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5章 今晚可不可以陪我?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章 今晚可不可以陪我?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65章 今晚可不可以陪我?

  “我在忙。”邢越俯身,拿着刀做事十分认真。

  “啊呀,我好疼,怎么会这么疼呢。”她捂住脚踝说。

  一分钟不到,他拎着药箱站在她面前:“你怎么了?”

  柳青提朝他挥挥手,示意他坐下来,她抓住他手臂:“你也受了伤,这个时候不用照顾我。”

  “只是小伤。”邢越收回手。

  她忽然想起,第一次跟他见面,自己缝合伤口,这是多么牛的存在,对于他来说,到底什么才是很严重的伤。

  “邢越,我想你照顾好自己,就像你无微不至照顾我一样,看见你受伤,我也会心疼,我们的感受是一样的。”柳青提诚恳的看向他。

  大而水灵的杏眼眨呀眨,粉嫩的嘴唇时不时嘟起,朝他伤口呼气,一下下,似乎在撩拨他的心。

  他轻咳了声:“青提,我。”

  “啊?”柳青提抬头询问。

  猝不及防,双目对视,他们近在咫尺,呼吸交融,邢越脸颊向她靠近,她身体僵住,定定的看着他。

  他吻上她嘴唇,她身体瘫软的向后仰,他手下意识护住她后脑勺,将她慢慢往下放。

  她躺在沙发上,他含情脉脉,温柔的亲吻她脸颊,她双手搭在他肩膀上,眼神迷离,沉沦其中。

  这时,他的电话铃声响起,他们两个瞬间分开,邢越轻咳,假装若无其事的走进厨房接听。

  “邢先生吗?是这样,你女朋友缓过来了吗,我们这边还差她的口供。”

  “嗯,我会带她去的。”邢越说完,挂断电话,扭头看了她一眼,立刻低头心无旁骛的做饭。

  柳青提抿了下嘴唇,感觉唇瓣上还有他的味道,清新的薰衣草洗衣液的香味,再加上他身上自带的气息,是个很让人沉醉的味道。

  她睨了眼,怎么进行到一半,就不继续了,做什么菜啊,她不比较可口吗。

  邢越把菜端出来:“吃饭了。”

  柳青提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不确定的时不时看向他,为什么进行到一半,就不继续了,这总该给个理由吧。

  他抬头就看到她直勾勾,似乎要把他剥皮拆骨,吃进肚子里的眼神,脸色有些不自然。

  “那个,等一下要录口供。”

  “哦。”她低头吃着碗里的饭菜。

  邢越洗完碗,就护着她出门,他们一起来到警察局,她站在门口,看着正义的大门,心里有些紧张,他停好车,走到她身边,大掌包裹住她的小手,滚烫的手心,给她十足的安全感。

  她大步走进去,录完口供,还得去认人,警察先生和她说,这人是个惯犯,受害者高达十几个,而且他就是利用这些视频,才让那些人不敢报警的,谁都害怕视频泄露,没办法做人,所以只能选择忍下来。

  柳青提亲眼看着他被拘禁拘留所,等改天上庭,宣布刑期,她走出警察局,感觉整个人轻松了很多。

  邢越揽住她肩膀;“先送你回去。”

  她紧张的问:“那你要去哪里?今晚可不可以陪我?”

  “紫君一个人在我家,我不放心。”邢越直言。

  目前,留她们两个任何一个在家里,他都不是很放心,可是他只有一个,今晚还要值夜班。

  柳青提失落的松开手,她知道,在家人和她之间做选择,她永远都是要做最懂事的那个,不然他们又会吵架,又会冷战。

  “我,我没事,你去照顾纪紫君吧。”她微笑着说。

  邢越看着她强撑的样子,掌心抚摸她的脸颊,送她回家,然后回自己的公寓,给纪紫君做饭。

  夜深了,柳青提回到家里,整栋楼却不是很太平,她楼上的住户,一直动静不断,甚至都让她以为是不是打起来了。

  她蜷缩在沙发上,把电视调大声,想盖住楼上的动静,可是似乎楼上动静越来越大了,她想着不会今天的事还有后续吧。

  柳青提咽了下口水,拿起手机,发现没有存物业的电话,她蹲到电视柜前,开始翻箱倒柜,她记得她有张物业的电话。

  ‘叮咚’她家门铃响起,她吓了一跳,下意识冲进厨房拿出把菜刀藏在身后,她朝门口挪过去。

  “谁啊?”她不敢靠近门口,更别说看防盗孔了。

  “是我。”温润充满磁性的嗓音,是邢越的,她立刻打开门。

  邢越拎着大袋走进来,柳青提快速把门反锁:“我跟你说,楼上的人不知道今天怎么了,动静特别大,我自己不敢去,要不然我们一起去?”

  他抬头看了眼,楼上地板时不时发出重物落地的声音,好像是有点反常。

  “你打给物业吗?”邢越还是比较理智。

  “没,我找不到物业电话。”平时水电费物业费,都是直接绑定银行卡,自动扣费,她从来就不管这些事。

  邢越打开门,按了按电梯上楼,柳青提跟在他身后,邢越站在她家正对上来的房子,他摁了摁门铃。

  等了很久,门终于打开了,女主人头发凌乱,脸颊似乎还有些红肿,一看就是被打了。

  邢越淡淡的说:“需要开伤口证明吗?”这个他可以帮忙,以后离婚也用得上。

  她垂着脑袋,一脸卑微的摇头,她见他们没什么事,便想把门关上。

  柳青提实在忍不下去了,她生平最讨厌打女人的男人,她抽起袖子闯进去。

  “你起来,你为什么打她?你今天说不出理由,我也把你揍一顿。”

  那人用力推开她:“你谁啊,跑到我这里多管闲事,滚!”

  “路见不平,你们在这里打架,影响我休息,总是发出声音。”柳青提理直气壮起来。

  他手扯过她脑袋,用力往后拉:“谁让你发出声音了,你跟那男的,是不是也叫了。”

  “我都跟你说了,是他尾随我,他拍了视频,我不能让视频流出去,我不想跟你离婚,所以我才什么都没说。”

  那男的眼眶瞬间红了圈:“我他妈,弄死你们两个,你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你让我觉得恶心。”

  “我真的不想跟你离婚,所以我才什么都没说的,我们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重新开始好吗?我保证做个好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