需要的血型告诉他,他是医生,应该有办法拿到血袋的。

  邢越脱下白大褂,撒腿跑出医院,他赶到手术室,气喘吁吁的看着那扇封闭的门,深呼吸,快速缓解。

  他把手上的医疗箱递给护士,他抓住护士的手:“我也是医生,我妹的手术,我亲自做。”

  “这。”护士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邢越熟悉医院的摆放,自己走到更衣室,换上手术服,硬闯进手术区,看到浑身是血,躺在手术台上,脸色苍白的纪紫君。

  他走过去,轻轻抚摸她脑袋:“紫君,很快就没事了。”

  他带上手套,拿起手术用具,接替医生的位置,他没有因为临时接替做到一半手术的病人,而慌乱不已,反而淡定的走流程。

  最后血止住了,邢越将她从鬼门关拉回来,医生看到他手法,忍不住惊叹,小小年纪,竟然有这么熟练的操作,看来是个好苗子。

  邢越摘下手套,去洗手池用消毒液洗手,走出手术室。

  柳青提立刻跑上前:“纪紫君怎么样了?”

  他看向她:“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我要是再来晚一点,她就救不回来了。”

  那么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的,柳青提看到他疏远,冷漠的眼神,她心受到狠狠的撞击。

  她真的知道错了,她真不是故意的,是纪紫君让她保密,可能也是不想让他担心吧。

  柳青提怯懦的举起手说:“我,坦白从宽,还能从轻发落吗?”

  他们边朝病房走去,边在路上说明白,柳青提特别重点说道:“我真的,当时第一时间想告诉你的,可是纪紫君不让,小女孩心思毕竟敏感,我们也不能硬来是不是?”

  邢越觉得她说的都有理,可是,这不代表,她隐瞒这件事,就能得到原谅,这么大件事,纪紫君小,心思敏感,但她是成年人,应该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心里还是有气。

  柳青提犹豫了下开口:“对了,还有件事,我要跟你说,你先走吧,我等纪紫君醒来,还有,我们今天就当没见过。”

  “你。”邢越看向她,不知悔改。

  柳青提委屈的说道:“她刚被那些混蛋欺负,要是你知道这件事,肯定又骂她,你照顾下小女生的心思,等这件事过去了,你再好好批评她。”

  过去了,批评还有用吗,邢越直接走进病房,拉开椅子坐下,一动不动的守着她。

  柳青提用手按了按太阳穴,感觉脑袋疼,不过好歹也是邢越救了她一命,应该不至于吵起来吧。

  傍晚,纪紫君缓缓醒来,看到他,吓的直接从床上坐起来,动作太大,身体感觉特别痛。

  她恰好这时候拎着吃的进来,看到他们已经对视上了,她把吃的放在桌面上:“你们,饿了吗?”

  邢越冷冷的说“谁让你在外面胡作非为的?”

  纪紫君瞪着她,眼神透着‘叛徒’两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