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6章 转正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6章 转正 作者:三月初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66章 转正

  他恶狠狠的说着:“我们,不可能重新开始,你最好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柳青提在一旁听出个大概,她气不过,撸起袖子上前:“你们男人出轨女人,说的理由多么冠冕堂皇,无非就是怪家里的黄脸婆,满足不了你们的视觉感,打扮的好看了,又说出去勾引哪个男人。”

  “可是你家里的黄脸婆也会抱怨,说你每天穿的光鲜亮丽,每个月工资总是迟交,或者干脆不给,是不是给哪个外面的女人花了,更何况这件事,根本就不是她的错,谁会想这种事发生自己身上?”柳青提质问。

  他被烦的开始正眼打量她,忍不住笑起来:“这位美女,那变态怎么不盯上你呢,他是不是眼光有问题。”

  柳青提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这人还真是有意思,长得好看的女人,出门就注定要出事吗。

  那怎么不叫他妈出门小心点,现在很多变态也专盯中年妇女。

  “那你怎么不能正视你妻子的魅力?”柳青提顺着他的话说。

  他瞟了她一眼,一脸嫌弃的走回房间,随后把她的行李丢出来:“滚,我不想再看到你。”

  他把他们一群人赶了出来,那个女生,捋了捋头发,拎起行李垂着脑袋走进电梯。

  柳青提看着电梯门关上,忍不住仰头看向他:“我是不是做错了?”

  邢越搂住她肩膀,带她到安全通道,他们爬楼梯下去,他淡淡的说:“如果不把这些视频曝光,他就无法定罪,如果曝光,警察会上门找她们询问,这件事就会人尽皆知。”所以很多选择,都会产生连锁反应。

  但是不做些什么,他一旦从警察局走出来,那将会是这些女人的噩梦。

  邢越肯定的眼神看向她,所以她做的这件事很对,他为她感到骄傲。

  柳青提从他眼神里,看到了答案,她眼珠子转溜溜的推开家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邢越倒了杯热水给她,她握住杯子,水的温度传遍全身,很舒服。

  邢越留在这里过了一夜,次日,他们吃过早餐,一起出门,刚打开门,就被不明液体挡住视线,她伸手抹掉粘在睫毛上的东西,闻到刺鼻的味道,是油漆。

  他随后走出来,看到她被一群女人围住,还有她身上掉落的粘稠液体,他立刻脱下外套,走过去,包住她脑袋。

  “你自己不要脸,也连累我们啊,你非得搞得我们家破人亡你才乐意是吗。”

  “是,发生这种事,我们都不愿意,但是轮得着你出头吗。”

  “我老公本来就跟我感情不好,在外面养小三,一心想跟我离婚,要不是我对这个家任劳任怨,他找不到任何毛病,我早就离婚了,可是现在我竟然要净身出户,他所有的钱都会拿去养小三。”

  邢越冷冷的看向她:“这位女士,你首先应该找个律师,男女双方任意一方先出轨,判决都会不一样。”

  他拉着她回到家里,她拿了套衣服走进洗手间,半小时后,她穿着休闲服出来,手握着杯子,喝了口水,朝客厅走去。

  “她们走了吗?”

  “还没。”邢越朝她走去。

  柳青提笑着说:“诶,你一个医生还懂法律呢?”还真是不能小看。

  “上大学的时候选修过。”邢越坐到她身边。

  柳青提扭头看向他:“我不能出去,但应该不影响你救死扶伤吧?你去上班吧。”

  “你。”他想到家里还有纪紫君要照顾,于是把关心的话忍住。

  “有事找我,我先走了。”邢越换上鞋子,走出她家。

  那些女的听到有人走出来,立刻迎上去,试图想冲进去找柳青提算账。

  可是却被邢越挡住:“擅闯民宅是犯法的,如果你们想找人出气,我建议你们去警察局。”

  谁把她们弄的那么惨就去找谁去,而不是找那个导火索的人,现在就算弄出人命,又能改变什么。

  邢越把门关上,抬头挺胸的走进电梯,他在路边打包了早餐拿回公寓,一推开门,就闻到很浓的泡面味。

  只见纪紫君坐在毛毯上,吃着泡面,那手机打游戏,玩的很嗨的样子。

  邢越走过去:“纪紫君,你想我打电话告状了是吧。”

  纪紫君立刻把手机,屏幕朝下放在桌面上,手机里还传出队友的声音:“四号,你怎么回事,挂机呢,这不是坑我们吗。”

  她咧开嘴角笑眯眯的说:“哥,我就是肚子饿了,看你这么久没回来,我就进厨房找吃的,你也知道,我不会做饭,而且还是你不让我出门的,说外面风大,我会生病,所以只能吃泡面了。”

  邢越一眼看穿她的心思,想吃泡面,就想吃泡面,说那么多,都是借口。

  他打开冰箱,开始给她熬鸡汤,纪紫君趴在门口,可怜兮兮的说:“哥,我都喝一星期鸡汤了,可以换点别的吗?我真的不想再喝了。”

  “让你晚上不要出门,你听了?”他反问道。

  她摇头,没有,可是都喝了一星期鸡汤了,她真的受不了,求他行行好,放过她吧。

  邢越把鸡肉切块放进锅里,所以她现在是用什么理由说服他。

  纪紫君回到沙发上,拿起抱枕放在腿上,打开电视,等着喝鸡汤。

  邢越处理好她,换了身衣服去上班了,纪紫君站在阳台往下看,确定他开车离开,然后拎起他那锅汤,一碗一碗的倒进洗碗池里。

  她去客厅拿起手机:“今天去哪里嗨?我最近像坐牢一样,每天被我哥管着。”

  “没活动,没活动,被父母逼着上网课,准备高考呢。”

  “我爸妈说我去学校不好好上课,还不如在家里安分,不惹事,每天上完网课,还有兴趣班等着。”

  “可怜,可怜。”群里的人一致为他默哀他的人生。

  纪紫君撅起嘴巴,把手机放在桌面上,打开柜子,把零食拿出来,这可是她最后的余粮,吃完就得下楼买了。

  邢越回到医院,袁绍团把转正名单递给他:“把资料填一下,交给人事。”