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4章 过来一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4章 过来一下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64章 过来一下

  柳青提见他还敢只身上前,忍不住皱起眉头,他这瘦弱的小模样,能打得过吗?

  邢越脚迈过门边那条线,门后面的人突然反击,邢越双手交叉护在胸前,把门用力往里推,他们之间的力气较量。

  最后当然是邢越占下风,房间门‘嘭’的声被大力关上,柳青提忍不住闭上眼睛,医生平时锻炼身体,是不是没什么用啊。

  他把房间门反锁,用力捏住她下巴,迫使她因疼痛睁开眼睛,他冷血的观摩着她。

  “他是你男人?当着你男人的面,应该很刺激吧?”

  “变态。”柳青提转移视线。

  她算是弄明白了,她越是表现的十分激动,越能激起他的欲望,倒不如冷冷静静,以不变应万变。

  “你不生气吗?你反抗啊。”

  柳青提面无表情的说:“我反抗生气有用吗?”

  “你都不知道,你生气时候的样子,有多好看。”他迷恋的说着。

  她顿时觉得胃里一阵恶心,她强忍住别过视线,只要看不见他就好了。

  邢越找到她家的工具箱,拿出电锯把门把锯掉,踹开房间门,他手握着电锯对准那人。

  他目光里透着刺激,兴奋,一点都不恐惧,他一步步朝邢越手上的电锯靠近。

  他用力拍打着结实的胸口:“你过来啊,来啊。”

  邢越咽了下口水,他看了眼地上躺着的人,瞬间没有任何顾虑,他坚定的举起电锯。

  就在电锯要把他身体切割的时候,门口突然涌进一大堆警察,他们立刻将他控制住。

  他不反抗,只是冷静的举起双手,他淡淡的说:“你们为什么抓我?我是来救人的。”

  邢越立刻扔下电锯,冲过去蹲在地上,将她扶起来,检查她露出的皮肤,确定没什么事,才放下心。

  柳青提无力的说:“也就只有你这么厚颜无耻的人,才会说来救人。”

  邢越将她抱起,朝房间走去,柳青提握住他的手:“手机,他的手机里,有他犯罪的证据。”

  他拿起被子盖住她身体,然后走出去,那人的手机立刻被警察拿到。

  警察让她药效过了,到警察局做笔录,邢越拎着药箱回到房间,给她处理好擦伤,然后坐在椅子上,一句话都没有,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你怎么不找洛总?”

  “洛枫?我除了工作,很少跟他私下来往。”柳青提不明白他怎么无缘无故提起洛枫,他们认识吗。

  邢越不可置信的看向她,他怎么从没发现,她这么会撒谎,她都收了洛总的车,还说私下很少来往。

  “我走了。”他无法忍受她的不诚实。

  柳青提可怜兮兮的喊住他:“你,你可以留下来陪我吗?”

  “你应该找洛总。”他不想成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过客,所以他想从这段关系中,快速脱离出来。

  “我为什么要去找他?你把话说清楚。”他这人真是奇怪了,怎么总是和她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邢越抿紧嘴唇,抬腿走到门口,有些事情他不想说,说出来会感觉自己很蠢。

  “邢越,你是不是想分手了?想分手你就直说,干嘛这么拐弯抹角的,我看不起你。”柳青提生气的说。

  分手?恐怕从来都不是他说了算,想分手的是她吧。

  柳青提看到他还要走,使劲动了下身体,发现根本动弹不了,她索性就不做挣扎了。

  “是,你走吧,我会找洛枫,我和洛枫恩爱着呢,他比你有钱,模样也不比你差,我还有什么好挑剔的呢。”柳青提生气的说。

  她听到客厅的门关上,眼泪刷的就流下来,她嘴里嘟囔着:混蛋。

  大概半小时以后,她身体恢复知觉,她可以勉强坐起来,她生气的锤着膝盖。

  这时,客厅的大门打开,柳青提仰头,却怎么都够不着门口的视觉位置,不知道谁进来她家了。

  柳青提拿起柜子上的台灯,藏在身后,等着那人进来,邢越拎着东西进来,看到房间电线乱乱的,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了?”

  柳青提看到是他,浑身放松,把台灯放回到柜子上:“是你啊,你不是走了吗,怎么还回来?”

  “我给你买了些吃的,能撑到洛总来你家里。”邢越转身朝厨房走去。

  柳青提看到里面全是瓜果蔬菜,她可是不开火的,家里的锅都是崭新的,而且据她了解,洛枫也不进厨房,所以他明明就是在关心她。

  “不用了,你走吧,洛枫会给我打包吃的过来。”柳青提故意气他。

  邢越手用力拽紧袋子,是啊,她是有人关心的,他何必自作多情,还要回来。

  下一秒,他松开手:“好,我走了。”

  柳青提看到他真的要走了,她忍不住说:“我根本就没打算叫洛枫过来,你到底在别扭什么,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和洛枫只是工作关系。”

  所以她现在是想一边紧拽着洛枫,一边还要跟他玩暧昧吗。

  他不想装傻,维持这个关系:“你接受了他的车,还说没有关系?”

  柳青提皱起眉头仔细回想,她什么时候接受过洛枫的车,哦,她终于知道他在别扭什么了。

  她拿出手机,亮出转账信息:“我买的,你看,钱我转给洛枫了,你是不是去过我的公司?还听到什么不实的传言?”

  邢越看到信息,脸色好了很多,但是心里还是不舒服:“你想要车,可以告诉我。”

  但是他的身体却诚实的走进厨房,手打开袋子,开始整理食材。

  “他但是自作主张买的,我想着,反正我的车也开不了,索性就要了呗。”柳青提朝客厅走去。

  邢越仔细想了想:“那天在医院,我不应该那样对你。”

  “我原谅你了。”柳青提倒了杯热水喝起来。

  滚烫的温度,暖透她的身体,缓解刚才害怕的情绪,柳青提身体倒向沙发上,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天花板,好险他来得及时,不然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邢越挽起衣袖,她看到他手臂上的淤青,喊了声:“邢越,过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