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3章 喊着他的名字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3章 喊着他的名字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63章 喊着他的名字

  纪紫君看到他在发呆,心里直犯嘀咕,以前哥跟她说话,从来不会走神的,他走神是因为柳青提吗?

  “哥,你发什么呆啊?你到底给不给?”

  邢越回过神:“你好好休息,别想些有的没的。”他走进厨房忙碌。

  柳青提回到家里,眼睛下意识看向厨房,她在想什么呢,她已经搬出来了,她有些无奈的拿出手机,浏览外卖页面。

  以后她回到家就没有热腾腾的饭菜,又得依靠外卖的日子,莫名还有些舍不得。

  不过,都已经两天了,他一点消息都没有,这是想和她冷战到底了,她是不会屈服的。

  点外卖就点外卖,又不会死人,她生气的拿起手机滑动历史购买记录,挑个最多回购的,点进去看菜单,她满脑子都是邢越做好的饭菜,也不知道他做的菜叫什么名字,外卖可以买到吗。

  柳青提猛的晃动脑袋,她在想什么,既然搬出来了,那就要有不回去的骨气。

  邢越盛了两碗饭出去,心里想的都是她,她不会做饭,又爱喝冷饮,还有胃病,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也不知道她吃了没。

  纪紫君见他手上端着的两碗饭都快凉了,忍不住说:“哥,要不然你去找柳青提吧,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以前她总是肆无忌惮的赖在他怀里撒娇,甚至觉得等她长大,他们就会在一起,可是现在她连女生最宝贵的第一次都没了,还怀上别人的孩子,她还有什么资格赖在他身边。

  人似乎都是一夜之间长大的,她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

  邢越拉开椅子坐下:“吃饭吧!”

  纪紫君看着他吃的心不在焉的样子,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吃进嘴里的饭菜顿时不香了。

  这个柳青提当真好手段,都把她哥的魂勾走了,她握着筷子戳着饭粒。

  “哥,你是不是和柳青提吵架了?身为男人你应该主动点,不管是不是你的错先道歉就还可以继续。”纪紫君劝道。

  如果不是因为觉得自己配不上哥哥,她才不会在这里充当说客。

  次日早晨,邢越买了早餐把车开到她公司门口,今早给纪紫君熬鸡汤用了点时间,这个时候,他们应该能在她公司门口遇上。

  他想着在车里,她应该不容易看见,于是披上外套,下车等她。

  “你们有没有看到,在会议室里柳总监说不要洛总送车,扭头不是照样开洛总买的车。”

  “这就叫老女人的虚伪。”

  “也是,让她每天看着身边零零后的小姑娘,那皮肤嫰的都快能掐得出水来,心里着急了呗。”她们路过发出一片笑声。

  邢越用力拽紧拳头,她身边对她好的男生又岂止他一个。

  他开车路过垃圾桶,顺手把早餐扔进去,然后迅速开车离开。

  柳青提把车开进停车场,拿出工牌开始打卡上班。

  温晴买了杯咖啡走进她办公室放到她面前:“你们还没和好?”

  “没呢。”她很无奈的打开盖子喝了口咖啡。

  “把费总那个方案给我,我去挑衣服。”温晴觉得还是谈工作吧。

  柳青提把文件递给她,然后开始新一轮的工作。

  她下班去超市买了一袋东西拎着上楼,她总觉得背后有个影子在晃来晃去,她回过头时,却什么都没有。

  她按了按电梯,她余光瞥见一个黑影晃过去,她手摩擦着手臂,心里有些害怕。

  柳青提拿出手机打给邢越,此时他刚好值夜班到换班的时候,有些休息时间,他看到是她打来的,心里有些气,但还是被激动掩盖。

  他按下接听键,她用肩膀夹住手机,快速输入密码:“你能来找我吗?唔。”

  邢越紧张的问:“青提,你怎么了?”

  他立刻脱下白大褂跑出去,那人把柳青提推倒在地板上。

  她意识是清醒的,可浑身就是没什么力气,动弹不得。

  他蹲下身,把戴在头上的帽子摘掉,露出他的长相,和那双贪婪的眼睛。

  “我已经观察你很久了,我喜欢你的身材,很诱人。”他的声音粗糙沙哑,像极老年人说话的模样。

  这人是不是声带受损过,柳青提害怕的说:“你别碰我。”

  “这个药不会要你命,只是会让你在清醒的情况下看着我疼死你。”

  柳青提害怕的流出眼泪:“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盯上我?”

  因为被下药的原因,她说话软绵绵的,听起来很温柔。

  让他顿时有些心软,他蹲下身耐心的解释:“这个楼,多半住的都是不干净的女人,让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种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感觉真好,今天轮到你了。”

  感情他把自己当古代皇帝了,这栋楼的女生都是他的妃子,真是变态有没又疯子的想法。

  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点开录像,很有经验的知道放在哪个角落合适。

  他拉开她外套的拉链,柳青提激动的大叫,可是发出来的声音,却像是呻吟。

  “你别碰我,我父亲是柳页青,你动了我,你会死。”柳青提实在找不到任何借口让他住手。

  “柳页青?我生平最讨厌你们这些高官子女,仗着自己父亲为所欲为,今天我倒要尝尝柳页青的女儿是什么滋味,会不会比其他女人都好一点。”他把她拖进房间。

  她是怎么都没想到,还有人不惧父亲的势力,看来是个不怕死的,他的人生到底遭到什么变故,才变成这样。

  她无力的喊着:“邢越。”一遍又一遍,在绝望中,在微弱的声音中,喊着他的名字。

  他手指捏着她下巴,脸就要凑过来,她家门铃突然响了。

  邢越见按门铃没人回应,于是改用手拍门,还是不见人,他冷静下来,试着输入密码,他只见过她输入一次。

  密码竟然对了,他打开门冲进去,他透过门缝看到她躺在地板上,眼睛睁着,可浑身动弹不得,柳青提看到他就要冲进来,眼睛直直看向门后面。

  邢越有留意只开了条缝隙的门后面,他脚步慢慢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