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1章 现在是空空的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1章 现在是空空的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61章 现在是空空的

  柳青提轻咬嘴唇,心里哼唧一声,她还没怪纪紫君拖她下水呢,要不是为了保密这件事,她现在也不会和邢越冷漠的像个陌生人。

  她扭头,面对他笑着说:“邢越,吃点东西吧,我买了你最喜欢的……”

  “放着吧,我不饿。”邢越冷冷的说。

  柳青提委屈的放下袋子,她好歹也是他女朋友,再生气是不是也应该顾及她的感受,听她解释一下嘛。

  纪紫君把手伸向她买的吃的,黝黑的眼珠子转溜溜的看向他们两个人,这是吵架了?

  她挑衅的对上柳青提的眼神,平时不是在她面前挺神气的吗,就是借着她哥喜欢,所以才这么嚣张,现在是活该。

  柳青提用力咬住嘴唇,很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谁让她平时爱看热闹呢,就当回报吧。

  她伸手用力拽过纪紫君手里的袋子,把吃的全部带出病房,幸灾乐祸,没资格吃她买的东西,要吃有本事自己去买。

  柳青提关上病房门,把袋子全部打开,每个都尝一口,嘴里怨怨的说:“她上辈子是不是欠这兄妹两的,他们之前的事关老娘什么事,我干嘛跟着掺和,真是没事找事干,现在好了吧,捞不到好,还得挨骂,这都接的什么活啊。”

  纪紫君指着他,模样更像是在撒娇:“哥,你看她。”

  “你的事还没解决,少说别人。”邢越强忍住怒火。

  她立刻乖巧的垂下脑袋,她真的是知道错了,可是事情都已经变成这样了,她觉得就让这些不堪的回忆过去吧。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邢越发自灵魂的拷问。

  “就是那天从你家离开,我真不知道他们往酒里下药,然后我就搞成这个样子了,不过,柳青提已经帮我教训他们,他们现在对我挺客气的。”

  她是觉得这种事情,大家撕破脸其实挺难看,这样是最好的结果,而且他们靠山很硬,他们普通人根本抵不住。

  “我不是让你晚上别出门吗?”邢越总是能抓住重点质问。

  他的话,让她一时之间找不到说辞,她总不能说是元雅华女士同意的吧,她不想让元雅华女士知道这件事,不然又得挨说。

  她现在已经很惨了,估计承受不起元雅华女士的唾沫星子。

  “哥,我下次不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保证以后晚上不出门,真的,你就别把这件事告诉妈了。”纪紫君哀求道。

  “不告诉阿姨,谁照顾你?”做人流跟女人坐月子是一样的,需要好好调养身体,不然会不舒服。

  纪紫君笑着说:“就麻烦你,们照顾我?学校那边我请好假了,一个月。”

  “你是用什么理由请假的?”邢越看向她。

  “我说我家里出事了。”

  邢越想了下还是觉得不行:“我和青提白天都要上班,没有时间照顾你。”

  “我,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真的。”她认真用力的点头。

  “好吧。”终归不是生孩子,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邢越同意了。

  他打开病房走出来的时候,语气就像通知她:“她会在我家住一个月。”

  那她睡哪儿?一个月睡沙发,他到底有没有考虑她的感受,在他心里,她就是个坏人吗?

  算了,这段时间就当彼此冷静下吧,她何必委屈求全呢。

  柳青提跟在他身后离开医院,而邢越去给她办理出院手续,顺道去买些吃的给她。

  她回到他家,打开衣柜开始收拾东西,心里越想越气不过,她摔衣服的动作越来越大。

  “跟纪紫君聊了会儿,他脸色都好了很多,怎么对我还是这种态度,这次是他过分了,我要是再主动,我就是。”狗已经说过了,这次换猪。

  她简单收拾下东西搬离他家,赌气的开车回到自己家里,发现屋子都积灰了,她深深叹了口气,人心情不好的时候,看什么都不顺眼。

  傍晚,他扶着她回到家里,她看向四周:“柳青提呢?她怎么一下午都没出现在医院。”

  这时门铃响起,邢越打开门,看到庞然大物杵在门口,挡住视线,他根本看不清来的是什么人。

  “请问是邢先生吗,我们是送货上门服务。”邢越侧过身,让他们进来。

  他们询问过他的意见把沙发摆好,还特地给他展示这款沙发的功能,拉开,是一张床。

  他们拿出单子,让他在上面签字,邢越从头到尾都是有点懵的:“我没买过这个东西。”

  “哦,那位小姐,还让我给你张纸条。”

  他打开看:知道你妹要跟你住一个月,你个子高,总是睡沙发,睡地板不舒服的,我给你买了张简便的床,我们冷静下吧。

  柳青提搞好卫生,累瘫在沙发上,她打开冰箱,里面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以前她总是以工作为重,所以待在家里的时间很少,冰箱里也总是空空的。

  现在还是空空的,她似乎从头到尾什么都没有过。

  她拿出手机:“温晴,买点吃的,过来找我。”

  “你不是有邢医生管吃吗,还要我带什么?”她询问。

  “别提了,带上吃的,还有喝的,来我家找我。”她重点的词语,加重语气说。

  “你家?你从邢越家里从来了?不是吧,你们分手了?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温晴生气的说。

  柳青提挂断电话,瘫在沙发上等她来,她们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啤酒罐,柳青提打开,大口喝起来。

  喝了口冰的啤酒,感觉整个人都活过来了,柳青提舒服的深呼一口气,然后像只猫咪,趴在沙发扶手上。

  温晴撕开零食包装袋,一股辣条味传遍空间:“我是真没看出那个邢越有多好,也就你把他当成宝。”

  “爱情这种东西,无非就是王八看绿豆,突然就对上眼了,无法解释。”柳青提为难的摇头。

  “那你是王八,还是绿豆?”温晴询问。

  “听起来都挺不好的。”她尴尬的裂开嘴角笑了下,然后继续埋头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